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請問……」
走進房屋仲介商,貴熙有些緊張地開口,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進入這種店家,不知道待會對方會使出什麼樣的攻勢,好讓自己租下高價的房子,所以貴熙總感到有點不安。
看見客人上門,仲介商很快地便迎上前來招呼。
「您好,先生要找房子嗎?是要買屋?還是租屋呢?」
商業化的笑容堆滿臉上,讓貴熙忍不住又倒退了幾步。
「啊,呃,我想看看有什麼出租中的房子……」
被對方的氣勢嚇到,他說得有點小聲,僅兩人間能夠聽見的音量。
「好的,您先請這邊坐,我拿個資料,馬上為您介紹。」
業者笑著說完,便拉出了舒適的沙發椅,招呼貴熙坐下。
正當貴熙準備入座時,突然有隻手拉住了他,嚇了貴熙一跳。
回過頭,映入眼簾的人影,令貴熙傻了。
「惇史……先生……?」
不等貴熙發問,惇史朝著他就是一陣咆哮。
「喂!你這是什麼意思!?」
不敢相信,這個人竟然一直背著自己找房子!?難道就這麼不信任他嗎?不是說過這裡就是他的「家」了?這傢伙難道沒有聽進去?還是……他根本不相信自己?
光是想到這點,就讓惇史覺得火大。
但是,更讓他生氣的,是貴熙隱瞞著自己的這點。
沒錯,貴熙竟然隱瞞他,竟然瞞著他。
即使現在的他,全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如此生氣。
「啊……因、因為,我想我現在有收入了,不該再一直賴著,所以……」
「什麼意思!?我什麼時候要你搬出去了!?」
看著惇史大發雷霆的臉,貴熙只能慌亂地向他解釋原因,卻不料這番話,反而令惇史更加不悅。
其實與其說是生氣,不如說是恐懼,對於惇史來說,他從來沒有想過,貴熙會以這種方式離開他。
簡直……就像是又要再次失去重要的人一般……
只是,光是如此發脾氣,並無法讓貴熙打消念頭。
畢竟對他而言,一直賴在惇史的身邊,他真的深怕惇史會因此討厭自己,更何況……他認真地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不要臉,簡直像是在乞求好心人收養的流浪狗一樣……
「咦?但是……」
「沒有但是!我不準你擅自搬出去!聽見沒有!」
聲音大地快要穿破耳膜,惇史甚至忘了,自己現在正在別人的店裡。
「可、可是,我不想造成惇史先生的困擾,我……」
「嘖!」
都說到這種地步了,為什麼這傢伙還是不能明白?不能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意……
惇史嘖了一聲,顧不得一旁還有其他人在看,猛地拉過貴熙,深深地吻上了他的唇。
(……咦?)
這是……什麼意思……?惇史竟然……吻了自己……?
貴熙傻了,他從沒想過惇史會有這樣的反應,更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。
藉由相交的唇瓣,他深刻地感受到了,和以往不同的,那帶著灼熱的溫度。
這就是惇史的吻?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吻,和以往的冰冷,截然不同的熱度……
啊啊……神啊……這是你的仁慈嗎?惇史……接納自己了嗎……?
即使是夢也好,此刻,他竟然覺得自己的心願,彷彿就要實現。
那種甜美,讓他久久無法忘卻,沉溺著,就像是作了場美夢般,不想睜開雙眼。
直到貴熙因幾乎令人窒息的吻而顫抖,惇史才鬆開了口。
驚訝著自己方才的舉動,這時,惇史才突然感到有些羞恥。
「……走了。」
他轉過身,拉起了貴熙的手離開,正當他們要踏出店門時,一旁看著一切在眼前上演的業者突然開口。
「請問……房子?」
「不需要!」
不愧是業者,終究還是關心自己的業績,但這愚蠢的問題,卻被惇史在瞬間駁回。
充滿火藥味的嗓音,令業者嚇得趕忙閉上嘴。

「那個……惇、惇史先生……」
被惇史拉著手離開店裡的貴熙,似乎想說些什麼,想停下腳步卻停不下來。
見惇史沒有反應,他忍不住用右手輕輕推了推惇史緊握住自己的手。
「惇史先生,手……」
「!」
直到這時才驚覺,自己從方才開始便一直緊抓著貴熙的手。
……弄痛他了吧?
畢竟直到方才為止,自己都還在氣頭上,肯定是沒有留意到施展的力道。
「抱歉。」
惇史趕忙鬆開了手,向貴熙道著歉,卻沒有回頭看貴熙,只是別過了臉,試圖掩藏自己雙頰微微泛起的紅暈。
「沒、沒關係……」
撫了撫自己被抓得有些發疼的手腕,貴熙小聲地回應。
其實,他心中有太多的問題想要發問,卻不知道該從何開口,怎麼開口。
惇史為什麼突然吻自己?為什麼這次……好像有那麼一點不同?還有,又是為了什麼發火?
如果是因為自己要搬出去住的這點,那麼,是因為感到自己不信任他?或是……?
種種問題堆滿他的腦海,讓他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,低下頭,臉上的表情顯得複雜無比。
查覺到兩人間異常的沉默,惇史總算率先開口了。
「……疼嗎?」
輕拾起直到方才為止,都還被他緊握在手中的貴熙的手,他輕聲問著。
好不容易才壓下臉上的紅暈,不能被貴熙看見的,不想被貴熙看見的,連自己都摸不著頭緒的情感。
看著手中,那比自己想像中還要來得纖細的手腕,上面因為自己過猛的力道而微微泛起的紅腫,他頓時感到很是心疼。
這傢伙……有這麼瘦嗎……?瘦弱地……簡直像是一捏就碎的陶瓷娃娃……
憐惜地注視著貴熙,只見他搖了搖頭,表示並不在意手上傳來的陣陣疼痛。
是啊,他並不在意,怎麼可能在意,因為,比起這個,令他更加在意的事情實在太多了。
「……為什麼……?」
貴熙終於忍不住,萬般的思緒下,這是他唯一能擠出的幾個字。
他想弄清楚,想確認清楚,這一切,究竟是他的自作多情,還是……?
