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了 人靜了
寂靜的夜裡 令人窒息的空氣
寂寞的 孤獨的 我
看不見 聽不見 你的心

 ~章三~

吱─吱─吱─。
天亮了,陽光從窗戶的縫隙裡,穿透到屋內,小鳥在窗外高聲歌唱,宣告著早晨的到來。
涼介睜開眼,看了一眼身邊尚在熟睡中的拓海,在他的額頭上,輕輕印下一吻,隨後便起身更衣,離開了。
「……」
安靜的屋裡,只聽得見窗外小鳥的嘰喳聲,拓海熟睡的臉龐,在陽光的照射下,更顯得動人。
 
過了許久,約在時針指向10的時候,拓海伸出了手,揉了揉惺忪的雙眼。
「唔……嗯……。」
拓海睜開了雙眼,看了看四周,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倏然起身。
(哈……!涼介大哥……!?)
拓海顧不得自己身上沒穿衣服,就立刻衝下了樓。
「涼介大哥!?」
……,沒有,涼介並沒有如拓海所想像的一般,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「……」
拓海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。
(……,原來……,已經這麼晚了啊……。)
拓海像是明白了什麼,緊繃的心情,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,鬆懈了下來。
(呼……,啊……!糟糕!我還沒穿衣服!)
噠噠噠噠噠───!
拓海這時才想起自己身上還沒穿衣服,立刻奔回房裡。
(天啊!我在做什麼!?好丟臉……!)
拓海邊穿上衣服邊想著。
一陣手忙腳亂後,又再度回到了寧靜。
「……」
(出去走走吧……!)
拓海心想著,便換上外出的衣服,走下了樓,打開了那許久沒有啟動的86的引擎,來到了熟悉的秋名湖。
 
拓海走到了湖邊,望著湖面的水波盪漾,微風吹過湖面,激起了陣陣漣漪,涼爽的風,拂過拓海的臉頰,吹起了他絲絲的秀髮,如此的舒適,如此的悠閒。
「拓海?」
突然,有人出聲叫了拓海,這聲音聽起來如此熟悉,拓海回過頭,望向聲音的來源。
「啓介哥!?」
拓海有些訝異,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啓介。
「唷!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」
啓介走向拓海說著,拓海沒有回答,只是靜靜地站著,眼神依舊望向遠方,又一陣微風拂過,撩起了拓海披散著的秀髮,沉默的空氣,更增添了啓介心裡的哀傷。
這樣的沉默維持了許久,啓介終於開口。
「拓海……,我……」
拓海沒有出聲,只是靜靜回過頭,望向啓介。
「……」
(好可愛……,拓海……。)
看著拓海望向自己的臉,啓介不禁這麼想著。
啓介沉默了一會,才又接下去說。
「……,算了,沒什麼……。」
啓介摸摸拓海的頭,露出了開朗的笑容。
「不早了,回家吧!大哥會擔心的,我先走啦~!」
啓介說完,便頭也不回地離去了。
「……」
拓海站在湖畔,望著啓介離去的背影,什麼也沒說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」
拓海正用著熟練的技巧,吸允著涼介的"那裡"。
「拓海,你今天去哪裡了?」
「……!?」
拓海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,他抬起頭,用訝異的眼神望向涼介。
(他……他怎麼會知道!?)
拓海心裡想著。
「你以為你瞞得過我嗎?居然隨便亂跑,你說……,該怎麼處罰你好呢……?」
涼介直視著拓海,露出了邪邪的笑容。
「這……,我……」
拓海不敢回答,緊張得連話都說不出來,身體微微顫抖著。
「過來。」
涼介坐在房間一角的椅子上,用著命令式的口吻,對床上的拓海說著。
拓海沒有反抗,也不敢反抗,乖乖地走向涼介,站在涼介的面前。
「把衣服脫掉。」
涼介命令著眼前膽怯的拓海,拓海依然沒有反抗,乖乖地將上衣的釦子一顆顆解開,將上衣脫了下來。
「還有呀。」
涼介直視著拓海赤裸的身體,讓拓海羞得巴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拓海用著顫抖的手,動作緩慢地脫下自己的褲子和內褲,涼介的眼神,依然沒有從拓海的身上移開,拓海被涼介這樣注視著,臉整個都紅了,好紅……,好紅……。
 
「真是個乖孩子。」
涼介微笑著對拓海說,被涼介如此調戲著,拓海真是覺得羞恥地想哭。
涼介起身,向拓海走了過去,抓起拓海的"那裡",將嘴巴附到拓海的耳邊。
「來吧……!讓我好好欣賞欣賞吧!」
(咦~!?)
拓海的表情十分訝異。
「這……,涼介大哥……,我……!」
涼介沒有說話,只是持續注視著拓海,那樣的眼神,就像是在示意著拓海,在他面前自己來似的,而拓海,當然也很清楚涼介的意思,更明白自己已經無法拒絕。
拓海抓起自己的"那裡",開始前後搓揉著,另一隻手,則輕輕揉捏著自己小巧的乳尖。
「啊……,唔……嗯……。」
拓海羞紅著臉,大概是害羞吧?拓海拼命強忍著,不讓自己發出太大的聲響。
「唔……,呼……!」
拓海的手沒有停下來,而涼介的眼神也未曾移開過,拓海覺得真是羞恥到了極點!終於忍不住落下淚來。
「唔……,呼……,涼介大哥……,已經……,可以了吧……?」
拓海的眼角掛著淚水,像是在求饒般地說著。
「還不行。」
「嗚……,可是……」
涼介沒有再回答,拓海似乎是明白了涼介的意思,又繼續反覆著相同的動作。
「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!呼……哈……啊……!啊!嗚……」
拓海的喘息聲,依然持續著,直到他終於受不了這樣的恥辱而哭泣了起來。
「涼介大哥……,我……,不行……了……,求求你……,饒了 我吧……!?」
拓海哭泣著哀求著,見到拓海哭了的涼介,終於不忍心再欺負他下去,而站了起來,走向拓海。
「拓海,你真是個乖孩子……。」
涼介輕輕地摸摸拓海的頭,溫柔地說著,隨即便將拓海擁入懷裡。
「來吧,好好地幫我將衣服脫了吧……!」
「唔……,嗯……。」
拓海輕輕點點頭,開始用手,一顆顆解開涼介衣服上的釦子……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!嗯……!」
拓海再次被壓倒在床上,涼介的分身在拓海的身後,劇烈地抽送著。
「嗚啊……,唔……,嗯……!涼介……大哥……。」
拓海的眼角掛著淚水,也許是因為汗水的掩護,涼介並沒有發現。
「唔……,唔嗯……,呼……!」
「拓海……。」
涼介動得更用力了。
「涼介大哥……,不……不行了……!」
拓海的身體裡,流出了濁白的液體,和涼介一樣。
 
「拓海……,我的拓海……。」
涼介低聲說著,兩人再度進入了夢鄉……。

無言的天空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