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舜……?」
望著吧檯上那熟悉而令人懷念的背影,惇史詫異地張開了口。
怎麼會呢?他怎麼……會在這裡……?
有那麼一瞬間,惇史甚至不免懷疑是自己認錯了人,直到……對方轉過了身。
「好久不見,惇史。」
笑容依舊,喚著自己的聲音依舊,這個人……一點都沒變。
但……為什麼……?
惇史無法明白,只是呆愕地站在現場,久久不能言語。
是在作夢嗎?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所等候的人,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所想念的人,那個……總叫他難以忘懷的人,如今,竟然又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。
「你怎麼……會在這裡……?」
「你……就是那個被選上的人?」
掙扎著好不容易從嘴裡吐出的話語,但對方卻好似沒有聽見般,掠過惇史的身影,筆直走近貴熙的面前提問。
其實,不問也知道,他看得出來,光是從他們並肩走進店裡的身影,以及……惇史的眼神。
看著舜漠視自己的舉動,惇史的心中湧起了一陣不悅,卻不知道這莫名的怒火,究竟是衝著無視自己的舜?還是趁勢接近貴熙的舜?
於是,他只能任憑自己的情緒悶燒著,沉默。
「啊,呃……我……」
看著舜幾乎貼在自己眼前的臉,貴熙整個人都傻了,支支吾吾地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該說什麼?他究竟該回答些什麼才好?
舜?剛才,惇史是這麼叫著他的吧?那麼,眼前的這個人,不就是當年拋下惇史,不知去向的「青木 舜」?
可是……他……怎麼會在這裡……?
消聲匿跡這麼久的他,為何此時此刻,又會出現在這裡?出現在……惇史的眼前……?
貴熙沒有回答,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舜明白,看著滿臉不解的貴熙,他淡淡地笑了。
「你們是來慶功的吧?別這麼緊張,坐吧?」
溫和地笑著說,舜盡力想緩和現場僵硬的氣氛,而貴熙也相當配合,愣愣地點了頭後,便在舜座位旁的椅子上坐下。
在貴熙的身邊坐了下來,惇史的表情明顯地比方才更加不悅。
緊皺著眉頭,看著舜冷靜的舉止,他突然為自己長久以來的思念感到可笑。
究竟是舜太無情?還是自己太多情?為什麼……在兩人意外地重逢後,他卻仍舊可以表現地若無其事?
惇史不懂,也不想懂。
事實的真相,往往太過傷人,而現在的他,並沒有勇氣去嘗試碰觸。

「大叔,再來兩杯一樣的。」
笑著向居酒屋的老闆說著,舜沒有給惇史和貴熙選擇的機會。
只是,兩杯一樣的?可他面前的那杯,可是伏特加耶!
這……貴熙能喝嗎……?
不等他們兩人開口,老闆便將酒送了上來,拿起了其中一個酒杯,舜將它遞到貴熙的面前。
不疑有他,貴熙伸手就想拿起酒喝,不料,身邊卻有隻手搶先了自己一步,掌心壓住了杯口和杯身。
「你這傢伙,都不先問過的嗎?」
語氣聽起來滿是不悅,惇史皺眉瞪向了舜說著。
不是責怪,應該……不是?只是,對於舜如此不拘小節的霸道行為,他實在很不滿。
再說,他難道沒想過,貴熙不能喝酒?
即使,這就是他的慣性作風,惇史清楚且明白。
「啊啊,抱歉、抱歉,這麼久沒見,你的口味換了?」
搔了搔頭,舜有些自嘲地笑著說,聽著這番話,惇史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,而後開口。
「我的口味沒變,是這傢伙不能喝酒。」
他說得很淡,彷彿深怕被察覺自己內心的澎湃般,用眼角指了指貴熙。
聽見這話,舜頓時會過意來。
原來如此,原來是這樣,他都忘了,忘了這裡還有第三個人在,忘了這裡,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,只屬於他們兩人的空間……
原來,從剛才開始,就為這突如其來的重逢而坐立不安的人,並不是別人,正是自己。
怎麼會沒有發現呢?怎麼會……沒有發現,自己只不過是在兩人面前逞強?只是……在掩藏自己內心的喜悅與不安?
他沉默了,但不出一分鐘,卻又再次恢復了開朗的笑容。
不想被發現,不能被發現,此刻,自己內心那股幾乎脫韁的情感。
他想念惇史,好想念……
甚至,恨不得現在立刻緊擁他……
「那個……請問……您是青木先生吧?」
「!?」
耳邊突然響起的話語,將沉思不語的兩人拉回了現實。
貴熙定睛看著自己的神情,讓舜忍不住笑了。
「啊啊……是我。」
回答著貴熙的問題,他似乎有些明白了,有些明白,為什麼惇史會選擇貴熙,為什麼貴熙會成為惇史新搭檔的理由。
「請問,您當時為什麼會突然離開呢?」
再也忍不住,這個困惑自己多年的疑問,貴熙毫不加以思索地問出了口。
聽見這問題,惇史簡直要嚇出一身冷汗。
這是什麼問題!?這傢伙腦袋壞了嗎!?怎麼可以?他怎麼……可以這樣問?怎麼可以……如此輕易地,將自己長久以來問不出口的話語,輕輕鬆鬆地說出口?
