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個晴朗的日子,耳邊傳來陣陣夏日蟬鳴,但卻沒有灼燒的太陽。
陽光溫和地穿透樹梢間,灑落一地金黃。
身穿一襲雪白色浴衣,腰間繫著紅色蝴蝶結腰帶,有著一對狐狸耳朵和一條狐狸尾巴的小男孩,正坐在石頭前說著話。
「母親大人,聽說今天是專屬於情人的日子,到了晚上,人類都會聚集在一起,看天空中開出的漂亮花朵呢!」
小男孩興奮地說著,而後又顯得有些羞怯地垂下了眼瞼。
「……我也想和夏目一起看天空中的花朵。」
說完,他便站起了身,向被他稱為「母親大人」的石頭行了個禮。
「我出發了,母親大人。」
小小的身影,踏上了一段對他來說有些漫長的旅程。
腳上的木屐,隨著腳步,發出了喀嗒喀嗒的聲音。
涼爽的微風吹拂,為了不讓人類發現自己是妖怪,他戴上了最喜歡的白色帽子遮掩住雙耳,再利用浴衣的下襬藏住尾巴。
穿過幾座樹林,不久後,便搭上了電車。
窗外景緻如畫,讓小狐狸看傻了眼,他喜歡自然,非常喜歡。
難掩即將見到夏目的興奮心情,他笑得燦爛。
列車行駛過了幾個山洞,越過幾座山頭,穿過幾條小溪後,來到了他所熟悉又陌生的城市。
小狐狸跳下了車,開始循著那熟悉的氣味前進。
(就快要可以見到夏目了。)
想著,腳步不禁加快了些。
他喜歡夏目,最喜歡了。

「喂,夏目,今天晚上有七夕煙火大會吧?」
寧靜的房間裡,夏目正坐在桌前念著書,一旁帶著條紋的白色貓咪突然提問。
「我才不要帶老師去,反正老師的目的一定是攤販的烤魷魚吧。」
並非疑問句,他很清楚,太了解了。
「什麼!帶我去、帶我去!夏目你這個小氣鬼,帶我去啦!」
「……我知道了啦。」
敵不過被他稱為「老師」的貓咪,他輕嘆了口氣後決定妥協。
不過,這麼說起來,倒是令他想起了那位非常照顧他的人。
(找名取先生一起去吧……)
他在心裡盤算著,決定在出發前,先打通電話給名取。
撥出了號碼,有些緊張,他主動約人,這似乎是第一次。
「喂。」
「!……啊,名取先生……」
電話接通的瞬間,他有些慌了手腳,腦中瞬間閃過一片空白,支支吾吾地開了口。
「夏目?」
聽見電話那頭的聲音,察覺出是夏目的名取微微地笑了。
「真難得你會主動找我。」
不是調侃,只是掩不住喜悅。
對他來說是第一次,對夏目來說亦是。
這樣的反應,讓原先緊張過了頭的夏目,稍稍放鬆了心情。
「聽說今天晚上有七夕煙火大會,老師吵著要去,名取先生要一起去看嗎?」
無視身旁聽見此話的老師的抗議,夏目有些害羞地說著。
「好啊。」
沒想到名取答應地如此乾脆,夏目有些驚訝,但隨即笑了開來,而名取則是接下去說。
「那麼,我過去接你,等會見。」
「好的。」
掛上了電話,他的心臟卻仍然跳地厲害。
他答應了,如此豪爽地。
帶著期待的心情,夏目開始準備衣裳,並且向收留了他的家人告知。
「塔子嬸嬸,今晚我要和朋友一起去七夕廟會,會晚點回來。」
「啊啦,貴志也到了這個年紀了呢。」
聽見夏目這麼說的塔子嬸嬸,像是看見兒子長大的母親般,露出了溫和的笑容。
「啊,對了、對了,既然要去廟會的話,還是穿上浴衣比較好吧!」
像是想起什麼,她說著,但夏目卻感到有些慌張。
「不、不用了!」
他趕忙搖著手,但塔子嬸嬸似乎不這麼認為。
「沒關係,我記得家裡還有滋以前穿過的浴衣,不介意的話就拿去穿穿看吧?」
邊說著,邊開始翻找,她就是這樣的人,像母親般溫柔。
看著這樣的塔子嬸嬸的背影,夏目微微地笑了。
「……謝謝妳,塔子嬸嬸。」
對於他這個寄宿在這裡的外人,塔子卻總是將他視為自己孩子般地對待,這樣的溫暖,總令他感動地無以言喻。
感謝,是他來到這個家後,心中充滿的感受。
沒多久,塔子便找到了她所說的浴衣,將它遞給夏目。
「你穿穿看吧,不知道合不合身?」
「好的。」
臉上堆滿了笑容,她似乎很期待。
當然,夏目也沒有辜負她的期待,換上了浴衣後再次來到她的面前。
看見穿上滋的舊浴衣的夏目,塔子露出了閃亮的眼神。
「哎呀,尺寸剛剛好呢!真是太好了。」
開心地說著,的確,這件浴衣的尺寸,意外地和夏目非常合身。
湛藍色的底,搭配上絢爛煙火的圖樣,及鵝黃色的腰帶,非常美麗。

