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─啾─啾─。
早晨的陽光溫暖地灑進了窗內,窗外的鳥兒啼鳴,宣示著早晨的來臨。
被惱人的鳥鳴聲吵醒,貴熙揉了揉惺忪的雙眼,嘴裡喃喃地唸著。
「……早安……惇史先生……」
轉過身,貴熙順手抓起了床頭的鬧鐘,在將它拎到眼前的瞬間,他朦朧的意識瞬間清醒。
十……十一點!!!?
慘了!這下死定了!沒記錯的話,昨天離開公司前,社長還特別交代,今天上午有演唱會的排練,9點就要集合的啊!
貴熙急得從床上跳了起來,不忘試圖搖醒身旁的惇史。
「惇史先生!惇史先生!快點起來!我們遲到了!」
「……」
貴熙搖得用力,致使惇史不想起身都不行,這才朦朦朧地醒了過來。
「……一大早……吵什麼?」
「不早了!已經11點了!我們遲到了啊,惇史先生!」
語氣有些不耐,看來該是他的起床氣,但這時間了,貴熙哪還管得了那麼多?先把人叫醒後抓出門比較實在。
聽見貴熙的話,惇史這才恍然清醒。
11點……這下不妙,遲到這麼久,等會準被社長罵個半死。
慌忙起身換上衣服後,兩人匆匆忙忙地趕到指定的會場。

「……惇史也就罷了,但真沒想到,竟然連你也跟著遲到?貴熙。」
一進場內,就聽見在門口等候多時的社長,傳來不悅的調侃聲,嚇得貴熙趕忙縮起了身子,不停鞠躬致歉。
「對不起!全都是我不好,是我太粗心了,竟然沒有注意到鬧鐘……」
「不,是我昨晚拉著這傢伙弄到太晚。」
貴熙話才說到一半,卻被惇史硬生生打斷。
只是……惇史口中所說出的話語,卻讓他有些難以置信。
這是在……袒護自己嗎……?惇史他……竟然在袒護自己?
訝異地望著身旁的惇史,貴熙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。
不理會貴熙的訝異,社長突然感了興趣地提問。
「哦?你們兩個,昨晚去了哪裡?」
笑得有些不懷好意,這讓惇史看著有些不悅,他知道,清楚也明白,社長準又是在拿自己和貴熙尋樂。
「無可奉告。」
送給似乎有所期待的社長這四個字後,惇史便跨過身準備上台排演。
就在他正舉步想向前的時候,社長冷不防地附上了他的耳。
「惇史,你的釦子釦錯排了。」
「!」
說著,他竊笑了起來,享受著因這從未曾犯過的錯誤,而霎時脹紅了臉的惇史的反應。
「你該早點說!」
惱羞成怒地吼著,惇史趕忙別過身去解開了釦錯的釦子。
一旁的貴熙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,只是愣愣地看著這一切,而後上台做好準備。
排演行進就如演唱會當天一般,只是歌曲多半只試唱了幾句就省略,畢竟誰也不希望,在正式上場前就唱壞了嗓子。
惇史和貴熙配合地很好,就連身為社長的比呂和經紀人的雪子都感到意外。
不得不稱讚,他們真的是合作無間的搭檔,全不枉Traveler的名譽。
他們兩人,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相當滿意,尤其是貴熙。
進入Traveler至今不過一年,儘管唱片銷量總超乎他預期地好,但他終究難免害怕自己拖垮了惇史,拖垮了Traveler,拖垮了Papillon。
「貴熙,正式上場那天就像今天這樣就可以了,你別太緊張。」
「是!」
惇史難得鼓勵的話語,讓貴熙更加振奮起精神。
這一次,說什麼也不可以失敗,絕對不可以失敗。
他在心裡默默地許下心願,等候著演唱會當天的到來。

