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麼,晚安了,三藏。」
「啊。」
八戒關上門,離開了三藏的房間,三藏隨後將煙捻熄便睡了……。
「金蟬!」
正在埋頭苦幹的金蟬,聽見了聲音而抬起頭來。
「笑海公主?」
「嘿嘿!我又來看你了。」
「妳又偷跑出來了。」
「唉呀~!被你發現了?」
笑海頑皮地笑著說。
「妳啊~!真是的~。」
金蟬用手指輕敲了一下笑海的額頭,隨即又繼續看著桌上一大疊的文件。
「嗯~?金蟬在看文件啊?真稀奇。」
「我並不是在"看"文件,只是在上面負責簽字而已。」
金蟬不悅地反駁。
「呵呵!是~是~。」
「對了,金蟬,聽說你最近在照顧一個小孩子?」
「嘖!那個臭老太婆,真是麻煩死了,竟然把這種笨猴子丟給我~!」
看來,金蟬似乎還很不高興。
「呵呵,是嗎?」
「金蟬~!」
此時,悟空從外頭跑了進來。
「金蟬,你看,我摘了花哦!」
悟空興奮地將花遞到金蟬面前。
「哦。」
金蟬沒有多加理會,只是不耐煩地隨便應和了一聲。
「咦?有客人啊?」
悟空此時才注意到身旁的笑海。
「你好,我叫笑海。」
「妳好,我叫悟空,是金蟬幫我取的名字哦!」
「悟空嗎……?真是個好名字。」
笑海似乎明白了什麼似的,微笑著說。
「笑海,我們走吧!」
「咦?」
金蟬突如其來的話語,讓笑海不禁愣了一下。
「去哪裡?」
笑海不解地詢問著。
「少囉唆,走就是了。」
金蟬也不顧笑海的感受,拖著笑海就要往外頭走去。
「我也要去!」
一旁的悟空說話了。
「不行!你給我留在這裡。」
「為什麼~!?」
悟空不悅地抗議著。
「少囉唆!叫你留下就給我留下。」
「哼~!小氣!」
悟空嘟著嘴,顯然相當地不滿,然而金蟬卻沒有理會,而拉著笑海,逕自往外頭走去。
金蟬拉著笑海來到一片花田,田裡開滿了紫色的花朵,十分地美麗。
「哇啊!好漂亮!」
許久未見到這樣美景的笑海,忍不住讚嘆著,高興地奔向眼前的花海。
看見笑海如此高興,金蟬似乎也很欣慰,他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靜靜站在一旁,看著眼前的笑海。
「金蟬!你看!」
聽見笑海的聲音,金蟬抬起頭來,看見笑海在她的頭上,戴上了親手做的花冠,正在笑著向自己招著手,金蟬不禁心動了。
「笑海公主!笑海公主!」
此時,侍衛們朝兩人的方向走來。
「笑海公主,原來您在這裡,我們找您找了好久啊!」
侍衛走向笑海,如此說道。
「討厭~!又被你們找到了~。」
笑海似乎很不高興。
「笑海公主,請您快跟我們回去吧!」
「不要!我不要回去!」
「公主~!」
「別說這種任性話了,笑海,快回去吧!」
金蟬上前勸說著笑海。
「嗚~,討厭~。」
笑海嘟著嘴,一臉不悅,過了一會兒,才不甘願地說。
「好吧……!」
侍衛們像如釋重負一般,跟隨在笑海後頭離開了。
風柔和地拂過金蟬的雙頰,紫色的花朵,也在微風的吹拂下,搖曳生姿,一切都是如此的和平,然而,此時的他們,卻怎麼也沒料到,一場悲劇,正無聲無息地降臨……。
這天,笑海一如往常,又偷溜出來找金蟬,金蟬依然撇下悟空,帶著笑海,來到那片紫色的花田,兩人坐在花田裡,笑海依舊編織著花冠,一切看似如此平靜。
「金蟬,你不喜歡現在的天界嗎?」
笑海突然開口了。
「是啊,但也不討厭。」
「為什麼呢?」
「因為一切都讓我看不順眼。」
「是嗎?那……我呢……?」
笑海停止了手邊的工作,抬頭凝望著金蟬。
金蟬隔了許久,才緩緩道出一句話。
「妳不一樣。」
「我終於找到你了!金蟬童子!!!」
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,穿破了寧靜的氣氛。
「你是……!?」
金蟬回過頭,只見一隻妖怪,佇立在自己眼前。
妖怪二話不說,就朝金蟬攻來,金蟬巧妙地閃躲開來,然而,笑海卻因過度害怕而蹲坐在地,動彈不得。
「笑海!」
金蟬注意到受到驚嚇的笑海,正要向笑海跑去,然而,妖怪卻上前攔住了金蟬的去路。
「別忘了,你的對手在這裡!」
妖怪再度攻擊金蟬,在一旁看著此景的笑海,害怕地縮著身子顫抖著。
妖怪不停地攻擊著金蟬,而金蟬只是不停地閃躲著,此時,妖怪拿出長刀,就要往金蟬撲去。
「金蟬─────!」
笑海不顧一切地奔向金蟬,然而長刀卻就此插入笑海的體內。
「笑海─────!」
「……」
三藏睜開了雙眼,已經是早上了,清脆的鳥叫聲在耳邊響起,溫和的風,從窗戶的隙縫溜了進來,三藏起身,穿上衣服,朝外頭走去。
此時,在三藏面前,佇立著一名女子。
「啊……!?」
「……」
女子沒有說話,只是微微笑著,那長髮在風中搖曳,那笑容在陽光下璀璨著。

幻想魔傳最遊記~逝去的愛~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