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加入網球部?」
看著眼前的兩人,幸村有些驚訝地稍稍提高音量說。
「是唷,不、不可以嗎?」
一直有些畏畏縮縮,躲在小月身後的少年開口了。
語氣有些不確定,可以感覺地出他內心的敬畏。
看著這樣的少年,幸村有些遲疑,但沒多久,就回覆以往的笑容。
「嗯,可以啊。」
「!」
喜出望外,還以為絕對會被拒絕呢?沒想到,幸村竟然答應了,那個他所崇拜景仰的人。
「你答應了?」
「嗯,有什麼問題嗎?」
張大了口,小月有些難以置信地確認著幸村的話語,但幸村只是笑著反問。
「不,沒有。」
(只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而已……)
她沒有將心中所想的那句話說出口,因為說出來,可無法保證會有什麼下場。
「那麼,你叫什麼名字?」
幸村笑著問站在小月身後的少年,但少年卻對他的提問感到有些訝異。
「咦?」
像是期待有所落空一般,少年悄悄垂下了眼簾。
這個人,原來不記得了嗎?
那一天,救了差點被學長毆打的自己,還有對著他所發出的誓言的事情,他全都……不記得了嗎?
「幸村,忘記對方的姓名實在太鬆懈了。」
正當少年沮喪的同時,一直在幸村身後,默默聽著方才所有對話的真田開口了。
「浦山椎太,一年C班,夜川同學的同班同學,經常被二年級的學長欺負。」
像是刻意要提醒幸村般,在一旁的蓮二也默默地開口。
真不愧是參謀,果然早已把資料調查齊全了?
「謝謝你,蓮二,我想起來了。」
又是那個有點陰的笑容,這會兒他是不是又在盤算著,等等要如何懲治壞了他興致的兩人?
「你好,浦山『學弟』,歡迎你加入網球部。」
刻意強調的兩個字,讓人感覺有些刺耳,但浦山並沒有察覺,也毫不在意。
對於幸村禮貌性伸出的手,他很自然地就握上,帶著點羞怯。
「您、您好,請多指教的唷。」
靦腆的笑容,沒想到自己真的可以進入網球部,真的可以成為他們的一份子。
不,就算不是一份子,光是想到今後能夠和他們站在同一個球場上,就足夠令他興奮一整天了。
這是一個新的開始,他要變強,一定要變強,然後,總有一天,要讓這三人肯定自己的實力。

「噗哩,沒想到部長竟然會答應哪。」
早晨的練習時間結束,部員們全都離開,只剩下正選校隊成員的部室裡,銀色長髮的少年說著。
「仁王君,有時間在意這個,不如好好練習如何?」
推了推眼鏡,棕色短髮的少年嚴肅的說。
「不是很有趣嗎?柳生、仁王。」
微笑,被稱作部長的幸村說著。
「還真像部長的作風啊。」
一旁吹著泡泡糖的紅髮少年說著,一點也不感到驚訝。
確實,如果是這個人的話,以「有趣」作為理由而接收新的部員,根本一點也不奇怪。
只是,這樣說起來,浦山似乎顯得有些可憐?
「呵呵。」
輕聲笑著,他知道,也很清楚,這些部員們早就習慣他的作風,即使彼此間有著這樣的對話,但他們心裡其實早已都知道答案。
默默聽著這樣的對話,真田不發一語,身為副部長的他總是如此。
而在另一旁,也有個人,從開始到現在都沒說過話,只是專注地看著手中的筆記本。
(浦山椎太,147公分,43公斤,AB型,7月3日生,巨蟹座,興趣是……霜淇淋的味道比較?慣用手是右手,班級是一年C班,和夜川同學感情狀似不錯,經常一起吃中餐,座位是……夜川同學的隔壁?)
在腦中默唸著這位新入部員的資料,但最後一刻卻讓他有些停頓了,微皺的眉頭,一旁的仁王並沒有漏看。
「噗哩,參謀竟然皺眉了哪~。」
刻意調侃著,但蓮二卻絲毫沒有動靜,只是靜靜地沉思著。

時間總在不知不覺中流逝,很快地,到了放學的時間。
校園裡空空蕩蕩,學生早已跑得不見蹤影。
在這樣的時刻,有位少年靜靜地在網球場上,不斷地揮著拍。
「你還不回家嗎?」
不知何時,注意到網球場上的少年的少女,站在球場邊開口了。
「啊,夜川同學。」
稍稍抬起了眼,看了對方一眼,但卻沒有離開。
停頓,然後他接下去說。
「嗯,我想變強,想趕快變強,即使早一天也好。」
「……加油吧。」
微笑,直視著那專注的眼神,少女開口鼓勵著。
浦山,那個總是有些畏畏縮縮的少年,似乎有些改變了,變得不太一樣了。
現在的他,充滿著一種氣勢,雖然還不到可以壓制別人的地步,但那終將是早晚會發生的事。
至少,小月的心裡是這麼想的。

煉獄天使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