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夜川同學?」
「?」
下午的第二堂,是在理化教室上的實驗課,在更換教室的下課時間,小月被身旁的叫喚聲止住了腳步。
回眸,望向聲音的來源,是幸村,旁邊還跟著三巨頭的另外兩人。
這三個人似乎總是在一起,被稱為「三巨頭」,想必是這所學校裡頗具威嚴的人吧?
但是這樣的人,找上自己,究竟有什麼原因和目的呢?
她不明白。
「妳還沒有選定社團吧?」
不等她想通這一切,幸村便開口了。
「咦?啊……,嗯,還沒有。」
(原來是為了社團的事嗎?)
小月愣愣地想著,答話。
「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?」
微笑,從他的表情中,看不出半點惡意,卻又感受不到善意。
「咦!?」
被這突如其來的邀約嚇了一跳,小月怔住了,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「加入……你們?」
望著眼前被人稱為三巨頭的三人,她有些不明白,幸村口中所謂「加入我們」的意思。
「是啊,來做我們網球部的經理吧?」
近乎肯定句的詢問,令人感受不到半點拒絕的可能性,小月愣愣地點了頭,卻在下一刻察覺到不對。
「咦?經……經理!?網球部的!?」
「呵呵,妳已經不能反悔囉。」
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幸村說著,彷彿宣告著小月的命運已被決定般,令她措手不及。
這下子,就算她想推託也不可能了。
只能怪自己傻,怎麼輕易地就點了頭呢?
「那麼,今天放學後,我會來接妳。」
再度吐露出驚人的話語,但卻無法拒絕。
「……好。」
小月默默地點頭,畢竟她才剛來到這所學校,就連網球部在哪裡都不知道,如果幸村不來接她,她肯定怎麼樣也到不了。
就在談話中,上課的鐘聲響起。
幸村催促著小月趕快到理化教室,但小月似乎有些迷失了方向,於是他便領著小月到教室後才離開。
在暫時的道別前,小月習慣性地行了個禮道謝。

「哈啊─。」
(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?)
坐在理化教室裡,小月根本無心聽課,一手托著腮,長長嘆了口氣後,靜靜地想著方才發生的一切。
(居然要我當網球部的經理?不過,經理到底都要做些什麼啊?)
皺眉,她真的不懂,也無法理解。
這些人的想法實在太奇怪了,一切毫無根據可言,到底是為什麼?竟會要一個初識的女孩子,擔任社團的經理?
多想無益,雖說如此,小月仍舊忍不住煩惱,不知不覺又嘆了一口氣。
此舉,被一直坐在小月旁邊的浦山發現,禁不住好奇,他終於開了口。
「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浦山問著,但小月卻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。
「嗯,那位幸村學長,居然要我當網球部的經理。」
幾乎是一邊發著呆一邊說出口的話,卻讓浦山分外震驚。
「經、經理!!!?三巨頭要妳去當經理!?」
按耐不住心中的訝異,浦山大叫出了聲,想當然爾,此舉引來老師與全班同學的注目。
「什麼!?三巨頭的經理!?」
「喂,你們聽到了嗎?三巨頭竟然要那女的當他們的經理!?」
班上同學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紛紛,就連老師也受到影響,無法繼續好好講課。
同學的注意力全都被轉移到方才的話題上,而各式各樣的目光,則落在為著浦山方才的舉止感到有些驚慌的小月身上。
羨慕、嫉妒、怨恨,甚至是驚訝、質疑,對於小月的遭遇,人人各自懷抱著不同的看法。
那是多麼崇高的位置,是多麼得來不易的地位,這點,除了小月以外的人,全都清楚地很。
但他們卻也不知道,小月為此有多麼煩惱。
「那女的究竟是什麼來頭?為什麼三巨頭好像對她特別好?」
「就是說啊,她不是才剛轉學過來而已嗎?怎麼好像就得到了特別待遇似地?」
「三巨頭到底在想什麼啊?」
來了,為此感到不滿的人們開始躁動了,在訝異過後,接踵而來的就是不斷地質疑和批評,人性。
誰都沒有注意到,在大家正討論地熱烈,連老師也束手無策的此時,有三個人已經站在教室的門口。
「看來,有人似乎對我們的決定很有意見呢?」
燦爛的笑容,有別於以往,這次的他,笑得令人感到幾分畏懼。
「老師,真是抱歉,我還是等不到放學,可以先借走夜川同學嗎?」
「啊,可、可以。」
禮貌地向老師問候著,被幸村這麼一說,即使是老師,也完全無法反駁。
「咦咦─!?可以這樣的嗎!?現在還是『上課中』耶!」
驚訝著,小月有種自己莫名奇妙就被賣了的感覺。
「老師已經同意了呢,還是說,妳不想呢?夜川同學。」
「呃,不、不是。」
完全無法反抗,這個人,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啊?為什麼對於他所說出口的每句話,就是讓人怎麼樣也無法反抗?
「那麼,我們走吧。」
「……知、知道了。」
低下了頭,小月一邊說著,一邊收拾起自己的物品後,來到幸村的身邊。
在他們三人的帶領下,她跟著他們來到了網球部的部室。

「說吧,你們到底想做什麼?」
劈頭就問,小月也真夠大膽了。
「做什麼?不就是要妳來當我們網球部的經理嗎?」
微笑,似乎沒有動怒。
「才沒這麼簡單吧!?哪有人會要一個才剛認識的女孩子當經理的啊!?而且我是轉學生耶!」
忍不住放大音量,她其實對於這樣莫名的決定和安排,感到極度的不滿。
「那麼,妳,想要怎麼樣呢?」
稍微貼近了小月的臉龐,幸村勾起一抹不懷好意地笑容,直視著她說。
這一瞬間,竟令她感到莫名地恐懼,雙腿有些發軟,不自覺地想後退幾步,卻動彈不得。
察覺到小月似乎受到驚嚇的蓮二,終於出聲制止。
「精市,別這樣。」
按上了幸村的肩膀,他說。
幾秒鐘的停頓,而後,幸村退了幾步,再次露出親和的微笑。
定了定思緒,小月重新發問。
「那麼,網球部的經理,要做些什麼事?」
「什麼都不必做。」
「咦?」
幸村毫不遲疑地答得肯定,卻讓小月吃驚極了!
什麼都不必做!?那到底要她來做網球部經理做什麼的啊?掛名嗎?
不對,如果只是要掛名,何必非得要她不可呢?
學校裡這麼多人,每個人都巴不得能得到這個位置,選那些更有企圖心的傢伙不是更好嗎?為什麼,偏偏是自己?
她更不明白了,眼前這個名叫「幸村精市」的男人,腦袋裡究竟在想著些什麼?
瞪大了雙眼,她只能任憑這三人隨意擺布自己的命運,卻無力,也無法掙脫。

煉獄天使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