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了兩人共同生活的家中,貴熙筆直地走進房裡,關上了房門,將自己鎖在裡頭。
惇史並沒有出聲叫他,只是默默地走向廚房的酒櫃,從中取出了一瓶陳年葡萄酒,坐到窗邊,點起了菸。
他知道,自己對貴熙做出了多麼過分的事。
(倘若這樣能讓他放棄便好了……)
惇史在心中悄悄想著,他終究沒有把握自己能給貴熙幸福,畢竟現在的他,心中依然只有舜,只有舜而已……
吸了一口手中點著的香菸,他將目光投向了窗外。
(那傢伙……現在八成在哭吧……?)
他在心裡這麼想著,卻沒有打算起身。
惇史心裡明白,曖昧不清的關係,比起直接了當的拒絕,還要來得傷人。
與其因為關心而讓貴熙更加依賴自己,不如狠心丟他一人獨自面對情緒。
窗外的月色皎潔而明亮,但兩人的心中,卻充滿揮之不去的陰霾。
許久,惇史只是獨自一人抽著菸,喝著酒。
寂靜的夜裡,除了冰塊的撞擊聲外,再無其他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緊閉的房門突然被打開。
貴熙帶著有些紅腫的雙眼,來到惇史的身邊。
果然,不出他所料,貴熙剛才顯然大哭了一場。
惇史並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地看了貴熙一眼,然後等待他開口。
「啊─。」
隨著話語,貴熙再次搶走了惇史手中的酒杯和香菸,然後噘起了嘴。
「不是說過了嗎?歌手怎麼可以抽菸又喝酒呢!?惇史先生真是的……」
「……」
他抗議著,這番話,令惇史怔住了。
一會兒,他突然笑出聲,讓貴熙有些錯愕。
「你這傢伙,真的很奇怪,明明眼睛腫得跟什麼似的,還有心情擔心別人?」
惇史邊笑邊說,還不忘擦擦眼角,因為笑太用力而擠出的淚水。
看見惇史的模樣,貴熙突然覺得很丟臉,整個臉都紅了。
「不、不可以嗎?說起來,明明就是惇史先生不對啊!」
嘟起嘴,他抗議著。
是啊,明明是惇史不對。
不只沒有聽他的話,身為歌手卻抽菸又喝酒,還對自己做出那樣過分的事情。
……是惇史的錯。
但惇史卻只是笑得更大聲,並不是取笑貴熙,只是,這一切,全都讓他感到不可思議。
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人?
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,卻還老是為別人擔心。
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傢伙?
這種人,如果不是笨蛋,那肯定是哪裡有問題。
至少,他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人,也不認為世上會有這種傢伙。
光是想到這點,就讓他不由地想笑。
「抱歉,你這傢伙真的很奇怪,哈哈……」
「……你還笑!」
好一陣子,惇史只是聽貴熙脹紅臉抗議著,卻笑個不停。
這是第一次,貴熙第一次看見惇史的笑容。
竟比他想像中地……還要迷人。
看著,有些傻了。
原來,惇史是可以這樣笑的嗎?
那麼,過去,在舜的面前,他是否更常露出這樣的笑容呢?
貴熙的心裡,突然感到有些不是滋味。
他多麼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這一刻,從此獨佔惇史的笑容。
即使,這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。

「喂,你不問嗎?」
「?」
不知何時,惇史總算止住了笑意,抬頭看著貴熙說。
對於惇史提出的疑問,貴熙不解地歪著頭。
「問什麼?」
他問著,實在不懂惇史指的究竟是什麼?
「我和舜的關係。」
「!」
聽見惇史的回應,貴熙愣住了。
他從來沒有想過,這是他該問的問題嗎?
那個看似不願多談的惇史,如今卻要和他敞開舜的話題?
關係?用這樣的說法,難道是因為他們之間有些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?
貴熙的腦中,瞬間閃過許多的念頭,一時間竟釐不清。
但是,他想知道,想要知道惇史的全部。
只要是惇史的事情,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,他全都想了解。
「……我想知道,請你告訴我。」
看著惇史,他堅定地說。
這或許是唯一的機會了,畢竟這可是惇史第一次主動開口提起舜的名字。
他不想錯過,怎麼可以錯過?
