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現在開始點名,石井。」「有。」
「山田。」「有。」
「村上……」「有……」
點名聲此起彼落,而站在眾人面前,發出這響亮聲音的人,正是圭介口中的那位"大哥"。
拓實盯著這樣的他,不知不覺地看傻了眼。
「結城。」
「……」
「結城!」
「……」
「結城拓實!」
「啊!?是、是!有!」
拓實終於回過神來,嚇了一跳,緊張地連忙回答。
「現在可是上課的時間,你居然還在發呆!?不想學的話,現在就出去!」
「!?」
沒想到這位仁兄這麼嚴格,突然嚴厲地對拓實大罵出聲,嚇了拓實一大跳,連話都不敢吭一聲,靜靜地低著頭。
「是……,對不起……。」
拓實連忙道著歉,畢竟他總不能告訴眼前這位嚴厲的男子,他是因為看著"他"而看傻了眼吧!?
「算了,第一次就先原諒你吧,下次再這樣,就不用來了。」
男子依然一臉嚴肅地說著。
「是。」
拓實回答著,心裡頓時感到有些難堪,沒想到才第一天參加社團活動,就犯下這樣的大禁忌!畢竟這名男子,可是拓實所加入的弓道社的社長耶!
「那麼,依照往例,自我介紹。我是3-A的朝倉良介,是大你們兩屆的學長,同時也是這個弓道社的現任社長,以後如果你們有任何問題,可以來找我。」
良介緩緩地道來,所有人都專心聽著。
終於知道了,這個男子的名字,原來他的名字叫做"良介"啊……,果然,人如其名,他就像他的名字一般地優秀。
(原來……,他叫良介啊……,果然是個很棒的人……。)
拓實看著良介,心裡如此想著,真不知道到底是敬佩,還是喜歡?
「那麼,現在開始練習。」
「是!」
良介簡潔有力地說著,所有人聽見這句話後,都乖乖地立刻起身,各自練習起來。

「你是新來的吧?」
良介突然走到拓實的身後,在他耳邊淡淡地說著。
「啊、是的。」
拓實不加思索地立刻回答著。
「以前有學過嗎?知道該怎麼做嗎?」
良介詢問著拓實,表情依舊不變的嚴肅。
「沒……,沒有……。」
拓實小小聲地回答著,像怕被人聽到似的,這個問題似乎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,也許是因為今年弓道社的新生,只有他一人的緣故吧。
「是嗎……。」
良介淡淡地回答著,臉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時間悄悄地靜止了一會兒,良介突然拿過拓實手中的弓。
「給我,我教你吧。」
「啊、是!」
良介說著,聽見這話,拓實急忙回應。
真不愧是良介,身為弓道社的社長,果然就是不一樣,立刻就擺出了超標準的拉弓姿勢,這樣的良介,真是太帥氣了!
拓實看著這樣的良介,不知為何,竟然臉紅了。
「專心看好,弓是這麼拉的,……」
「啊!是、是……」
良介細心地教著拓實正確的拉弓姿勢,而拓實,也十分專注地看著,偶爾,當兩人的身體貼近的時候,拓實竟然又會不知不覺地臉紅起來,然而,對於自己這樣微妙的心情,此時的拓實,卻一點也沒有發現。

「唷!大哥,你果然在這裡。」
圭介探出頭來,出聲說著。
「啊?圭介,是你啊。」
良介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回過頭,望向聲音的出處。
「還在忙嗎?……,啊!?小毛頭!?你真的加入弓道社啦!?」
由於良介的身體往後退了一些,圭介這時才發現,從剛剛開始,就一直站在良介身旁的拓實。
「就說過我不是小毛頭了嘛!我叫結城拓實!拓實~!」
又是"小毛頭"這個稱呼,拓實聽了實在是很不喜歡,大聲地反駁著。
「是~是~是~,拓‧實~。」
圭介故意裝出一副不甘願的樣子叫著拓實的名字,隨後便又轉向良介。
「大哥,我們回家吧?」
「嗯,也對。」
良介回應著圭介的話,一邊順手收拾起手上的弓,一邊對著身旁的拓實說。
「今天就到這裡結束吧,你可以回去了,結城。」
「是,謝謝您今天一天的指導。」
拓實有禮貌地回應著,向兩人行了個禮,隨後便離開了。

「大哥,結城的狀況還好嗎?」
「怎麼,才剛開學,你們感情已經好到讓你這麼關心他的地步啦?」
良介這麼對圭介說著,這話聽起來酸酸的,怎麼好像在吃醋?
「沒有啊,只是問問。」
圭介趕忙解釋著,緩緩將臉撇向一邊。
「圭介……,你……」
良介似乎想說什麼,但卻又吞了下去,曖昧的話語,對於現在的他,似乎是說不出口的。
「算了,回家吧。」
良介說著,便離開了,看見良介離去的圭介,也趕忙跟上他的腳步,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地往回家的方向行走著。

Falling In Your Love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