晴朗的藍天,染上橙黃的色彩,進入涼爽的午後。
小狐狸踏著輕快的腳步,來到了夏目家門前,卻在三條街外的距離,停了下來。
(是人類!)
看見陌生的人類,正站在夏目家門口的小狐狸,拉高了警覺性。
生性害怕和人類接觸的他,立刻躲進巷子裡,試圖藏住自己的身影。
這個陌生的男子,按下了夏目家的門鈴,而前來應門的,正是夏目和貓咪老師。
「名取先生。」
「夏目,我來接你了,走吧?」
「嗯。」
兩人的臉上掛著笑容,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。
夏目帶著貓咪老師,和名取一起離開。
和朋友一起參加廟會,這還是第一次,何況身邊的這個人,還是名取。
夏目的舉止顯得有些生澀和不自然,反而讓名取漾出了笑意。
「不用那麼緊張,夏目。」
「啊,是!」
微微地,他笑著說,但夏目該是被這突然的話語嚇了一跳,回答地又慌又響亮。
看著,他不禁笑了出來。
察覺自己的醜態,夏目尷尬地笑了,不過,他卻覺得這樣的夏目,好可愛。
看著兩人間柔和的氣氛,小狐狸皺起了眉。
夏目或許不會發現他,他突然有些羨慕,羨慕那個能夠光明正大站在夏目身旁的人類。
在走過第三條街的時候,夏目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,回過了頭微微一笑,而後又再次佯裝若無其事般地向前行。
(夏目!)
是的,他注意到了,小狐狸知道。
夏目總是如此,顧慮著他們的感受,如此溫柔。
不敢離得太近,他悄悄地從身後跟了上去。
夏目的背影有些距離,看起來有些高大。
那是他所喜歡的夏目,是他所喜歡的身影。

