嘩啦啦啦啦……,又是一個下雨的夜晚,麻斗獨自一人,蹲坐在街角,神情看似痛苦與悲傷。
「我……又殺人了……。」
麻斗看著攤開的雙手,喃喃自語著。
大雨毫不留情地下著,此時,因擔心而出來尋找麻斗的巽,看見蹲坐在街角的麻斗的身影,隨即迎上前去。
「麻斗,原來你在這裡。」
聽見巽的聲音,麻斗無力地抬起頭,眼框裡還泛著幾許淚珠。
「我殺了她……,我竟然殺了她……,我不想殺她的啊……!可是我卻……!為什麼……!?為什麼……!?」
麻斗摀著臉,痛苦地啜泣著,身體還在因恐懼而微微顫抖著。
「別說了,麻斗。」
巽看見麻斗如此痛苦,心疼地上前抱住他。
麻斗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著,脆弱地像是一用力就會將他捏碎一般。
「我們回去吧!大家都很擔心呢!」
巽溫柔地說著。
「嗯……。」
麻斗無力地點點頭。
回到了閻魔廳後,麻斗無力地攤坐在沙發上,此時的辦公室,早已一個人也沒有了,巽開了燈,熱了一杯牛奶,將它和一條乾毛巾一起,遞到麻斗的面前。
「喝吧!喝完了也許會舒服點。」
「謝謝。」
麻斗的眼神依然空洞無力,他脆弱地甚至連抬頭看巽一眼都沒有。
「你呀……!身體不擦乾,可是會感冒的哦!」
巽拿起桌上的乾毛巾,擦拭著麻斗被雨水打濕了的頭髮及身體。
「巽……,抱我……。」
麻斗握著杯子低語著。
「麻斗……。」
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訝異地看著麻斗。
「求求你……,讓我忘記痛苦……!」
麻斗回過頭,定眼望著巽,哀求著說。
空氣瞬間凝結了,過了半晌,巽才緩緩道來。
「好吧!」
巽輕輕抬起麻斗的下巴,輕吻著麻斗那柔軟的雙唇,隨即又將麻斗壓倒在沙發上,麻斗並沒有反抗,巽將雙唇離開了麻斗的雙唇,並將麻斗的上衣褪去,他輕吻著麻斗的下巴,麻斗的脖子,麻斗身上的每一吋肌膚,他的舌尖不安分地挑逗著麻斗微微顫抖的身軀,像是要試探他的極限似地,麻斗因巽的挑逗,而微微喘息著。
「呼……呼……啊……」
巽的雙唇繼續往下探索著,然後含起了麻斗的『傢伙』。
「嗚!」
麻斗似乎感受到巽的挑逗,而發出了一聲短暫的呻吟。
巽繼續用舌尖挑逗著麻斗的『傢伙』,而麻斗也因巽的挑逗而愈發呻吟。
「啊、啊……,巽……」
巽並沒有停止,反而還將它含進嘴裡,巽將頭前後擺動並吸允著,『那東西』在巽的挑逗下,漸漸僵硬、挺直並漲大。
「啊……,巽……」
麻斗不住呻吟著,巽將麻斗的手抓起,起身將他摔到辦公桌上,並褪去了他身上僅存的衣物。
巽將手指放進麻斗的『那裡』,麻斗再度呻吟著,巽的手指也愈發往裡窺探。
「可以嗎?麻斗。」
巽詢問著,然而,他的手卻沒有停下來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。」
麻斗輕輕地點點頭,得到麻斗的應許,巽更是肆無忌憚地將手指越插越深。
「啊……啊!啊!」
麻斗呻吟著,此時,巽開始將手指前後抽動著,而麻斗的呻吟聲也愈發激烈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啊啊、啊……」
隨著麻斗愈來愈激烈的呻吟聲,巽心想「應該差不多了吧!」,而將他的內褲,連同褲子一同褪去。
隨後,巽將插在麻斗體內的手指拔了出來,並將『那東西』放進麻斗的體內,也許是第一次吧!?麻斗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而呻吟著。
「啊、啊!巽……,不……,不要……,好……痛……,啊……!」
「痛嗎?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哦!」
巽將『那東西』插得更深了。
「啊、啊!不要……,巽……,好痛……,巽……!」
「是你自己要求我這麼做的,現在可由不得你說不要,麻斗。」
巽如此說著,並開始擺動他的腰,越來越快,越來越快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啊、啊啊─、啊、啊!巽……,不要……,不要……!啊……!」
麻斗無助地求饒,然而巽卻絲毫不理會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啊、啊啊啊─、啊、啊!」
伴隨著麻斗的呻吟聲,巽也愈發興奮,而腰部擺動的頻率也更高了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啊啊啊啊啊─、啊、啊啊啊啊啊啊啊─!」
緊接著麻斗的絕叫,乳白色的汁液瀉出他們的體外,弄得麻斗全身都是。
「結束了……。」
「啊……」
麻斗無力地攤在辦公桌上,巽將嘴貼近麻斗的耳朵,輕聲地說。
「麻斗,你弄髒了,我幫你洗乾淨吧!」
「嗯……。」
麻斗輕聲應許著。
巽將麻斗帶進浴室,脫掉自己的上衣,打開蓮蓬頭,讓清水洗滌著充滿罪惡的兩人。
「巽……,我們都……墮落了呢……!」
「是啊……。」
巽溫柔地幫麻斗潔淨身軀,兩人許久都未說話。
「巽……,謝謝你……。」
巽沒說話,只是微微笑著,麻斗闔上了雙眼,嘴角浮現出安祥的笑容。
「真是的,居然在這裡睡著了。」
巽無奈地關掉水龍頭,抱起熟睡的麻斗,回到麻斗的房裡,將他輕輕地放置在床上,並替他蓋好棉被。
「晚安,麻斗。」
巽在麻斗的額頭上,留下輕輕一吻。
「祝你有個好夢。」

墮落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