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暗的房間裡,惇史一個人坐在窗台上,望著窗外空無一人的街道發著呆。
吸了口手上的菸,他憶起了這半年來總是不願多談的那個人。
(……舜……)
青木 舜,他的前任搭檔,多年的摯友,曾經以為可以一直和他唱下去的人。
然而,一切卻來得那麼突然。
舜消失了,從他的眼前,徹底地。
沒有留下隻字片語,甚至連聯絡方式也全都更換。
他找不到他,半年來,沒有一刻不在尋找他的身影,卻始終找不著他。
(……舜,你究竟在哪裡?)
握著酒杯的手,不自覺地稍稍使勁,加強了些許力道。
惇史緊皺起了眉,彷彿即將落下淚般。
喀啷─。
酒杯裡的冰塊,發出了細微的撞擊聲。
他啜飲了一口,而後將自己陷入深沉的回憶裡。

「舜!舜─!我們辦到了!我們通過甄選了!」
狹小的房子裡,惇史拿著一封信,興奮地說著。
聽見惇史的話語,舜的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。
「真的!?我們可以進Papillon了!?太棒了!」
舜興奮地說著,這是他們兩人的夢想,從小的夢想,如今,終於可以實現了。
兩人開心地相擁,從今天起,他們就是搭檔了。
小小的身影,在心中立下了誓言,他們要成為最棒的搭檔,要唱出無人能敵的動人歌曲。
這是他們的願望,一直以來的夢想。
當年,他們17歲,正是青春洋溢的年紀。
舜和惇史,開始接受Papillon社一連串的訓練。
訓練的過程艱辛難熬,但他們卻深信,只要有彼此,無論再大的難關,都能度過。
折騰了一年,終於可以初次登台,兩人抱著緊張又期待的心情上場,卻沒有什麼觀眾。
有些失落,但並沒有氣餒,這個世界,本就沒有一開始便能成功的。
此後,他們總是不斷地努力,不僅接受各式各樣的訓練課程,就連在家中也從不懈怠。
他們為彼此打氣,成為彼此的動力,開始在舞台上發光發熱。
被兩人的歌聲所感動,成為他們粉絲的人越來越多,「Traveler」的名字也越來越響亮。
惇史知道,他們成功了,明明成功了,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……

「惇史!」
那是一場演唱會的前夜,雪子不知怎地,突然匆匆忙忙地闖進惇史的休息室裡。
被雪子的舉動嚇到,惇史回過頭來不解地望著她,而她則是慌張地接下去說。
「不好了,舜不見了!」
(……咦!?)
突如其來的話語,令他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舜不見了?怎麼會?怎麼可能?
直到剛才為止,兩人明明還笑著談論這次的演唱會,要如何讓它更加閃亮耀眼。
直到剛才為止,明明還笑著和他談論將來的夢想,演唱會結束後,要去哪裡慶祝一番的不是嗎?
這樣的舜,為何……?
他不解,完全無法理解,就連一點合理的解釋都找不出。
抓起了吊掛在一旁的大衣,惇史奪門而出,全然不顧雪子在身後的喊叫。
「惇史!你去哪裡?惇史!」
心中的疑惑和不安高漲,舜究竟去了哪裡?會去哪裡?
惇史在街上瘋狂地奔跑著,不停地張望四周,哪怕只有一絲絲也好,他多麼希望可以從這片茫茫人海中,找尋到舜的身影,可能是舜的身影。
無奈,即便他找遍了兩人曾經到過的地方,曾經一同歡笑、哭泣過的場所,卻依然未能找著舜的身影。
他絕望地蹲在公園空曠的地上,放聲吶喊了起來。
「……舜,舜────!!!」
舜消失了,簡直像是人間蒸發一般,再也未曾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至此以後,惇史就變了,不再像過往一樣擁有燦爛動人的笑容,而是板起了一張臉,對他人漠不關心。
除了工作上,依然勤奮認真外,他的心,再也無法向任何人敞開。
他想念舜,無時無刻。
因此,儘管辛苦也好,沉重也罷,只要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,他就想守住Traveler,守住曾經是兩人共築的這份夢想。
他知道,舜還活著,在這世上的某個角落,一定……

啪嗒─。
突然間,房間的電燈被打了開來,惇史感到有些訝異和不解地回過了頭。
「啊─!惇史先生,不可以啦!歌手怎麼可以抽菸又喝酒呢!」
他怔住了,但眼前這個人,顯然無視於他的情緒,硬是搶走了他手中的香菸和酒杯,還用著一臉不悅地表情注視著他。
「……你這傢伙,誰准你進來的?」
「是我。」
隨著惇史的不悅,有個女人站在門口說話了。
「……妳!為什麼帶他來這裡?」
沒錯,說話的人正是雪子,但惇史不懂,為何連貴熙這小子也出現了?
「惇史,你又沒吃飯了?還有,要我說多少次,電話不是裝飾品,請你不要總是無視它的存在。」
雪子的笑容殺氣騰騰,看來,她是打了相當多通電話給惇史,然而惇史卻始終沒有接聽吧。
「……我沒注意到。」
聽見這話,惇史別過頭小聲地抗議著,卻知道自己沒有立場。
輕嘆了口氣,雪子早已習慣了,自從那天以來,他總是如此。
是的,自從舜消失以來。
就像是進入自己的家一般,雪子毫不客氣地踏進廚房,開始將手中的提袋一個個放上料理台,做起了料理。
「讓我親自下廚做飯給你,可不許你給我剩下來。」
雪子笑著說,惇史知道這下逃不掉了,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所以才說女人麻煩,雪子這女人也是,總是這樣百般為他操心。
(……明明不要管我就好了……)
惇史在心中嘟噥著,卻知道,雪子是在關心自己。
在失去舜後,還願意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的人,就是雪子,只有雪子一人而已。
就在這個時候,一旁的貴熙環顧了四周,皺起了眉頭開口。
「吶,這個房間……好亂。」
「!」
被這麼一說,的確,自從舜不在後,惇史就鮮少整理房間。
房子裡四處堆滿了歌譜和資料,零零散散地。
的確……很亂。
但被這樣明白地指出來,還是讓惇史感到有些惱羞成怒。
「你這傢伙!隨隨便便踏進別人的屋裡,還敢嫌亂!?」
「哇啊─!對、對不起!」
惇史毫不客氣地狠狠瞪了貴熙一眼,而貴熙則是注意到自己又惹惇史不開心,趕忙賠不是。
在兩人吵鬧不休的時候,雪子將豐盛的料理一個個端上桌,而後開了口。
「惇史,從現在開始,你想不整理房間也不行了。」
她微笑著,但這番話卻讓惇史百般不解。
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回頭望向了雪子,而雪子只是淡淡地、微微笑著接下去說。
「從今天開始,貴熙就要和你一起生活了。」
這句話,令惇史和貴熙瞪大了雙眼,不可置信地看著雪子。
「什麼─────!?」

EXILE LOVER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