過了幾天密集的排練後,來到了演唱會當日。
終究是跨年演唱會,盛裝前來的粉絲比預期中還要多出許多,在後台偷偷看了一眼,就足以讓貴熙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又再次緊張了起來。
(唔哇─!好多人哦!)
想著,他突然覺得雙腿有些發軟,開始害怕了起來。
這時,一隻手輕輕地搭上了他的肩。
「別怕,你只要看著我就好。」
低沉的溫柔嗓音在耳邊響起,貴熙回過了頭,看見惇史堅定的眼神,瞬間感到安心不少。
也對,說的也是,如果看著現場成群的觀眾,會讓自己感到害怕的話,那麼,就只要看著惇史,看著惇史,然後在他身邊歌唱,這樣就夠了……
在30分鐘的準備後,他們穿著成套的黑色衣裳,帥氣地登場。
台下的粉絲們紛紛為此尖叫不已,歡聲雷動,瞬間甚至以為會場的屋頂會被震飛。
在歷經了約莫兩小時的熱唱後,演唱會終於進入最後高潮,來到了最後一首曲目。
開始演唱前,惇史突然提起麥克風開口了。
「今天非常感謝各位前來,一年半前,舜突然失蹤,導致演唱會臨時宣布取消,但也因此,讓Traveler得以重生。」
在惇史的演說下,有些看似從過去便一直支持到現在的粉絲,似乎受到了感動而悄悄擦拭起眼角的淚水。
漆黑的會場裡,惇史隱約聽見遠方傳來微弱的啜泣聲,卻仍舊接下去說。
「因為這樣的契機,也使我遇見了貴熙,真的,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。」
說著,他深深地向台下鞠了個躬,那是他長久以來的虧欠和感謝,對於粉絲們,對於一直默默支持著他的人們。
「最後的這首歌,是獻給舜的。」
語畢,樂聲響起,他開始高歌,和貴熙一起。
只是……方才的一番話,讓貴熙忍不住有些感傷。
是啊,倘若不是舜突然失蹤,他也不會站在這裡,不會遇見惇史,不會擁有……這樣美好的回憶……
是該感謝舜,但當知道惇史甚至要為舜獻唱之後,他總覺得無法坦率地去感恩。
是嫉妒嗎……?啊啊……,或許……是吧?
嫉妒那個擁有一切,甚至就連失蹤,也依然叫惇史唸唸不忘的舜……
那是他……夢想著,卻無法得到的愛……
歌聲中,他憶起了幾日前的情景。
在那深而長的吻後,兩人牽起了彼此的手,回到了家中。
疲累的他們,竟然就這樣相擁入眠,甚至忘了設定好早晨的鬧鐘,結果雙雙遲到,還被社長調侃。
當時的他,真的覺得,和惇史間似乎有那麼一些不同了,有一些……改變了……
就像……眾多的情侶一樣,彷彿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愛情般,他曾是那麼心花怒放。
然而今日,此時此刻,他卻又再度明白,惇史的歌聲中所傳來的,那份對舜滿懷的愛意,以及無法相見的無奈。
他還是輸了,輸給了那個在惇史心中的舜,無論他想不想承認。
尾音落下,演唱會圓滿落幕,惇史和貴熙收拾起了笑容來到後台,換下了衣裳準備離開。
休息室裡,和貴熙一起提起了包包的惇史,突然開口。
「去慶祝吧?」
「……咦?」
突然傳來的話語,讓貴熙在一瞬間無法弄明白惇史所要表達的意思。
「慶功啊,你今天表現地不錯。」
看著貴熙的反應,惇史感到有些好笑,這傢伙難道沒有想到嗎?演唱會結束後,通常都會去慶功的啊!?
輕笑了幾聲,他忍不住在心裡覺得這樣的貴熙,實在傻地很可愛。
聽見惇史的笑聲後,貴熙才恍然大悟,霎時感到很可恥地羞紅了臉。
這麼說來也是,演唱會後通常都會去慶功的嘛!怎麼會這麼笨,連這點都沒想到?
搔了搔臉頰,貴熙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「好的。」

依著惇史的話,他們告別了為數眾多的工作人員,並瞞著社長和雪子,悄悄離開了現場。
這一次,依舊由惇史帶路,不管怎麼說,都是他提議的,總該為自己的意見負責吧?
上了車,開過了幾個彎道後,進入熟悉的領域。
這裡,是他們曾經來過的,並肩走過的街道。
貴熙還記得,並不模糊。
沒多久,車子便在一幢矮小的建築物前停了下來。
惇史將車停妥後,為貴熙打開了車門。
這是他們所熟悉的,貴熙在毫不知情地狀況下,曾自豪地帶他來過的,那令人懷念的居酒屋。
牽起了對方的手,舉步進入店中,這個瞬間,貴熙突然覺得有些羞赧。
好似情人般的舉動,讓他不免抱持了些許期待,儘管一再告誡自己,不能有所期望,不能貪心。
但在進入店中的同時,惇史卻被眼前的景象震攝住。
熟悉的吧檯,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臉孔,以及那再熟悉不過的香菸味道……
自那日後就音訊全無的那個人,如今……怎麼會……在這裡……?
壓抑不住內心的訝異,他緩慢地,難以置信地開口了。
「……舜……?」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