夜晚的廟會依舊熱鬧,各式各樣的攤位,吸引了人們的目光,也吸引了貓咪老師的目光。
「夏目、夏目!烤魷魚!買烤魷魚給我!」
在一個販賣烤魷魚的攤位前停下腳步,貓咪老師蹦蹦跳跳地指著攤位上的烤魷魚說。
「老師,貓咪是不能吃烤魷魚的。」
「我不是貓!」
每當這個時候,夏目總會這麼說,然後邊聽著貓咪老師的抗議,依然為他買了一串烤魷魚。
接過烤魷魚,貓咪老師開心地大快朵頤起來。
吃烤魷魚的貓咪,他大概還是第一個吧?
「……啊……」
此時的夏目,好像注意到什麼,突然將目光停在眼前的一個小攤販上。
看著攤位上閃爍著耀眼光芒的東西,微微地笑了。
「夏目?」
「名取先生,不好意思,可以請你和老師在這裡等一下嗎?」
名取露出有些不解的神情,但既然夏目開口了,他便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夏目朝著攤販筆直走去,那是一個販賣蘋果糖的攤販,包覆住蘋果外皮的糖衣,在夜晚的燈光下閃爍金黃色的光芒。
他拿起了其中的一顆,像老闆結了帳後,便走向一旁的小暗巷內。
夏目蹲了下來,將手中的蘋果糖遞給了面前的人。
「吃吃看吧?」
「夏目!」
為了藏起身影,而躲藏在暗巷中的,正是小狐狸。
接過夏目手中的蘋果糖,他寶貝地舔了一口,而後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「……原來如此。」
「!?」
突然,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,讓他們都嚇了一跳。
看見不熟悉的人類,小狐狸立刻躲到夏目的身後,警戒地豎起寒毛。
「名取先生,您怎麼來了?」
看見聲音的來源,夏目顯得有些意外,而後又轉過身,輕撫小狐狸的頭。
「沒關係的,他是我的朋友。」
聽見夏目這麼說,小狐狸才逐漸放下警戒,但仍然感到很不自在,小小的手揪著夏目的衣襬,抓得死緊。
「既然都來了,不如一起去看煙火吧?」
名取並沒有責備夏目,他不想責備夏目,即使知道這個揪著夏目衣襬的人,是個小小的妖怪。
「煙火?」
「是人類會在夜晚施放的東西,看起來就像空中的花朵,很漂亮哦!」
小狐狸聽見陌生的詞彙,不解地歪著頭,而夏目則是笑著解釋。
聽見這樣的解釋,他恍然大悟,興奮地點了頭。
「我要和夏目一起看天空中的花朵!」
這就是他的目的,打從一開始,他就是為了這點才來找夏目的,沒想到,卻被夏目搶先了。
但是他一點也不感到失望,因為,能夠和夏目一起欣賞煙火,是多麼地令他雀躍不已。
「那麼,在欣賞煙火前,先去填飽肚子吧?」
名取說著,聽見這話,夏目才突然想起,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沒吃過任何東西,肚子確實開始發出抗議的聲響了。
尷尬地摸摸肚子,他們全都笑了開來。
一邊逛著熱鬧的夜市,吃了些足以果腹的東西後,便來到了河濱邊,準備欣賞今晚的七夕煙火秀。
但或許來得太遲,視野良好的位置,早已被搶個精光。
小狐狸感到有些失望,垂下了頭。
就在這時,夏目聽見貓咪老師的呼喚,朝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「喂!夏目!這裡、這裡!」
站在那裡的,是貓咪老師小小的、雪白的身影。
夏目領著小狐狸和名取,走了過去。
那是一座小小的山頭,高度正好適合欣賞煙火,最棒的是,這個位置除了他們一行人外,沒有別人。
他們坐了下來,沒多久,煙火便開始施放。
五顏六色的圖案,在夜空中盛開、綻放,好不美麗。
團簇的煙火,就像是花朵一般,令小狐狸看傻了眼。
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煙火,如此美麗卻又曇花一現的東西。
忽然,一個身影遮住了夏目的目光。
看見此狀的貓咪老師,突然像是警覺到了什麼似的,趕忙跳起了身,整個人趴在小狐狸的臉上,遮住他的視線。
「哇啊!」
小狐狸嚇了一跳,然而這聲音,卻似乎未能傳近夏目的耳中。
「……夏目……」
「……名取先生?」
在他還未反應過來時,便感受到唇瓣上的微溫,那是名取的溫度。

今天是七夕,是牛郎和織女一年一度相會的日子,也是屬於情人的日子。
夜晚的煙火,綻放地華美絢爛,有如空中的花朵。
小小的戀人,惹人憐愛萬分。

空中的花朵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