唧─。
推開辦公室的大門,惇史和貴熙一同走了進去,社長則已坐在桌前等待。
「惇史,看到你沒有遲到,真是令我開心。」
社長有些刻意調侃著,而惇史聽著,只是以極其微弱的聲音「嘖」了一聲。
他無法反駁,畢竟從過去到現在,他幾乎不曾準時出席過,無論是什麼。
就定坐位,社長直視著兩人,開口了。
「惇史,我想你應該明白,今天把你們2個找來這裡的理由。」
「啊……」
是的,他知道,當然明白,畢竟貴熙和舜不同,既然已經讓他加入,那麼未來的發展方向,勢必也要有些改變。
但,社長接下來所說的話,卻讓惇史震撼無比。
「既然你明白,那就好說了。惇史,我希望你和貴熙,能夠重新錄製Traveler的暢銷曲。」
「!」
(什麼!?重新錄製!?)
他傻了,但社長卻不等他反應,而接下去說。
「這一次,會先以精選集的方式推出,為了重新打造Traveler的形象,這是必要的過程,你願意配合吧。」
不是疑問句,社長說得肯定,並沒有留下拒絕的空間給惇史。
他知道,這是拒絕不了的,但是……這又叫他如何接受呢?
曾經和舜一起唱過的,那些扣人心弦的歌曲,如今……卻要成為他和貴熙重新出發的新曲?
那麼……舜呢?舜、呢?
就這麼被放棄了嗎?就連他心中,那唯一的回憶,也要被剝奪了嗎?
緊皺著眉,半晌,他竟連一句話也說不出。
他不想承認,不想就這樣放棄,為什麼非得放棄不可呢?
那個他深愛著的人,那個他所等待著的人,為什麼非得被取代不可?
內心糾結著,許久,他才勉為其難地吐出一個字。
「……啊……」
是,他同意了,無法不同意。
但,心中卻沒有承認,也不想承認。
讓貴熙取代舜的這件事情,他壓根兒就不想承認,更何況,這次還要連粉絲的記憶也一同取代。
然而社長,卻似乎沒有察覺到惇史的心情,不,或許該說他是刻意忽略更為恰當。
「很好,那麼就這麼決定了,今後貴熙將以Traveler的身分和你一起活動,我很期待你們將來的表現。」
笑著這麼說,社長輕輕拍了拍惇史的肩後便離開了。
而惇史,則是呆在現場,說不出話來。
僵直著身體,他連動也動不了。

「惇史先生?」
看著站在眼前,動也不動的惇史,貴熙忍不住輕聲喚著。
他不知道惇史怎麼了,雖然從方才的對話中,隱約能察覺出一二。
(是舜吧……)
打從一開始到現在,他就非常清楚明白,能夠讓惇史露出這樣的表情的人,只有一個。
沒錯,青木 舜,那個過去曾是惇史的搭檔,曾是Traveler一員的人。
即使,他總認為這個人背叛了Traveler,背叛了惇史。
「……走了。」
「!?」
就在貴熙尚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惇史的時候,惇史卻突然開口了,像是勉強自己提起精神來般地。
貴熙有些不解,但他知道,從惇史的神情就能看得出來。
這個男人,現在心中有多麼地悲痛。
他不懂,卻能感覺得到。
那股悲傷,是那麼樣地深沉,足以將人推入萬丈深淵中。
看著眼前男人的背影,貴熙皺起了眉。
這個人,究竟有多麼地勉強自己?靠著什麼,支撐自己到現在的?
此刻的他,比誰都還想知道,比誰都還期望能安撫惇史的心情。
即使他心中明白,這是多麼地不容易,或許只有「那個人」才能辦到的事。

一路上,惇史都不曾說過話,空氣寂靜地像要將人吞噬。
好沉重……
為了打破僵局,貴熙決定先開口。
「惇史先生,我一定會好好努力,不會讓您丟臉的!上次您給我的歌譜,我已經學會了哦!你看。」
笨拙的方式,卻真的讓惇史停下腳步,回過頭來望著貴熙。
「……la la la…… 無法言語 能夠遇見你 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高聲地唱著惇史所給他的歌譜,貴熙並沒有發現惇史的表情變化。
猛地,他突然感覺一股力道,緊緊勒住了他的腰。
「連你也想取代他嗎?」
惇史惡狠狠地瞪著貴熙說,此刻的他,全然無法鼓勵貴熙的努力,即便他明白,他該給眼前這個拼命討好自己的孩子一些糖吃。
「取代……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!我只是……想完成惇史先生交代的事情!」
貴熙趕忙解釋著,取代舜,這種事情他根本連想都沒有想過。
他怎麼敢?怎麼可能敢呢?
但惇史卻好似聽不進任何話語般地,壓低了嗓門,在貴熙的耳邊重重地說。
「……可別以為我不會上你。」
「!」
惇史將每一個字都說得很重,並不是威脅,只是想讓貴熙弄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。
即使不是現在,即使現在的他並沒有那種心情,但卻無法保證,將來的哪天,他不會這麼做。
雖然,他還沒有對任何人做過。
貴熙嚇傻了,雖說他早知道惇史不好惹,卻沒想到他會來這招。
上!?這個字惇史竟然說得如此輕鬆,他的過去究竟有多麼令人瞠目結舌?
說不出話來,這次換他傻在現場,連動也無法動。
究竟該用什麼反應?貴熙完全理不出頭緒,他只知道,自己目前的處境相當危險。
想逃……卻逃不了。
許久,才勉強擠出那麼一點話來。
「您在說什麼啊,惇史先生……您是開玩笑的吧……?」
貴熙還不太願意相信這個事實,那個惇史,那個國民偶像的惇史,竟會說出這種話!?
……難以置信。
但現實卻總非人願。
「我沒有在和你開玩笑。」
惇史神情認真地說著,他不是開玩笑,看表情就知道,這個男人,現在非常地認真。
看著這樣的惇史,貴熙大大地吞了口口水。
「如、如果惇史先生想的話……我、我、我沒關係!」
緊閉著雙眼,貴熙說出讓惇史感到不可置信的話語。
這男人……有病嗎!?
怎麼會有這種人!?竟然願意為自己做到這種地步?
他沒有堅持嗎?究竟懂不懂這些話的意思!?
還是……這個人……就這麼盲目地崇拜著自己?
惇史瞬間感到相當可笑,輕哼了一聲後,便轉身返家。
不敢相信,竟然有這種人,這樣一來,簡直像是自己在欺負後輩似地,他可不要。
「咦?惇史先生……?」
等了一會兒卻不見反應,貴熙睜開了雙眼,發現惇史早已走得老遠,趕忙追了上去。
誰又知道,方才的話語,他是說得多麼認真、多麼真心。
是啊,他就是這麼傻,就是這麼盲目地崇拜著惇史,就是這麼喜歡著惇史,喜歡到無法自拔。
渴望著他的目光,渴望著他的觸碰,只要是為了他,做什麼都願意,再辛苦都值得。
這時的貴熙,雖然不甚明白,卻漸漸有些了解。
自己是多麼喜歡眼前的這個男人,多麼地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,多麼地……想和他共築未來。
正午的陽光,炙熱灼烈,簡直像要將人曬乾似地。
而貴熙的心中,也在此刻,悄悄燃起了小小的火花。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