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
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
亂石穿空 驚濤拍岸 捲起千堆雪
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

驚天動地,鬼哭神嚎,在這原本平靜的一天裡,江陵的小喬,卻接獲了一個撼動人心的噩耗─周瑜病逝了。這個消息震撼了周家全家人的心,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,那樣的周瑜,竟然病逝了。如此的噩耗,帶給了小喬無限大的衝擊,她猛地憶起18年前,柳仝交給她的那幾包金黃色藥散,忽地就暈了過去。當她再醒來時,已是日落時分,小喬不禁又一陣悲從中來,泛紅的雙眼,頓時又落下了兩行斗大的淚珠,含著淚,小喬眺望著窗外的夕陽餘暉,不禁想起她和周瑜過去的種種……。
「你就是周瑜嗎?」
少女站在周瑜書房的門口,望著房裡正在讀書的男人,如此詢問著。
「是,我正是周……瑜……。」
周瑜邊說邊轉過身,當她瞧見眼前這名女子時,竟訝異地說不出話來。
女子身穿一襲白衣,頭髮長而及腰,皮膚白皙粉嫩,臉上還帶著一張純真、稚氣的笑容,看似這樣的純淨,這樣的自然,周瑜不禁看傻了眼,呆立在那裡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「果真是您!太好了!終於見到您了!」
女子如此說著,也不等周瑜開口,就一腳步入了周瑜的房裡,一點也沒有一般女孩子的束縛與矜持。
「你好,我叫小喬,是喬玄的二女。」
「喬玄……?」
周瑜這才又開了口,但他一時還搞不清狀況。
「是啊,我和我娘今日到貴府上作客,你娘和我娘正在外頭聊天呢!我常聽到您的事,一直覺的你是位英雄,就想見見您。」
「妳過獎了,向我這種背師叛家的人,哪裡是什麼英雄呢?」
「不!我就認為你是英雄!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!」
被小喬這麼一說,周瑜的心裡頓時覺得熱呼呼的。
「小喬!小喬!妳又跑到哪裡去了?」
此時,外頭傳來女人的呼喚聲。
「不好,我娘在喊我了,我得走了。」
小喬急忙轉過身,就準備離去,卻被周瑜叫住了。
「妳說……妳叫小喬是吧?」
「是啊。」
「好,小喬……,妳什麼時候還來?」
「不知道,我家裡管我管得緊,但只要一有空,我一定會再來找你。」
說完,小喬就自顧自地離去了,只留下呆立在那裡的周瑜,久久不能回神。
(小喬……,多麼美麗的女子啊……!)
周瑜心裡如此想著,這才想起方才情急之下對小喬所說的話,頓時對自己的心情感到不解。
(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?小喬……)
自此以後,周瑜再也無心讀書,腦裡想的,心裡念的全是小喬,一 天,周瑜終於再也忍不住了,他來到母親的面前,終於開了口。
「娘,小喬家住哪?」
周瑜的母親被他這麼一問,當場嚇傻了,一個背師叛家的人,喬玄怎麼可能會允許他與小喬來往呢?
「兒啊!你別再想小喬了,喬公不會允許你見她的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……!」
周瑜的母親急忙規勸周瑜,然而,已經對小喬動了真情的周瑜,又怎麼聽得進去呢?靠著四處打聽,周瑜終於還是找到了小喬家門口,周瑜不敢上前叩門,只好在門外徘徊,從早上,一直等到晚上,就連飯都忘了吃,直到門口的守衛站了出來,正想趕他走時,突然有人開了門。
「周瑜……?」
門裡的人影出聲了,這聲音聽起來如此熟悉,不錯,果然是小喬。
「小喬。」
終於見到小喬的周瑜,臉上滿是滿足的笑容,可他不敢招搖,只敢輕聲喊她。
「他是我朋友,你們都下去吧!」
小喬看出周瑜的心思,便將守衛們全部支開,守衛們也很識相,聽見小喬這麼說,不敢再多說什麼,就全離開了。
「公謹,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來?」
「想見見妳,所以就來了,我在這裡好久了。」
「天色已晚了,你快回家吧,我一有空就去找你。」
小喬如此說著,還不等周瑜開口,就逕自走回門內,關上了門,進門前,小喬還回過頭,對周瑜笑了一笑,這一笑,好不動人,周瑜當場又傻了眼,鼻中還留著小喬身上的淡淡芳香,周瑜呆立在小喬家門前好一會兒才離去。
然而那天之後,周瑜卻因為劉勳的關係,又再次被逐出家門,但周瑜這次卻捨不得離開,而在離小喬家最近的飯店住了下來。
(在離開前,至少要再見小喬一面。)
