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個美麗的早晨,窗外依然艷陽高照,看來今天也是個好天氣。
拓實換上學校的制服,吃完早餐,走出家門,上學去了。
「早。」
拓實推開教室的大門,有如例行公事一般地說著,看得出來他的眼神中,還帶著點睡意。
「唷!早呀!」
一個男人的聲音回應著拓實的問安,真是活潑又有力的聲音呀!一聽就知道是圭介的。
「早,圭介。」
「怎麼搞的?一大清早就這麼沒精神。」
「呼啊~,沒什麼啦。」
拓實打了個大哈欠說著,看這樣子,似乎是有點睡眠不足哪!
「你啊,還好吧你?學校的新生活還習慣嗎?」
圭介似乎很擔心拓實的狀況,關心地問著。
「嗯……,還好……,只是手臂有點酸痛罷了……。」
拓實用左手握拳,輕輕敲敲自己右手的手臂說著。
「可別太勉強了,你參加了弓道社吧!老哥可是很嚴的呢!」
「嗯~,這點在第一天就見識到了,不過,我不會放棄的。」
拓實朝向圭介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,這個笑容,怎麼好像在宣誓著什麼似的?
「是嗎?聽見你這麼說就放心了,加油吧!」
圭介也對拓實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,拍拍他的肩,像在鼓勵著他似的。

「結城,你的動作錯了。」
「啊,是!對不起!」
射箭場裡,此起彼落的射箭聲,又到了社團活動的時間了。
良介突然對拓實說著,清楚明白地指正了拓實的錯誤,令拓實嚇了一跳,不禁又道起歉來了。
「不要只會道歉,你才是初學而已,別想著立刻就要射中紅心,只要正確地拉弓就行了。」
「是。」
嗚啊~!良介嚴厲的批評,讓求好心切的拓實受到了不小的打擊,不過他並沒有就此放棄,反而更加用心地在調整正確的拉弓姿勢上。
「對,就是這樣,做得很好。」
良介走到拓實的身邊,看著專心拉弓的拓實,難得地給了稱讚。
「是,謝謝您。」
拓實謝過良介的讚美,依然不敢懈怠地繼續練習正確的拉弓姿勢。
在箭道的世界裡,似乎非常講究禮儀哪!
「繼續練習這個動作,用身體去記住現在的感覺,等到你熟練了之後,我自然會教你往下做。」
「是……。」
拓實舉弓,遵從著良介的指示,繼續做著拉弓的動作,其實拓實的弓上,並沒有放上箭,良介似乎打算,等到拓實已經可以完全學會正確的拉弓姿勢後,才要讓他開始射箭,對於所有的新社員,良介似乎也都是這麼做的。

另一端的體育館裡,一群少年,剛結束一場籃球鬥爭。
「呼~,圭介,今天表現也很不錯哦。」
「謝謝。」
一名男子輕輕拍拍圭介的肩膀說著,圭介禮貌性地回應著,大口大口地喝著手上瓶中的水。
圭介滿頭大汗地坐在地上,一邊喝著水,一邊用著肩上的毛巾拭著汗,剛運動過後,看起來很累的樣子,照這樣看來,方才八成經歷了一場激烈的鬥爭吧?
「圭介,狀況不錯哦,照這樣看來,這次應該可以順利成為正式球員了。」
「謝謝學長,我一定會努力的。」
圭介開懷地笑著說,看來他真的很有決心呢!也難怪,能夠成為正式球員,上場比賽,可是每個籃球隊員的夢想啊!
「那麼,我先走了。」
「又要去你哥哥那啦?」
圭介拾起自己放在地上的包包,將它背了起來,如此說著便要離去,方才和他說話的學長,叫住了他。
「啊?嗯……,對啊……。」
圭介有點訝異,隨後立即漲紅了臉,不好意思地回答著。
「你啊~,不是我在說,你也未免太黏你哥哥了吧?都這麼大的人了。」
「……,我走了。」
圭介沒有對學長的這句話做出回應,只是說了一聲『我走了』就離開了。
看著圭介離去的身影,學長頓時也感到一陣莫名的無奈。
(真是的……。)
原來,這個學長並不是第一天認識圭介,從以前國中時代開始,他就一直和良介同班,當時就認識了圭介,圭介從小就很喜歡黏著良介,國中的時候也是,圭介總是跟在良介的身邊一起行動,也難怪他剛才要那麼說了。

「大哥,結束了嗎?」
圭介一如往常地出現在射箭場上,探頭望向裡頭,一貫地問著。
「啊……,圭介啊,馬上好了。」
「嗯……。」
射箭場裡除了良介和圭介,已經沒有任何人了。
圭介一邊回應著,一邊靜靜地走到正在收拾東西的良介身邊。
「呐~,大哥……」
「什麼?」
圭介突然用著有些沮喪的音調叫住良介,良介回過頭,看著圭介,聽出來有些不太對勁而擔心著。
「我……,是不是太黏人啦……?」
真難得,圭介竟然也會對別人的話如此在意!?他不是一向大而化之的嗎?
聽到圭介這句話,良介有點被嚇到了,呆呆地看著圭介好一會兒,才緩緩開口。
「直也那傢伙對你說了什麼嗎?」
「啊……?」
換圭介吃驚了,真不愧是自己的大哥,果然什麼都知道?
「別想太多了,沒這回事,我從來就沒嫌你麻煩。」
良介冷靜地說著,他怎麼可能嫌圭介麻煩呢?疼他都來不及了。
「嗯……,也對……。」
圭介搔搔頭,有些不好意思似地回應著。
就在此時,良介也收拾好了東西,背起了背包,拿起了自己的弓,站了起來。
「走吧,回家了。」
「啊,是!」

Falling In Your Love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