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這是在做什麼?」
晚間六點,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早,今天也不例外。
奔波忙碌了一整天,好不容易回到家中,原以為總算可以好好放鬆,天知道,才剛踏入屋門,惇史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弄傻了。
看著屋內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,以及滿桌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菜餚,附帶滿地的垃圾,惇史顯然有些不悅。
但,更加令他感到不悅的,是那身穿一身紅衣的貴熙。
哦,不,並不是對貴熙感到不悅,而是對於貴熙身上所穿著的衣服,簡直讓人匪夷所思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。
「貴熙,你那身衣服是怎麼回事?」
挑起了眉,他用著低沉的嗓音問,一聽語氣就知道,他老大現在正火著。
「啊、呃、這個……」
看著惇史犀利的目光,直盯著從迷你裙下敞露而出的自己的大腿,貴熙瞬間感到很是尷尬,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。
見狀,一旁的雪子笑咪咪地接口。
「如何?聖誕禮物……還滿意嗎?」
「……誰要這種東西!」
天啊!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!?聖誕禮物!?有沒有搞錯!他老大才不想要這種東西呢!
不,並不是貴熙不好,只是……怎麼會是……女、裝!?
……擺明了又是社長的惡趣味,這傢伙怎麼老愛拿自己尋開心?
一想到這裡,惇史立刻白了比呂一眼。
「你這傢伙,又在打什麼歪主意?」
沒錯,若不是他和雪子的慫恿,貴熙絕不可能穿成這樣,這絕對是比呂的計謀,事有蹊翹。
「我只是……打算辦場聖誕派對而已。」
比呂笑得有些邪魅,隨即從身後,拿出另一套聖誕老人的衣服,遞到惇史的面前。
「……什麼意思?」
「你、也、有、份。」
表情沒變,比呂用著一號笑容一字一字地說,惇史聽了頓時感到一陣惡寒。
……肯定沒好事。
果不其然,下一秒,他就被迫換上聖誕老人裝,站在貴熙的身邊。
「嗯─,很好!太完美了!」
看著滿臉尷尬,眼神不知該擺哪裡好的兩人,比呂滿意地笑了,但兩人卻更加不解。
「我已經宣布,聖誕節當天有個小型活動,你們兩個就穿這樣,負責在公司門口發放糖果給大家。」
「什麼─────!?」「咦─────!?」
此話一出,惇史和貴熙不約而同地慘叫出聲。
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聖誕節活動啊!?惇史就算了,但竟然要貴熙穿女裝!?而且……還得在大庭廣眾下……發、發糖果!?有沒有搞錯!?
無奈社長似乎毫無改變心意的打算,兩人儘管再怎麼不願,貌似也只有妥協一途。

日子默默地過了幾天,這一週內,惇史和貴熙根本連想都不想去想起聖誕節這件事,更不要說看那兩套丟臉至極的衣服一眼。
但,該來的總會來,聖誕節當天早晨,兩人雙雙帶著沉重的心情,提起衣服來到Papillon門前。
站在大門前,惇史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「比呂那傢伙,真是越來越誇張了,等活動結束後,我絕對要找他好好算這筆帳!」
沒錯,竟然讓貴熙穿著如此暴露的衣服,在大庭廣眾下發糖果,這筆帳不算怎麼行?
但貴熙根本沒發現惇史的心情,只是單純地以為,惇史是為了必須穿上聖誕老人的衣服而感到不悅。
「呃啊,其實……聖誕老人也沒那麼糟啦?對吧?惇史先生?」
「……!」
聽著這話,惇史瞬間啞口。
貴熙啊貴熙,你可真是單純啊,問題根本不在於是不是要穿上聖誕老人的衣服,而是在於你的身體,全被大家看光光了啊!
或許對貴熙而言,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,但惇史可不這麼認為。
那原本……明明該是只屬於他的啊……
貴熙細嫩的皮膚,修長的美腿,以及……這副迷人的扮相。
「罷了,就當我沒說吧。」
無奈地笑了笑,惇史可不想讓貴熙知道,不想讓貴熙知道,其實自己只是為著如此無聊的小事而吃醋。
走進公司,換上衣服,整裝完畢後,兩人便一同來到大門前,遵照社長的指示發放糖果給員工和路人們。
「Merry X'mas!」
將一包糖果遞到正要進入公司的女性員工面前,貴熙帶著溫和的笑容說著。
接過了糖果,女子不禁抬頭看了貴熙一眼,隨即驚呼。
「呀啊!貴熙!你穿女裝!?」
「嗯……是的。」
聽見女子的話,貴熙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。
果然還是很尷尬,明明是男孩子,卻要穿起女裝,不管怎麼想,都很怪異。
至少,貴熙心裡是這麼覺得。
但不料,女子接下來說的話,讓貴熙和惇史都瞬間傻眼。
「你穿這樣好可愛,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男孩子呢!吶,今天晚上有沒有空?要不要和姊姊去約會啊?」
她笑得燦爛,這句話,讓惇史心裡壓抑已久的情緒瞬間爆發。
可愛……是啊,的確很可愛,那可是貴熙呢!怎麼可能不可愛?