周瑜如此想著,竟不知不覺得過了11天。
這天,周瑜終於看見小喬從家門口走了出來,於是便在水川湖畔堵住了她,見到周瑜的小喬也顯得很高興。
「我聽說你又被逐出家門了?」
「是啊。」
周瑜說著,臉上顯得有些無奈。
「那你現在住在哪裡?」
小喬問著。
「一家客店裡,因為我現在還要整理這兩年的遊歷紀錄,所以暫時還無法離開。」
周瑜用著預先想好的說詞,如此回應著。
「客店裡那麼吵,你能靜下心嗎?不如我給你找個地方住吧?」
「真的?」
聽見小喬這麼說,周瑜心裡真是感動極了。
「當然。」
小喬爽快地說。
小喬很快地就找到了地方,並親自將周瑜的房間佈置一番,就連飯錢也都幫周瑜付了。
「小喬,我真不知該怎麼謝妳。」
「既是朋友,談什麼感謝?公瑾,你千萬不可以洩氣,以你的才智,將來必定大有作為。」
聽到這裡,周瑜終於忍不住,不禁抓起了小喬的手。
「小喬,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」
被周瑜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,小喬的臉都紅了,急忙將手抽開,羞答答地說。
「你別想歪了,我沒有別的意思,我對每個人都是這樣的。」
小喬的這番話,說得很虛偽,她見周瑜一臉不知所措,便莞爾一笑。
「你雖然聰明,不過有時也挺傻里傻氣的,你讀書累不累?要不要出去走走?」
「好啊!」
周瑜興奮地說著,不過在小喬的面前,他當然還是強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。
自此以後,小喬就常常藉故跑去和周瑜幽會,這天,小喬又趁機溜到周瑜那裡。
「公謹,我來看你了。」
小喬嬌滴滴地說著,輕輕推開了周瑜的房門。
「小喬!」
見到小喬的周瑜格外興奮,臉上堆滿了笑容。
「你書讀得怎麼樣了?累不累?」
小喬關心地問著,但見到小喬的周瑜,哪裡還顧得了那麼多呢?
「不會,讀書很有趣,我一點也不覺得累。」
周瑜嘴巴上雖然這麼說著,但心裡想的可不是這回事。
「那就好,對了,我爹今天剛好收到人家送來的人蔘,你等等,我這就去煮來給你喝,補補身子,才有力氣繼續讀書。」
小喬笑得很燦爛,那個笑容,如此地自然與溫馨,將周瑜的心都填滿了。
「小喬……。」
面對這樣的小喬,周瑜不禁忍不住地想對小喬傾訴自己的心意,他緩緩地握起了小喬的雙手,眼中帶著萬般柔情地凝視著小喬,這一刻,即使沒有任何言語,但兩人的心卻是相通的。
「公謹……。」
被周瑜如此深情地凝視著,小喬的臉又不禁紅了,頓時也變得不知所措了。
周瑜緩緩地低下頭,在小喬那小巧艷紅的唇上,輕輕地印上一吻,小喬沒有閃躲,就讓周瑜這麼吻著。
周瑜緩緩地褪下小喬身上的衣裳,他的唇,再度吻上了小喬的,而後,便輕輕地往下探索,吻上了她的雙頰,她的頸,然後,終於吻上了她的胸。
「呀……!」
小喬發出了第一聲呻吟。
「公謹……」
小喬似乎想說什麼,卻又咽了回去,周瑜沒有停下來,緩緩地將他的手,移到小喬那柔軟的胸部上,不住地輕輕搓揉著,周瑜不敢用力,就怕一用力過頭,就會將它捏碎了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!」
小喬再也忍不住地呻吟了起來,在小喬的呻吟聲中,周瑜將手緩緩移到了小喬的私處。
「呀……!等等……,公謹……!?」
小喬急忙伸手抵住了周瑜的手。
「怎麼了?妳不喜歡嗎?」
周瑜擔憂地問著,深怕自己惹小喬不高興,就再也見不到小喬了。
「不……,不是的……,只是……,我怕……」
小喬說著,害羞地將頭撇向一邊,周瑜看出小喬的不安,輕聲安撫她說。
「別怕……,沒事的……,我會輕點的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。」
小喬緩緩地點了點頭,得到小喬的應許,周瑜這才開始行動。
周瑜輕輕地搓揉著小喬的私處,小喬的身體,因為抗拒不了興奮,而微微地顫抖著。
「啊!呀……!啊!啊!……公……謹……,啊……!」
「小喬……」
周瑜緩緩地褪去了自己的衣裳,將他的陽具輕輕地放入了小喬的私處。
「呀!啊!等……,啊!」
小喬似乎想逃,但卻又放棄了,周瑜緩緩地將自己的陽具插入小喬的私處裡。
「啊……!痛……,好痛……!」
「小喬……,還好嗎……?」
周瑜一臉擔憂,似乎深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將她弄壞了一般。
「嗯……,沒關係……,我沒事……,不要停下來……。」
小喬強忍著疼痛,如此說著。
「那我要繼續了哦……。」
聽見小喬這麼說,周瑜稍稍放了心,將陽具差得更深了……。
「啊……!嗚……!啊!啊……!啊啊!啊……!」