雖然,他總認為是前者。
「……不知道……」
被貴熙這麼一問,惇史實在答不上來,他無法解釋,自己直到方才為止的一切究竟是為什麼?
因為喜歡貴熙嗎?不,並不是,不應該是,至少他心裡是這麼認為的。
但……難道這一切只是衝動下的產物?似乎……又並非那麼單純。
更重要的是,究竟為什麼,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?
他竟然……會如此害怕貴熙離開自己的身邊……害怕地……甚至不惜用吻留住他……
聽著惇史的回應,貴熙沉下了原本已經很是消沉的臉。
他不明白,不能明白,既然不是喜歡,那又為何要吻自己?
只是……為了將自己留在身邊嗎……?
惇史他……就這麼害怕寂寞嗎……?
「請您……不要再這麼做了……」
是的,不要再如此挑撥他的心弦了。
即使自己如此深愛著惇史,但這樣不帶情感的吻,他真的不願再接受。
畢竟,他心裡相當清楚,若是不停止這樣親密的行為,他將會多麼地離不開惇史,多麼地……想將他占為己有……
只是,聽見這番話,不知為何,惇史的心竟感到一陣緊縮,揪地他幾乎就要喘不過氣。
不要再做……?但是……但是……為何此時此刻,看著貴熙幾乎就要哭出來的臉,他會……這麼地……想要再次親吻他的唇……?
連自己都感到難以置信,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?難道……自己不是愛著舜的……?
不,不可能,怎麼可能。
至少他很確信,唯有深愛著舜的這點,他無論如何也不想否定。
但是,那麼自己此刻的心情,又該如何解釋?
「……」
苦惱地皺起了眉頭,他輕撫上貴熙的臉龐。
「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輕聲地,他苦澀地閉上了雙眼,在貴熙的耳邊說著。
聽見話語的同時,貴熙終於再也忍不住,淚水悄然地滑落雙頰。
啊……如果時間可以在那個吻停止……該有多好……
但是,那是不可能的,時間的洪流,從來不懂得等待,而他們,只能靜靜被這股洪流吞噬。
「……為什麼……為什麼……?」
用自己的身體,為貴熙遮掩住因哭泣而不停顫抖的身體,對於貴熙口中吐露出的話語,他全然無法回答。
只是……靜靜地,附上了他的耳。
「……我不會再碰你……」
話語中,充滿著苦澀與無奈,他知道,他傷了貴熙,那麼深,那麼深。
只是,儘管如此,唯一可以讓他確信的是,貴熙會留在他的身邊,無論是否是他的強求,無論將來貴熙是否會再次離去,至少……現在,暫時,在那一天來臨以前,他不需要再害怕失去。
除了……那個充滿愛意的眼神,以及……總是令他感到溫暖的笑容。

時間過得很快,自那天以來,惇史便徹底遵守自己的約定,一次也沒有再碰過貴熙。
而貴熙,就像是要忘卻過去的傷痛般,再也不曾對惇史展現過愛意。
兩人間,除了工作上的事物以外,再無其他交流。
即便是在家中,也很平淡,就像是共同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的室友一般,擁有各自的生活空間。
屋裡酒櫃上的鎖,不知何時被解了開來,從每天的觀察中,明顯可以看出少了幾瓶。
但貴熙並沒有過問,他很清楚,不用問也知道,除了惇史,沒有其他人會去找這些酒麻煩。
儘管不甚清楚原因,但此時的他,卻也覺得自己沒有權利再多話。
他不想管,沒有理由管,畢竟,即使是搭檔,也沒有權利干涉對方的生活。
至少……他是這麼認為的,自那日後。
不知不覺間,季節進入了冬季,室外開始下起雪來,將世界染成銀白。
這天,工作結束後,他們一起步出了Papillon的大門,準備返家。
「哇啊!下雪了!」
看著滿天降下的雪花,貴熙驚嘆著這提早來臨的雪季。
雖說,再過沒幾天,就是情侶們滿街跑的聖誕節,但是貴熙卻沒有料到,會在這天的夜晚看見雪。
何況……聖誕節並非屬於他的日子,不屬於這個沒有對象可以一起度過的他的日子,他是這麼認為的。
然而,站在貴熙身旁的惇史,卻在下一秒,吐出令他詫異不已的話語。
「去慶祝吧?」
說著,他回頭望向貴熙,不忘露出溫柔的微笑。
他知道,即將來臨的日子是多麼特別,也明白,身旁的貴熙就和自己一樣,沒有其他可以共度的對象。
那麼,既然如此,就一起度過吧……
慶祝節日,總不是壞事,況且,他想和貴熙一起度過,至少今年,此時此刻。
驚訝地望著惇史,那笑容就像是冬日的太陽,淡淡地、柔和地,彷彿可以融化心中冰雪的溫度般溫和。
第一次看見惇史這樣的表情,貴熙有些傻了眼,臉頰不自覺地泛起紅暈,有些發燙。
他默默地伸出手,握上了惇史的,隨著惇史的步伐前進。
雖然明知這不是約會,但此時此刻,他想這麼幻想著,幻想著……自己和惇史,正像一般情侶般,為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而慶祝……
那是有些苦澀,很是甜蜜的美夢。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