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天之後,櫻穗和我就開始練習四手聯彈,每天每天,從來都不曾間斷過,就連假日,我們也會到彼此的家中,或是到老師的家裡,繼續我們的練習。」
握著手中充滿回憶的照片,絃一郎繼續說著故事。
「從那之後,大概過了半年吧,在一個冬日的午後,老師告訴我們,四個月後,她為我們準備了一場演奏會。感謝老師的用心,我跟櫻穗更加努力地練習,為了在四個月後,能有好的表現。可是……那一天……」
說到這裡,絃一郎停頓了一下,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。
「那天……,來了很多人,大家都為我們的演出喝采,但是……,就在一片歡樂聲中,櫻穗卻突然倒下了……,她昏厥了過去,什麼都不知道……,老師也嚇呆了……。我們把櫻穗送進了醫院……,看著不醒人事的她,我心裡突然覺得好痛……,為什麼我都沒有發覺呢……?其實我早就愛上了她啊……。」
絃一郎的語氣,壓得低低地,話裡滿是自責。
「後來我才知道……,那是一種叫做『急性多發性神經炎』的病……,櫻穗的病情惡化地很快……,發病後沒幾天,當我再去看她時,她的雙腳就已經無法行走了……。」
悲傷的氣息回蕩著,但並沒有人想去將它打散,櫻奈依然專心地聽著,『急性多發性神經炎』這種名詞,對她來說還太過深奧,一臉茫然地看著絃一郎,櫻奈還不太能了解疾病的恐怖,只是靜靜地聽著。
 
「櫻穗,妳今天覺得怎麼樣?」
「啊,絃一郎~!」
絃一郎打開了雪白的病房的門,將頭探了進去說著。
看到絃一郎來了的櫻穗,看起來十分高興,舉起了手用力地揮舞著,似乎想讓絃一郎知道,至少她的雙手,現在還是可以活動的。
關上了病房的房門,絃一郎走向了櫻穗的身邊,為了不讓櫻穗擔多餘的心,絃一郎總是很努力地笑著。
因為雙腳已經無法行走,所以也無法下床,只能一直躺在床上,絃一郎開始為櫻穗做著一些零碎地護理工作,像是為她翻身、拍背等,在例行的工作結束後,便在櫻穗的身邊坐了下來,陪櫻穗聊天。
夏日午後的太陽,溫暖地讓人昏昏欲睡,雖然已經放暑假了,不過對絃一郎而言,暑假向來是個有等於沒有的東西,因為即使是放暑假,他的鋼琴練習也還是不曾間斷過,每天每天,都還是依然持續彈奏著那繁複的曲子。
櫻穗已經無法再和絃一郎一起彈琴了,為了填補這個空缺,老師很快地就又幫絃一郎找來了新的搭檔,雖然絃一郎也曾經反對地表示過自己不需要搭檔,也不想再彈奏四手聯彈了,可是老師似乎並不接受。
新來的搭檔,是個有著棕黃色長髮,總是綁著公主頭的女孩,名字叫做『柳 蓮惠』,雖然絃一郎也覺得她很美麗,名字也很好聽、很優雅,但或許是因為喜歡櫻穗的心情吧,絃一郎幾乎不曾跟蓮惠交談過。
「你跟柳同學處得還好嗎?」
看著絃一郎,櫻穗關心地問了,其實對於自己拖累了絃一郎的這一點,櫻穗似乎也一直感到很愧疚。
「嗯……,她還是一樣文靜。」
「呵呵,是嗎。」輕笑了幾聲。
「好久……沒有聽到絃一郎彈琴了……。」
「下次我錄音過來給妳吧。」
「真的嗎?太好了!謝謝你,絃一郎。」
「……」
(太好了……,現在的她還是笑著的……。)
絃一郎的心裡不免這麼想,其實他和櫻穗的心裡都很清楚,這個病是治不好了,只有一直惡化下去的份,總有一天……,櫻穗都會死的……。
所以只要現在還笑著……,笑著……這樣就夠了……,因為這證明了櫻穗還活著……,還在這裡……。

Heaven Bird(2)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