小喬不住地呻吟著,兩人的纏綿越來越灼烈。
「啊!啊!啊!呀……!啊!啊!」
「小喬……」
「公……謹……」
此時,即便沒有說出口,但兩人都深知,自己是愛對方的,而對方也是同樣愛著自己的。
「啊!啊!啊!啊啊!啊!」
就在此時,兩人的纏綿終於到達高峰,周瑜再也忍不住了。
「小喬……,我不行了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,我也……,呀……!啊……!啊!」
濁白的液體,從周瑜的身體裡竄出,小喬的呻吟也跟著達到了高峰。
「啊!啊!啊……!呀!啊啊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在小喬高聲的呻吟聲後,是一片的沉靜,只有兩人不住的喘息聲,和兩人眼中的柔情。
「公謹……」
「小喬……,我……」
周瑜想說什麼,然而小喬卻伸出了手,止住了周瑜的口。
「我知道……。」
這是兩人第一次的纏綿,也是兩人了解到彼此心意的開始。
在那之後,周瑜離開了小喬的身邊,來到了孫家,與孫策結為兄弟,然而,周家和喬家,卻也因為劉勳而遭變卦,周瑜的父親因此惱羞成怒,竟活活氣死,周瑜聞訊,再度趕回家中,然而周瑜的父親卻已氣絕身亡。
「爹……,我知道您想對我說什麼……,你放心……,我一定會重建周家昔日的輝煌的……。」
此後,周瑜便和孫策一起,每天專心讀書習武,只為將來有一天能成大業,而孫策就在此時,和小喬的姐姐─大喬相戀了。
周瑜19歲那年,終於要離開家鄉,和孫策一起去打拼天下,以便早日完成大業,風風光光地迎娶小喬,這天,周瑜備好行囊,準備上路,便將小喬找了出來,天還未亮,兩人就相約在水川湖畔。
這天的周瑜,和以往不一樣,穿著小喬為她細心縫製的一襲紅衣,將頭髮整個披散下來,佇立在風中,一頭長髮,隨風飄逸著。
「公謹?你怎麼這身打扮?」
周瑜見到是小喬,似乎想說什麼,但卻又立刻咽了回去,離別的話,周瑜果然還是感到難以啟齒。
「公謹,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「小喬……,我要走了……。」
周瑜說得很不捨,但他不走不行。
「我知道……,我會等你的……,不管多久,不管你成為什麼樣的人,我都會等你回來娶我……。」
小喬的臉上掛著兩行淚,卻帶著笑容說著。
「我會的,我一定會回來娶妳的……。」
周瑜心疼地捧起小喬淚潸潸的雙頰,輕輕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。
「公謹……。」
周瑜再次褪去了小喬的衣裳,小喬仍然沒有抵抗,就這麼讓周瑜撫摸著自己的身體。
「嗚……,啊……!啊……!」
小喬嬌嫩的喘息聲,好不動人,聽在周瑜的耳裡,不禁又悲從中來,他是何等地不捨,何等地不願,然而,為了完成大業,為了早日回來迎娶小喬,他卻又不得不與小喬分離,離別……,畢竟還是痛苦的……。
「小喬……,妳放心吧……!我一定不會辜負妳……,會早日回來迎娶妳的……,我要完成大業,讓你風風光光地嫁入周家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。」
小喬雖然悲傷,但她也深知,周瑜這麼做,全是為了他們兩人好,為了兩人的將來著想,她只好忍著別離的痛苦,鼓勵周瑜,完成大業。
「小喬……」
不知何時,兩人的纏綿已達到高潮,小喬不住地呻吟著。
「啊……!啊啊……!啊……!」
「小喬……」
「嗚……!公……謹……,啊……!啊……!呀……!啊啊……!啊!啊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濁白的液體,再度如洩洪般一洩而出,伴隨著小喬的尖叫,兩人不住地喘息著,過了半晌,周瑜才又緩緩開口。
「小喬……,我要妳替我舉行冠禮……。」
「冠禮!?可是,冠禮不是要由長輩來實行嗎?」
小喬不解,忍不住如此詢問周瑜。
「況且,你也還沒滿20,怎麼能實行冠禮呢?」
小喬又問。
「誰說冠禮一定要滿20?我從今天起,就算是成年了,妳是我最重要的人,所以我要妳替我實行冠禮。」
「可是……」
「別再猶豫了,等天一亮,妳就替我梳上髮髻,以完成冠禮吧!」
周瑜催促著猶豫不決的小喬,小喬說不過他,只好照辦。
她拿起身上的璧玉梳子,細心地為周瑜梳理頭髮,在太陽剛剛露出曙光的那一刻,小喬立即為周瑜攀上頭髮,形成髮髻,以完成周瑜的冠禮。

念奴嬌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嗨
  • 請問還有下集嗎?
  • 嗨
  • 請問念奴嬌還有下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