但……他就是無法忍受,無法忍受別人用著愛戀的眼神看著貴熙,無法忍受別人享受那原本該是只屬於他的領域。
更何況,這女人竟然還想約貴熙去「約會」!?
「貴熙,你過來。」
忽地,他抓起貴熙的手,也不管一旁還有其他員工通過大門,就直往一樓的員工休息室走去。
「惇史先生?要去哪裡?我們還沒發完糖果……」
砰─!
不等貴熙說完,惇史將他帶入休息室後,便重重地關上了門。
「惇、惇史先生?」
被惇史壓在牆角,貴熙不解地抬頭,不知為何,他第一次覺得惇史的眼神如此令人感到恐懼。
惇史沒有說話,只是將臉湊近貴熙,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以前,強行吻上了他的唇。
「……唔!」
被惇史的舉動嚇到,貴熙下意識地想躲避,但他越是想逃,惇史的舌尖便纏得更加緊密。
「唔……唔嗯……惇史……先生……?」
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,看著惇史壓在自己眼前的臉,貴熙很是不解。
他做錯了什麼嗎?哪裡惹惇史不開心了嗎?
他不懂,直到剛才為止,都還和自己一起在門口發著糖果,還那麼溫柔地對自己笑語的惇史,怎麼忽然就像換了個人似的?
但惇史並沒有理會他,只是將吻壓得更深,深地令他差點喘不過氣。
「不、不要……惇史先生……這裡……會被人看見的……」
一陣長吻後,貴熙喘著氣,哀求般地說著。
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,竟隱約可以看見他眼底的淚光。
他是真的覺得很羞恥,這裡是公司,而且還是員工休息室,隨時有人闖進來都不奇怪,然而惇史卻在這裡,壓在自己的身上,一副準備要抱自己的樣子,這叫他怎麼接受?
可聽著這句話,惇史只是一陣冷笑,而後壓在他的耳邊,用他那低沉到迷死一堆人的嗓音說。
「有何不可?你不也喜歡讓人看?」
「!?」
喜歡讓人看?這是什麼意思?惇史到底在說什麼?他才沒有,怎麼可能有?這種事情,他怎麼可能會喜歡讓別人瞧見?
貴熙更是不解了,抬眼看向惇史,但從他眼裡放出的陰氣,卻讓貴熙從心底發涼。
「什麼……意思……?」
他戰戰兢兢地問,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再度惹惱了惇史,那可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變得如何。
「你說呢?」
「……唔!」
惇史沒有回答,只是笑著反問他,隨後便將手探進貴熙的裙襬裡,撫摸起他的大腿。
感受到雙腿間傳來的挑逗,貴熙不禁發出了一聲呻吟。
(惇史先生?不會吧……?難道真的要在這裡?)
貴熙的臉上寫滿恐懼,他不能理解惇史究竟為什麼突然這麼做?難道自己真的犯了什麼錯嗎?
然而惇史並不在意,只是逕自吻上了貴熙的唇,而後啃咬起他的頸項,並將手探進了貴熙的上衣裡,挑逗起他小巧的乳尖。
「唔、啊……不要……惇史先生……不要……」
「不要?」
「唔……嗯啊─」
被惇史挑逗著全身的敏感處,貴熙忍不住陣陣呻吟起來,但惇史似乎還沒有滿足,無論貴熙被他挑逗地如何喘息,他就是不肯進入貴熙體內。
「唔嗯……啊啊─,惇史先生……那裡……不行……」
「……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吧?」
惇史笑著,逗弄著貴熙身前突起的手並沒有停下來,反而還更加劇指尖的力道及速度。
「唔!」
咬起了下唇,他實在難以想像,自己竟然在公司裡和惇史做這種事,更糟的是,他還這麼有感覺!
深知貴熙的忍耐快要到達頂點的惇史,刻意在他的耳邊細語。
「說,你想要我怎麼做?」
「……唔!」
這叫他怎麼好意思說!?總不能……說自己想要惇史吧!?
貴熙不肯說,只是閉緊了眼咬著唇,但惇史並沒有就此放過他,又將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些。
「不說,就沒有了哦?」
他笑著,眼角都快瞇成了一條縫。
今天是聖誕節,他是聖誕老人,但若孩子沒有要求禮物,那麼聖誕老人也不會知道該送些什麼,是吧?
