啾─啾─啾─。
晴朗的早晨,小鳥們在窗邊啼叫,喚醒了熟睡中的貴熙。
揉了揉惺忪的雙眼,他準備起身下床,卻突然感到頭一陣疼痛和暈眩。
「……嗚!」
扶著自己的額頭,貴熙回想起了昨晚的事。
(啊啊……是宿醉吧……?)
是的,他想起來了,昨晚的自己,因為一時衝動又喝醉了酒。
但是……他是怎麼回到房裡的?
該不會……
不容他多疑,惇史敲了敲門後,走了進來,沒有等到他應許。
「把這個喝了吧。」
「哇啊─!很危險耶!惇史先生!」
將手中用小巧的玻璃瓶裝著的東西拋給貴熙後,惇史說。
而接過差點摔破的瓶子,貴熙有些不滿地抱怨著,隨後便看了看瓶子上的字體。
……解酒液。
看來,惇史早有所準備。
說的也是,以他這個愛喝酒的個性,家裡沒有這種東西才奇怪。
這麼說來,昨晚,八成也是他將自己扛回家的吧……
「……謝謝。」
察覺到惇史的用心,貴熙小小聲地道了謝,卻被惇史狠狠地吐槽。
「真要謝我的話,就麻煩你別再學別人逞強喝酒了,『大少爺』。」
「……唔!」
被戳中痛處的貴熙,全盤無法反駁。
雖然他並不是什麼大少爺,不過自己老是賭氣喝醉酒,肯定也給惇史添了不少麻煩。
否則,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發怒。
貴熙暗自反省著,而惇史則趁勢開口。
「等會我會出門一趟,你酒還沒醒,可別亂跑。」
「……是。」
像是叮囑一個不留意就會迷路的小狗般,惇史皺起眉頭說著。
而貴熙,則是有氣無力地回答。
這也難怪,畢竟他們重新錄製的專輯,再過幾天就要正式發售了。
現在,街上應該隨處都充斥著他們新專輯的廣告。
這令貴熙很在意,在意地不得了。
他想知道,想要知道Traveler的粉絲們,究竟是怎麼看待自己的?
會不會不滿?會不會不再支持Traveler?
其實,他相當害怕,害怕自己無法扮演好搭檔的角色,害怕不被支持Traveler的粉絲們所接受,哪怕只有一個也好。
然而,惇史並沒有發現貴熙的心情,轉身準備離去。
「我出門了。」
啪嚓─。
寧靜的房裡,只聽見門被關上的聲音,貴熙連說聲「路上小心」都還來不及。

「哈啊─。」
在惇史離去後,貴熙長長地嘆了口氣。
雖然惇史那麼叮嚀著,但他還是忍不住想去街上走走,看看粉絲們的反應。
貴熙將手中的解酒液一飲而盡,暗自決定趁惇史尚未返家前,偷溜出家門。
這是第一次,他竟然反抗了惇史。
悄悄換上外出的衣服,拉上了帽沿,戴上了墨鏡,貴熙離開了家門。
經過了幾家店後,來到了商店街的唱片行。
貴熙佯裝成要來買唱片的客人,走進了店裡。
「吶、吶,妳們看,那個人……」
一旁的女孩子們,盯著貴熙圍成一團,吱吱喳喳地討論著。
不知道她們究竟看見了什麼?但貴熙卻認為自己應該沒有被認出來。
相較於此,他更在意那些女孩們,是否正在討論Traveler?
「啊,這麼說來,Traveler要出新專輯了?」
「啊,真的耶,主唱換人了?」
「貴……熙?好可愛的名字哦!」
「長得很帥耶!」
女孩子們熱烈地討論著,明明貴熙已經距離他們好幾步遠,卻還聽得清楚。
不過……「可愛」?
(我的名字……很「可愛」嗎?)
貴熙頓時感到一陣好氣又好笑,他從沒想過,粉絲們竟然連名字都可以拿出來討論,而且,還被稱讚「可愛」。
相較於這詞,他更希望是「帥氣」呢?
不敢發出笑聲,他只能用手摀著嘴憋笑著。
但此舉卻被一旁的女孩們看見了,她們訝異著,開始交頭接耳了起來。
「喂,那個人,該不會是……」
(……糟糕!)
聽見女孩們的討論,貴熙感到一陣不妙,正想舉步踏出店外,卻被女孩們團團包圍住。
「唔!」
(這下慘了!)
貴熙的內心發出慘烈的悲鳴,他知道,這下不妙了。
他自以為完美的偽裝,沒想到竟輕易被粉絲視穿了。
這下子,他真是插翅難飛。
「呀啊─!真的是貴熙本人耶!」
「貴熙─!」
女孩們尖銳的叫聲,吸引了更多的人潮,簡直是個包圍網,貴熙被圈在正中間,動彈不得。
這就是不聽惇史的話的報應嗎?
貴熙的心中真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
如果不趕快從這個情況中脫困的話,就無法趕在惇史回到家前回去了!
這下子……肯定又會被罵慘的……
皺著眉,貴熙拼命地想從粉絲的包圍網中掙脫。
就在此時,有個身影突然出現,架住了貴熙的肩,就往一旁拖走。
「哇啊─!……咦?」
正在驚訝之際,他猛一抬頭,卻怔住了。
「惇史……先生……?」
「你這傢伙,在這裡做什麼?不是告訴過你不要亂跑的嗎?」
惇史皺起了眉,看起來很是不悅,這讓被他逮個正著的貴熙相當緊張。
然而,惇史卻好似沒有要找他算帳的意思,繼續接下去說。
「社長要你現在過去一趟,詳細我也不清楚,上車再說吧。」
「啊……是。」
社長……怎麼會要找自己?
貴熙不解,但惇史已經說了不清楚詳細,就表示社長什麼也沒有告訴他吧?
既然如此,那麼眼前,也只能乖乖聽從惇史的話上車。

「這麼說來,惇史先生是去哪裡了呢?」
坐在副駕駛座,貴熙突然開口問著。
面對貴熙的問題,惇史只是默默地遞出了一樣東西。
「這個。」
「咦?」
接過惇史手中的東西,貴熙不解著。
……鎖?
為什麼?是要用在哪裡?
還不等貴熙開口,惇史就像讀穿他的心思似的,直接開口。
「為了防止有個不會喝酒的酒鬼,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家裡的酒全都掃光,我還是在酒櫃上加個鎖比較安全。」
「唔!」
好精闢的吐槽,貴熙又再次感到無法反駁。
的確,這陣子以來,他總是拿酒來出氣,搞得自己酩丁大醉,也難怪惇史會這麼做。
在兩人的沉默中,車子已經駛到Papillon社的正門前。
惇史將車停妥後,示意要貴熙下車。
「惇史先生不來嗎?」
「社長只有找你,而且,我等等還有個訪談得錄。」
「……我知道了,訪談請加油。」
露出了笑容,貴熙說著,隨後便關上車門上樓。
目送著貴熙離去的背影,惇史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。
社長究竟在想什麼?為什麼突然找貴熙?而且……還「刻意」將他支開?
是的,一切就像是早已預謀好一般,社長傳喚貴熙的時間,正巧和惇史接下來所要錄製的訪談時間相同。
無論怎麼看,都像是場陰謀。
只是……這是為了什麼?社長又打算做什麼?
惇史不解著,步入了訪談的會場。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