偌大的客廳裡,惇史和貴熙坐在皮製的沙發上,中間隔得老遠。
回想起稍早的情景,兩人不約而同地嘆了口長氣。

─10分鐘前─

「事情就是這樣,貴熙,明天早上10點,可別忘了,明天見。」
「等等!荒井!喂!」
一口氣將話說完,雪子便提起自己的包包離開,儘管惇史在後面大聲地喊叫,她卻連頭也沒有回。
可憐的貴熙,就連自己被出賣了都不知道,傻傻地愣在現場,一動也不動。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?
要這兩個完全不對盤的人共同生活,這種事情,怎麼可能辦到?
惇史怎麼樣也沒有想到,雪子竟然會來這一步。
眼看著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他無奈地皺起了眉頭。
(今後……究竟會變成怎麼樣……?)
他不敢去想,畢竟這樣的發展實在太出乎人意料之外,他甚至無從想像,往後要怎麼和一個小毛頭共處一室。
除了舜以外,惇史從來不曾和人同住過,當然,更沒有想到會和一個才剛認識的小鬼,這要他如何面對?
「……坐吧。」
稍微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後,惇史坐到沙發上,拍了拍身旁的空位說著。
而貴熙仍舊錯愕著眼前的一切,愣愣地坐到沙發上,卻不自覺地劃開了距離。
他不敢,要他厚顏無恥地坐在惇史的身旁,現在的他,並沒有那樣的勇氣。
接下來該怎麼做?他甚至還沒有辦法理解現在的狀況,卻要開始和惇史獨處。
想到這裡,就讓他覺得壓力好大,大地令他喘不過氣。
「你就這樣隨便她擺佈?」
過了半晌,惇史開口了。
「!當、當然不是!我只是……!」
「只是?」
貴熙慌張的想要解釋些什麼,卻突然發現自己根本就被蒙在鼓裡,就連為什麼會被帶到這裡來,為什麼變成現在的局面,他都無法理解,這要他從何解釋?
惇史早已注意到這點,他很清楚,這一切來得突然,絕非貴熙本人意願,但,為什麼不拒絕?
他不懂,貴熙應該也有自己的想法,可是從甄選會到現在,他卻從來沒有反抗過任何人的話語,為什麼?他就這麼軟弱嗎?
貴熙詞窮了,他不知道該怎麼接話,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。
他很清楚,眼前的這個男人,現在是多麼地鄙視著自己。
不,就連他自己也開始鄙視起這樣懦弱的自己來了。
想著,他突然有些忍不住想要哭泣的衝動,淚水不禁浮上了眼角。
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感覺就像是掉入一場巨大的陰謀中一般,讓他措手不及。
他心裡……好害怕、好不安……
或許是察覺到了這點,惇史的態度突然軟化。
稍微移動到貴熙的身邊,他悄悄地伸出手,輕撫著貴熙的頭,試圖想安撫他的情緒。
不料,這個舉動,卻讓貴熙像是得到依靠一般,放聲大哭了起來,嚇了他好大一跳。
「喂、你!別哭啊!」
這下惇史慌了,或許是第一次,有人在他面前哭得如此慘烈,他頓時不知該如何應付,只能皺皺眉頭,輕嘆口氣,然後將貴熙擁進懷中。
(啊啊……,這肯定會是個漫長的夜晚吧……)
惇史忍不住在心中想著,而後開始思考如何面對未來的日子。

時間流逝地飛快,不知何時,天已經亮了,而兩人,竟然就這麼在沙發上睡著。
叮鈴鈴鈴鈴─。
早晨的鬧鐘響起,貴熙警覺性地醒了過來。
是的,即使經過昨晚的一陣慌亂,他仍舊沒有忘記,昨天雪子所交代給他的事。
今天早上10點,社長要和他們討論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這是何其重要的大事,尤其是和社長見面,怎麼可以遲到呢?
事不宜遲,貴熙立刻想叫醒身邊的惇史。
只是……惇史……怎麼會壓在自己的身上……?
他傻了,這是怎麼回事?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麼?這是什麼情況?
……無從說明。
無論如何,不把惇史叫起來,自己也將無法從這個狀態下脫身。
「惇史先生、惇史先生,起床了。」
輕喚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惇史,貴熙的神情顯得有些膽怯。
他不知道,這樣叫惇史起床,究竟是對還是不對?
畢竟先前,他總是說錯話惹惇史生氣,要是這一次再搞砸,真不知道惇史會怎麼對待他。
「……唔……」
嘟噥了一聲,惇史似乎並沒有打算起床的意思,別過頭去繼續睡。
看見這情景,貴熙有些慌了,放大音量搖著賴床的惇史。
「惇史先生!起床了啦!拜託你,快點起來!」
他的身體有些掙扎,雖說同樣是男人,但惇史怎麼這麼重?重得他推不開。
就在他拼命使勁想為自己脫困的同時,突然感覺到唇上傳來一陣微微的熱度。
「!?」
張眼確認這股熱度來源的同時,他傻了。
這是……什麼情況?
……吻!!!?
是的,那個熱度的來源正是惇史,而他,現在正被惇史吻著。
「咦?等、惇史先生……!……唔!」
想當然而,貴熙愕然地發出抗議,但惇史卻毫不理會,反而吻得更深。
這下,貴熙連話都無法說了。
推不開惇史,也無法發出抗議的宣言,只能任由惇史吻著,直到他滿足……或是該說「清醒」為止。
約莫過了3分鐘,惇史總算逐漸清醒過來,他直起了身子,揉了揉散亂的頭髮,方才的一切,就像是沒發生過一般。
貴熙突然感到一陣無力,臉頰發燙,他怎麼也沒想到,自己竟會在這種情況下被吻,而且……還是個男的!?
(惇史先生……都是這樣的嗎……?)
他錯愕的想著,一邊撫著自己剛被狠狠吻過一回的唇瓣。
「……你這傢伙,怎麼還賴在床上?今天不是要和社長討論重要的事情嗎?」
「……你還敢說!」
惇史全然沒有發現自己做了什麼好事,還責怪貴熙竟然不肯起床。
天知道他不是不想起床,而是下不了床啊……
突然被這樣深深地吻了一回,論誰都會錯愕地不知所措吧?
至少,貴熙是如此。
他嚴正地表示抗議,但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的惇史,只是感到一陣莫名。
「……你在說什麼?」
惇史皺起了眉,他不懂貴熙為何會這麼說,他做了什麼嗎?
但面對惇史的提問,貴熙卻只感到無力。
「……沒什麼……」
他不敢說,不知道該怎麼說,這種事情,要他怎麼有辦法開口啊!?
感嘆著自己未來的命運坎坷,貴熙和惇史兩人換上了衣服,前往公司。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