貴熙似乎有些明白了惇史話中的含意,加上自己的忍耐也到了極限,縱然感到羞恥不已,他還是將唇附上了惇史的耳,小聲地,嬌喘著說。
「我……想要……惇史……先生……」
「想要我什麼?」
「唔!……進……進來……」
「進去哪裡?」
貴熙喘著氣,說得斷斷續續地,但惇史可沒漏聽任何一字,只是故意問著,讓貴熙羞恥地想找個地洞鑽。
他明明知道!明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,為何還可以問得如此自然不動聲色?
「這……這裡……」
貴熙被弄得渾身發熱,身前的腫脹又熱又痛,只得妥協地回答,還不忘用手指輕輕扳開自己的後庭。
看著貴熙充滿欲望的眼神,惇史的臉上浮現了滿足的笑。
「乖孩子。」
語畢,他將自己早已腫脹的慾望掏出,深深地插進了貴熙的體內。
感受到那陣痛楚,貴熙的身體一震,背微微地弓起。
「啊……啊嗯─、唔、唔啊─……」
他不住地喘息著,嘴中流洩出甜蜜的聲響,刺激著惇史內心的慾望。
隨著惇史在他體內進出,貴熙的聲音變得越發甜美誘人,但卻又像是害怕被人查覺般,不斷咬著牙,試圖想忍耐想叫出來的慾望。
這個舉動,讓惇史看了更加難以自拔,他加重了些許挺進的力道,彷彿像要穿刺而出的快感,立即爬滿貴熙的全身,讓他差點克制不住地大叫出聲。
而後的好一段時間,直到惇史滿足,而兩人皆筋疲力竭地喘著氣為止,貴熙都不停地發出陣陣悶鳴。

「惇史先生……我們……還沒發完糖果……」
躺臥在惇史的胸膛,貴熙說著,他很在意,因為這是社長交代的工作,然而兩人卻中途翹班了。
「無所謂。」
反正比呂也只是想拿他們尋樂而已,惇史是這麼想的。
和社長共事這麼久,他不會不了解那個人的腦袋在想些什麼。
「可是,這樣不太好……」
貴熙說著,眼神裡似乎有些乞求。
他不喜歡半途而廢,更何況是工作,即使她也曾覺得這突如其來的任務很丟人。
「你這麼想發?」
「因為,是社長交代的啊,而且,今天是聖誕節……」
對啊,今天是聖誕節,是個人人都想和情人共度的節日,他怎麼沒想到?怎麼沒想到呢?惇史……也只是想和自己單獨慶祝這個節日而已啊……
是的,就像他一樣,如果……不是社長這突如其來的任務……
像是意識到了什麼,貴熙突然不再說話,卻換惇史開口了。
「回去發糖果吧?」
「咦?」
聽見惇史這麼說的貴熙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地抬起頭來。
「但是,你不許再穿這身衣服。」
他厲聲地說著,嚴肅地令人感到無法反抗。
「可是,我沒有其他衣服可以換,而且社長……」
貴熙似乎還想再說下去,卻被惇史一語打斷。
「交換總行了吧?」
「咦?」
咦咦咦咦咦─────!?有沒有聽錯!?這一定是錯覺吧!?是幻聽吧!?交、交、交、交換!?
這、這個意思不就是……惇史他……要穿女裝!?
天啊!沒搞錯吧!?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!?
貴熙嚇得下巴都快掉下來,但惇史的神情認真,看不出半點玩笑。
難以抗拒這個要求的貴熙,只好乖乖將衣服脫了下來,和惇史交換穿上原先該在對方身上的衣服。
在換穿完畢後,兩人一起走出了員工休息室,手中提著糖果籃,再度回到Papillon大門前。
「哎呀!不會吧!?」
此時,正巧通過大門的雪子,看見了兩人的扮相。
她盯著惇史上下打量,而後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這真是太令人難以想像了,如此身高馬大的男人,竟然穿著……女裝!?
「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,惇史,看來你挺有天份的。」
不知何時出現在雪子身後的比呂,看著兩人互換衣著的樣子,笑著調侃。
「什麼意外的收穫,等等結束我就立刻去找你算帳!」
他氣還沒消,要不是比呂的餿主意,他也用不著現在穿著這身不像話的衣服,在這裡丟人現眼。
「哦?我倒很想試試你會怎麼做?」
「哇啊─,惇史先生,不要這樣。」
被惇史這麼一挑釁,比呂的興致都來了,他倒很想看看,惇史打算怎麼和他算這筆帳?
但貴熙卻緊張地當起和事佬,趕忙拉開火氣正旺的惇史,插進兩人中間,露出甜美的笑容,遞上一包糖果給比呂和雪子。
「聖誕快樂!」

EXILE LOVER 聖誕特別篇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