舜睜大了眼,他想不到,事隔這麼久,竟然還會被問起,被問起,自己當初選擇不告而別的理由……
看著貴熙,他微微笑著,將眼睛瞇成了一條縫。
沒有回答,無法回答,即使是舜,也不願碰觸這個問題的真相。
真相,太過傷人,太過令人……心痛。
看著舜的反應,貴熙知道自己說錯了話,或許這個問題實在愚蠢地可笑,又或許,真正可笑的,是這個總是不懂得看場合和臉色的自己。
他不再說話,三人間再次陷入沉默。

沉重的氣氛不知持續了多久,貴熙終於無法忍受地率先開口。
「那個……惇史先生、青木先生,兩位不吃點東西嗎?」
「……啊……」
這麼說來,的確,舜也就罷了,但惇史才剛和貴熙開完演唱會,根本什麼都還沒吃。
這下子,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早已餓壞的肚子,霎時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。
「說的也是,你想吃什麼?」
「唔,這個……」
被惇史這麼問著,貴熙突然覺得有些難以啟齒。
其實,也不是不能吃,只是,身為歌手,卻想吃雞肉串,是不是太沒自覺了?
看著貴熙猶豫不決的眼神,惇史笑了。
他知道貴熙在顧慮什麼,只是,都說是慶功了,又何必去在意?
至少,此時此刻,他不希望貴熙為了歌手的身分而有所束縛。
「想吃什麼就點吧,不要顧慮太多了。」
輕輕拍了拍貴熙的頭,他柔聲地說著。
聽見這話,貴熙總算放下心來,開心地向老闆點起了雞肉串,還有其他許多自己忍耐好久沒吃的料理。
沒有多久,老闆便將料理送上桌,貴熙開心地大口大口吃著一盤盤的美食,看著這樣的他,惇史的表情顯得柔和了許多,嘴角微微上揚的笑容,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,卻有個人將它盡收眼底。
「……你真寵他。」
淡淡地笑著,穿過貴熙,舜直勾勾看向了惇史,小聲地說著。
「……!」
被舜這麼說著,惇史突然感到無比訝異。
他無法反駁,不知該如何反駁,寵貴熙?不是,應該不是的,但為何……他卻找不到任何更加適切的形容?
原來,寵一個人,就是這樣的感覺?
那麼……舜呢?過去……他是否也像這樣,寵溺著自己?
貴熙依舊滿足地品嚐著料理,全然沒有注意到他們之間隔著自己的對話。
而惇史,只是沉默著斂起了眼,無法言語。
直到,在貴熙享用完料理,而舜突然站起了身,湊近他的耳旁為止。
「……跟我走,我就告訴你你一直想知道的理由……」
舜說地很小聲,用著只有自己和惇史能夠聽見的音量,在他的耳邊低語。
聽著,惇史的眼瞪得斗大。
他知道,真相就在這裡,在自己的眼前,只要跨出一步,便可觸及。
那是他一直追尋的,一直探求的。
舜,這個他深愛的男人,此刻,就在他的面前,在他伸手便可擁抱的位置,用他熟悉的嗓音,邀他共度今宵。
多麼難以抗拒,多麼誘人。
他無法拒絕,不知該如何拒絕。
這是他盼望已久,苦苦等候的一刻。
微微點了頭,惇史同意了,同意了舜的邀約。
看著,舜知道,他明白自己得手了,明白自己,又再次得到了惇史。
笑了笑,三人結完帳後,便一起走出了店門。
在店門前,惇史站在舜的身邊,和貴熙拉開了些許距離。
「貴熙,你先回去吧,我問完就回去。」
是的,問完就回去,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,是這麼下定決心的,不可以,絕對不可以,再陷入這男人的溫柔之中。
但……真的可以嗎……?
他是這麼地想念舜,恨不得立刻擁抱住舜。
真的……可以嗎……?他可以在釐清真相後,瀟灑地揮手道別嗎?
不知道,此刻的他,並無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看著惇史的表情,貴熙知道自己不該再插手,不能再多話。
「嗯,我知道了,兩位路上請小心。」
微微地笑了笑,貴熙向兩人道別後,背身離開了現場。
他知道,他輸了,輸得徹底。
儘管再多的不甘心,惇史仍舊走了,拋下自己,選擇了舜。
雖然,打從一開始,他就比任何人都明白。
這是必然的結果,遲早會發生的事。
只是,看著兩人比肩站立的身影,卻是這麼地……叫人心痛。
緩步走在回家的路上,貴熙的淚水斗大地滴落。
這個冬季……好漫長……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9州娛樂城
  • ﹂免﹌費﹋體驗﹉試﹎玩○!~!〇
    請◎輸入﹌網﹋址 ts999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