「從那之後,櫻穗就再也沒有開口說過話……,就算她想說也沒有辦法說……,所以她更是一直閉著雙眼……,連看都不看我……。……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……,雖然我還是每天都去看她,跟她說話,但是卻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。我開始不斷地撫摸著她柔軟的肌膚,時常親吻著她的臉頰,試圖證明她是否還活著,害怕與她分離,害怕死亡,反倒讓我心裡開始不安了起來……。櫻穗還是不說話……,但是在季節再度轉入夏季的那天,她張開了眼了,烏黑的雙眼定睛看著我,我看見從她眼角悄悄流下的淚水,或許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了吧……?她看著我,我卻說不出任何話來……,只是回望著她……。從發病到那天,剛好一年……,在櫻穗好不容易終於肯張開眼睛看著我的那天後,沒多久,她就離開了……。」
「離開了?櫻穗姊姊去哪裡了呢?她還會再回來嗎?」
一直靜靜聽著的櫻奈開口了,沒有察覺到絃一郎的悲傷,只是單純地發問著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哪……!
「……櫻奈……,櫻穗不會再回來了……,永遠不會再回來了……,她到天國去了……。」
「天國?」
「對……,天國……,就像櫻奈的爸爸、媽媽一樣……。」
櫻奈似乎懂了,沉默了下來不再說話。
 
「您是真田先生吧?趁著現在去見她最後一面吧……,抱歉,我們已經盡力了……。」
「!?……不會吧……?醫生……,你不是醫生嗎!?你應該有辦法救她的呀,不是嗎!?」
「對不起,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……。」
拖著沉重的腳步,絃一郎走進了病房中,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的櫻穗,看著即將死亡的櫻穗,絃一郎的心裡一陣絞痛,該怎麼說呢……?櫻穗她知道嗎……?
櫻穗已經無法說話了,就連進食都沒有辦法,只是緩緩地張開了雙眼,看著絃一郎好久好久,都不曾把目光移開過,直到嚥下了最後一口氣為止……。
「……櫻穗……?櫻穗……!櫻穗!櫻穗!!!」
在充斥著夏日惱人蟬鳴的這一天清晨,櫻穗走了,為她短暫而燦爛的人生畫下了句點。
絃一郎的心情一時還無法平復,在那之後的好幾天,他總是獨自一人呆呆地坐著,嘴裡不斷喃喃地自言自語著,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
直到有一天,突然像是醒悟了什麼一般地,絃一郎站了起來,決定搬到現在他所居住的這個地方,他要繼續彈琴,要繼續演奏下去,這是他和櫻穗的夢想,是他曾和櫻穗一起許下過的約定,他要代替死去的櫻穗,今後也要繼續演奏下去,然後讓全世界聽見他們的音樂。
 
故事說到這裡就結束了……,絃一郎將手中的照片放回了原來的位置,但他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臉上的淚水。
也許是感受到絃一郎的悲傷吧?櫻奈也哭了起來。
「櫻奈,妳怎麼哭了?」
「嗚……,因為……,因為絃一郎哥哥哭了啊……!」
直到聽見了櫻奈的這句話,絃一郎才赫然發現,自己的臉上不知何時,早已佈滿了淚水。
驚覺到這一點後,絃一郎立刻伸出手,趕忙擦乾了自己臉上的淚,然後開始為櫻奈擦拭著她臉上的淚水,動作有些慌亂,顯得有點笨拙。
「對不起……,櫻奈,妳別哭了,妳看,我也沒有在哭了啊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嗯……。」
哭泣的聲音轉變為小小的啜泣聲,過了一會兒,櫻奈的淚水就止住了。
只是絃一郎心中所泛起的悲傷,久久未曾觸碰的那片在內心深處的漣漪,如今又激起了小小的水花而已……。
「絃一郎哥哥,你可以再彈一次那首『Heaven Bird』嗎?」
「?」
絃一郎為櫻奈所說的話感到小小的訝異。
「對了,Heaven Bird是什麼意思啊?」
「啊……,那個啊……,Heaven Bird就是天堂鳥的意思哦!櫻奈。」
「天堂鳥?」
「嗯……,那是一種很美麗的花……,雖然名字叫做櫻穗,不過櫻穗給我的感覺,就像是天堂鳥這種花一樣,美麗、高雅。」
「……」
小小的櫻奈聽著這番話,似懂非懂的表情顯得特別可愛。
絃一郎從新坐定姿勢,舉起了雙手,在琴鍵上敲出了許久未曾彈奏的樂曲,那是當年他所送給櫻穗的聖誕禮物。
在這首曲子的樂聲中,櫻穗曾說過的那番話語又再度在耳邊響起。
『絃一郎……,如果有一天……,你遇到了比我更好的女孩……,到時候,你一定要比現在愛我……更愛她哦……。』

Heaven Bird(5)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