聽著,惇史微微地笑了,然後,緩慢地開口。
「……舜……是我的……『戀人』。」
刻意強調最後兩個字,是的,這是惇史始終沒有說出口的秘密,他和舜之間的秘密。
他們是戀人,曾經的戀人。
雖然早已看出端倪,但親耳聽見惇史的口中,說出這樣的話語,還是讓貴熙感到心如刀絞。
他知道,早就知道了,否則,惇史也不會總在提起舜時,流露出那樣哀傷的神情。
只是……心中卻仍舊為自己的戀情,感到悲傷不已。
明明是這麼樣的喜歡惇史,明明就在惇史的眼前,但他的心裡,卻仍舊念念不忘「那個人」,那個過去的「戀人」。
貴熙的眉頭皺了起來,沉下了眼瞼。
他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,該用什麼表情看著惇史。
心中有股止不住的傷悲,悄悄蔓延。
惇史明白,這句話,會令貴熙有多麼難受。
他甚至可以想像,現在的貴熙,隨時都有可能潰堤。
於是,他不再開口,只是沉默著,等待貴熙下一步的舉動。
然而,接下來貴熙所做出的事,卻讓他大吃一驚。
咕嘟─。
拿起了剛從惇史手中搶過的酒杯,貴熙突然大口地將杯中殘餘的葡萄酒灌下肚。
「喂!你做什麼!?」
看著貴熙的舉動,惇史突然有些慌了。
他沒有想到貴熙會這麼做,為什麼會這麼做?
那個口口聲聲唸著他「歌手不可以喝酒」的貴熙,現在卻在灌酒!?
惇史伸手想搶過貴熙手中的杯子,卻被貴熙一把推開。
沒有顧慮惇史的感受,他將還有半瓶的葡萄酒拿起來,直接往嘴裡倒。
惇史嚇傻了,這是怎麼回事?就算打擊再大,也沒有必要這樣傷害自己的喉嚨吧!?
其實,貴熙並不是真的想傷害自己,他比誰都清楚,酒對歌手來說,是多麼致命的傷。
但是,又有什麼辦法呢?
如果不這麼做,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接續下去。
尤其是……感覺到自己又快要沒用地哭出來……
在將瓶中的葡萄酒一飲而盡後,貴熙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般,癱軟在地上。
看著這樣的貴熙,惇史皺起了眉,輕輕搖了搖他。
「喂,你該不會醉了吧?喂─!」
貴熙沒有反應,眼神迷濛地看著惇史,這讓惇史感到一陣不妙。
「你這傢伙!明明不會喝酒,還一口氣把整瓶葡萄酒都喝完!?」
天啊!這傢伙有沒有常識啊!?
再怎麼樣,也不需要拿自己最不擅長的事情來賭氣啊!
惇史的心裡有太多想要責備的話,卻不忍將它們說出口。
是啊,他也明白,一連串的事情,加上無望的愛情,是有多麼令人想藉酒澆愁。
即使,眼前的這個笨蛋,一點也不會喝酒。
嘆了口長氣,惇史抱起了醉倒的貴熙,走進房間。
(看來,酒櫃得加個鎖了。)
他在心中想著,將貴熙放上了床。
就在他以為任務完成,正想離開的時候,貴熙卻突然伸手,抓住了他的衣領。
「喂!」
他抗議著,但已經醉了的貴熙,當然毫不理會,只是迷濛著雙眼,直視著惇史說。
「……我就……不行嗎……?」
「……」
他知道,這時無論說什麼,貴熙都聽不進去。
於是,惇史靜靜地坐了下來,等待貴熙發洩完情緒。
「為什麼……?我就不能取代他嗎……?」
取代?談何容易。
那是他的戀人,是他的初戀,是他曾經共築夢想,曾經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啊……
「惇史先生……抱我……」
「!?」
什麼!?他有沒有聽錯?貴熙現在究竟在說什麼?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!?
抱他!?這種事情,又豈是能隨便的?
惇史正想開口教訓這個笨小子,卻在對上貴熙眼神的瞬間,傻住了。
因為哭泣而紅腫的雙眼,現在又泛著淚光,在月光的照射下,閃耀。
是因為他從來沒有正眼看過貴熙嗎?
怎麼此刻,他突然覺得眼前的少年,竟是如此令人憐愛。
沒有怦然心動,只是,心中卻起了一片小小地、幾乎看不見的漣漪。
有那麼一瞬間,惇史突然覺得,貴熙……好可愛……
輕輕捧起他的雙頰,惇史低下了頭,幾乎就要吻了上去,卻在臨門一腳時頓住。
(我在……做什麼……?)
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,是被誘惑了嗎?還是他累了?
嘲諷了自己一聲後,他將貴熙揪著自己衣領的手抓了開來,讓他躺回床上。
看著貴熙不知何時已經睡著的臉龐,惇史愛憐地順了順他的髮,關上房門離開。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