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次出任務的過程當中,邑輝突然出現,將密打成重傷,並強行將密擄走。
「密!!!」
麻斗追了上去,只見邑輝將密帶進一間破舊的倉庫中,並將密綑綁在一根柱子上。
「呵呵,要是把你殺了……,麻斗會怎麼做呢?」
邑輝邪邪地笑著,直盯著密看。
「你想做什麼……!?」
密不悅地瞪著邑輝。
「不想做什麼,只是……」
砰!!!
「邑輝!住手!」
此時,麻斗衝了進來,對邑輝怒吼著。
「呵呵,你來啦?麻斗。」
「邑輝,你想對密做什麼!?」
「沒什麼,我只是在想……,如果我殺了這小子,你會怎麼辦呢?麻斗。」
說著,邑輝便將手抵住密的脖子。
「你……!」
麻斗氣憤地叫出白虎,就要向邑輝攻去。
「唉呀唉呀,別這麼激動嘛!我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呀!畢竟……, 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到手的傀儡,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殺死他呢?」
邑輝又露出冷漠又邪惡的笑容。
「你這傢伙……!」
「那麼,後會有期啦!」
說完,邑輝便消失了。
「密!你有沒有怎麼樣?他沒有對你做什麼吧!?」
麻斗著急地詢問著,並將綑綁密的繩索解開,仔細查看密的傷勢。
「嗯……,沒有……。」
密無力地回答。
「對不起……,害你遇上這種事……,我卻沒能及時保護你……。」
麻斗懊悔地抱著密,眼神裡流露出心疼與懊悔。
「別說了……,麻斗……,這不是你的錯……。」
密安慰著因自己而陷入懊悔中的麻斗。
「密……。」
麻斗輕吻了懷中的密。
「麻……麻斗……!?」
也許是太過突然了,密驚訝地說不出話來。
「啊!對不起!你不喜歡嗎?」
見到密的反應,麻斗急忙放開原先抱著密的手。
「不……,也不是……不喜歡啦……!只是……,太突然了……,嚇了一跳……。」
密羞紅著臉說。
「那……,也就是說……?」
突然,兩人都靜聲不語,過了許久,才突然開口。
「密。」「麻斗。」
兩人不約而同地,同時叫出對方的名字。
「啊……」
兩人又同時羞紅著臉,將臉撇向一邊,過了半晌,麻斗才又開口。
「密……。」
麻斗將密的下巴微微抬起,輕吻了密,這一次,密並沒有反抗,就這樣任憑麻斗挑逗著自己的身體。
麻斗輕輕舐去密傷口上的血跡。
「嗚!」
密突然將身體動了一下。
「怎麼了?痛嗎?」
麻斗停下了舔舐傷口的動作,輕聲問著密。
「嗯嗯,沒關係,不會。」
密搖搖頭,麻斗褪去了密的衣物,將密壓倒在地上,給了密深深的一吻,並順勢往下探索。
麻斗用舌尖不斷挑逗著密白皙粉嫩的身軀,密終於忍不住麻斗的挑逗,而叫出聲來。
「啊……,麻斗……。」
麻斗不理會密的叫喚,繼續挑逗著密,麻斗將舌尖漸漸往下探索,隨後便輕含起密的『傢伙』。
麻斗用舌尖不斷挑逗著密的『傢伙』,密順著麻斗的挑逗而呻吟起 來。
「啊……,啊……,麻斗……,啊……!」
密的『傢伙』在麻斗的挑逗下,漸漸漲大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此時,麻斗將密的身體轉了過去,示意要密轉過身去,密也很配合地轉了個身,趴在地面上,麻斗將密的臀部抬高,把手指伸入了密的體內。
「嗚!啊……!」
密似乎是第一次的樣子,疼痛地發出了呻吟。
麻斗將手指愈插愈深,密也配合著麻斗的動作,輕聲呻吟了起來。
「啊……啊、啊、啊、啊……!」
麻斗褪去了身上的褲子,連同內褲一起。
「要去了哦,密。」
「嗯……」
密輕輕點頭。
「可能會有點痛,忍耐一下哦!」
「嗯……」
密點點頭。
麻斗將他的『傢伙』插進密的體內,密痛得叫出聲來。
「嗚!啊、啊!」
麻斗將他的『傢伙』愈插愈深,密也不住呻吟了起來。
「啊、啊、啊!麻斗……,好……痛……!啊……!」
麻斗沒有理會,開始擺動起他的身體,密繼續呻吟著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好痛!啊、啊啊─、啊!麻斗……!啊!」
麻斗的擺動愈來愈激烈,密的呻吟也愈來愈大聲。
「啊、啊、啊、啊啊─、啊、啊啊啊啊啊─、啊、啊、啊、啊啊啊啊啊啊─、啊啊啊啊啊啊啊─!!!」
隨著密的絕叫,乳白色的液體灑了出來,弄得密全身都是。
「呼……呼……」
麻斗喘息著。
「……」
密不發一語,看來他是相當累了,汗水流過他的雙頰,在黑暗的倉庫中,閃閃發光。
麻斗起身穿上衣服。
「回去吧……!」
「什……什麼嘛!把人家弄成這樣,結果居然自己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說著"回去吧"!?」
密似乎在賭氣的樣子,嘟起嘴說著,這模樣真是可愛極了。
「哈哈哈……!抱歉、抱歉,我現在就幫你穿上衣服,公主殿下。」
麻斗笑著,替密穿上衣服。
「真是的~。」
密起身將褲子穿好。
「走吧!我們回去吧!拖了這麼久,大家一定都在耽心了。」
「嗯。」

禁忌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