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水木早月是一名癌症末期的病患,而她所在的病院,正好就是涼所在的病院,因為當時,早月的年紀還小,所以她被送到醫院時,第一個和她接觸的醫師就是涼,從小,早月就一直很崇拜涼,也很喜歡涼,小時候,早月甚至夢想著,將來等自己病好了,就要嫁給涼。而涼,雖然早已不是早月的醫師了,但還是時常到早月的病房裡去探視早月,這也是早月每天最期待的時刻。
叩叩叩,房門響了,正坐在病床上看書的早月微微抬起頭來。
「請進。」
一個男人開門走了進來。
「啊,涼醫生。」
一看見進來的是涼,早月立刻就露出了滿足的微笑。
「早月,情況怎麼樣?」
涼關心地問道。
「嗯,很好啊!」
「是嗎?那就好。」
「涼醫生……今天,是早月的生日哦,是早月誕生的日子。」
早月有點無奈地笑著說。
「嗯,今天是早月的生日啊……?」
涼微笑著回應。
「涼醫生……,那個……,我……,早月……喜歡涼醫生……!我喜歡你!」
早月激動地說著,明知自己的心意得不到涼的回應,但她依然決定鼓起勇氣說了出來。
「我也喜歡早月呀。」
涼溫柔地笑著說。
「不是的……!我……!」
早月似乎想辯解,但卻又立刻止住了嘴。
「……」
空氣瞬間凝結了,在兩人一陣沉默不語後,早月緩緩開口了。
「涼醫生……,吻我……。」
此刻,映入早月眼簾的,是涼驚訝與不知所措的臉龐,但早月不願就此放棄。
「求求你……」
明知不可能,早月只能含著淚,勉強說著。
「……」
涼在早月的額頭上輕輕一吻,隨後便離開了,只留下早月一人,獨自待在病房裡。
(涼醫生……)
到了傍晚,涼再度來到早月的病房。
「早月,來一下。」
他這次沒有敲門,大剌剌地就走了進去。
「咦?要做什麼?」
早月對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感到有些疑惑。
「來就知道了。」
涼故作神秘般地說著,笑容中,似乎還帶了點邪氣。
「……?」
早月雖然還是有點疑惑,但依然乖乖跟著涼走了。
兩人來到了一扇門前,涼突然握住了早月的雙手。
「早月,眼睛閉起來。」
「哦……,嗯。」
早月閉上了雙眼,涼握著早月的雙手,引領著她進入房門內,不久後,涼又開口了。
「好了,可以睁開眼睛了。」
早月緩緩地張開雙眼,隨即呈現在她眼前的,是一個大大的蛋糕,上面插著和她年紀相同的蠟燭,以及所有在醫院裡認識的好朋友們。
「哇……哇啊……!」
早月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那個笑容看起來,既開心,又滿足。
「生日快樂!」
涼和所有的小朋友們一起齊聲說著。
「早月,祝妳生日快樂!」
一個女孩,將手上捧著的禮物遞到早月的手中。
「謝謝,好惠。」
「早月,生日快樂。」
「小渚……,謝謝你……。」
「早月,快點許願吧!」
在一旁的男孩催促著。
「嗯!」
早月雙手合十,開始喃喃自語著。
「希望大家都能健健康康的……。」
「希望每天都能快快樂樂的……。」
「還有……」
(希望涼醫生能吻我……)
這個願望,早月並沒有將它唸出來,而只是在心裡默許著。
呼─────。
早月將蛋糕上的蠟燭一次吹熄,隨後,便切了蛋糕。
所有人都一致鼓掌。
「早月,生日快樂。」
「謝謝,謝謝大家……。」
吃完蛋糕後,早月和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談天,突然,其中一個女孩開口了。
「早月,今天的派對,是涼醫生策劃的唷!」
像是在偷偷洩露祕密一般,女孩小小聲地說。
(啊……,涼醫生……)
早月回過頭,看著身後的涼。
「醫‧生。」
早月突然探出頭來。
「早月……?」
「嘿嘿……!」
早月帶點稚氣地笑著。
「呵。」
涼也回給了早月一個笑容。
「要不要到屋頂去?」
「嗯,好啊。」
早月笑著回應。
兩人一同來到了屋頂。
「哇啊───!好舒服哦──!」
早月開心地笑著。
站在圍欄前面,早月開口了。
「涼醫生……早月……其實快死了……對吧……?」
早月的眼中含著淚,緩緩地說著。
「早月……,妳……!?」
聽見早月這麼說的涼,顯得有些訝異。
「我都知道了……,那天……,涼醫生跟杉田醫生的談話……,杉田醫生說了吧?早月……已經活不久了……。」
「妳都聽到了……?」
「嗯……。」
早月眼中含著淚,轉過身來,面對著涼。
「早月……真的很喜歡涼醫生……,很喜歡……,所以……」
「吻我……,求求你……就當是我生前最後一次的願望也好……求求你……吻我……。」
淚水已經浸濕了早月的眼眶,涼猶豫了許久。
「早月……」
而後,終於在早月微微顫抖的唇上,輕輕印上一吻……。
「謝謝你……涼醫生……。」
淚水滑落早月的雙頰。
「嗚!嗚……啊……!」
「早月!!!」
涼立即迎上前去,抱起了因癌症發作而痛苦不堪的早月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!」
涼抱著蜷成一團的早月,就往病院裡頭飛奔。
「氧氣罩!快!!!」
載著早月的病床,立即被推進急診室……。
過了許久,早月終於緩緩睜開雙眼,她的臉色十分蒼白,氣息也很微弱。
「早月,妳醒啦。」
「涼醫生……。」
早月帶著微笑,用僅存的一絲力量,微微地說著。
「涼醫生……,謝謝你……,對不起……,早月就要死了……,我……喜歡……你……,我喜歡涼醫生……,最……喜歡……了……。」
早月斷氣了,握在涼手中的早月的手,就這麼悄悄地滑落……。
「早月─────!!!」
涼悲傷地吶喊著,但卻再也喚不回早月。
不久後,醫院替早月舉行了喪禮,然而當天,涼卻沒有出席。
一年後,涼捧著一束美麗的鮮花,來到早月的墓前。
「早月……,我來看妳了……,妳好嗎……?是不是每天都有快快樂樂的呢……?」
時光依舊,然而涼卻再也聽不見早月的回答,回應著涼的悲傷的,就僅存那刻在墓碑上,斗大清晰的『花水木早月』五個字而已……。

Siesta すすき野原の夢物語~小さな夢~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