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爽的早晨,看似和以往一樣,沒有什麼不同的日子,在這座喧嘩熱鬧的冰帝學園裡,有個少年的心情,卻和以往有著明顯的不同。
「景吾~!早安~!」
校舍的走廊上,穿著制服,有著一頭深藍色長髮,戴著一副眼鏡,說著關西腔的少年,對著眼前離自己約有十步距離的跡部說著。
一大早就聽見這噁心巴拉的問安聲,跡部一臉不悅地回頭,狠狠地瞪了身後的這個少年一眼。
「誰准你直呼我的名字的!?忍足。」
「哎呀~!別這麼認真嘛~!跡部。」
知道自己惹火了跡部,可是是該說他少根筋嗎!?忍足居然毫不在意似地迎上前,將手搭到跡部的身上,一臉無辜地說著。
「……早……」
有些不耐煩的跡部,很不屑地回應了一聲,而後便拋下忍足,獨自進入教室裡。
真是搞不懂,今天的忍足是怎麼回事?怎麼跟平常不太一樣?不過算了,反正那傢伙本來就很怪,所以跡部也就沒再多想。
只是不料,到了中午用餐的時間,忍足又再度出現在跡部的面前。
「景吾~!一起吃午餐吧~!」
又來了……!這傢伙搞什麼啊!?真是陰魂不散耶!不過,或許是因為同樣身為網球社的社員吧,因此並沒有人對忍足今天的行為感到怪異,唯一感到不適的人,就只有跡部自己一個而已,到底是為什麼呢?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啦?總覺得一整天都心浮氣躁地靜不下來,是因為眼前這個人的轉變嗎?
「不要,還有,誰說你可以這樣叫我了的!?」
跡部強忍著心中的躁動,用著不屑的語調,看起來十分不悅的樣子說著。
「哎呀~!別這麼冷淡嘛~!一起吃吧!?吶?」
就像隻在身邊搖尾乞憐的小狗般,忍足這麼說著,不知何時已在跡部的身旁坐了下來,開始大口大口地吃起手中的便當。
「……隨便你……」
跡部無奈地看了看身旁的忍足,說完也跟著吃起了自己的午餐。

原以為一切到了這裡就該結束的,但沒想到,就在冰帝學園熱鬧的放學時刻,忍足又出現了!
「景吾~!一起回家吧~!」
「……!誰要啊!!!」
看來跡部這下真的火大了,斷然地拒絕了身後興高采烈跟上來的忍足,自顧自地往前方走去,但卻開始感到不對……,氣氛不太對勁,身後那個像隻耍賴的小狗般的人,竟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,變得不發一語的。
雖然明明感覺到不太對勁,但高傲的自尊心卻不容許他在此刻回頭,因此,跡部依然大步向前走著,直到聽見身後的人終於出聲說話。
「跡部,可以借用你一點時間嗎……?我有些話想跟你說……。」
忍足認真地看著眼前的跡部說著,這傢伙到底會有什麼事!?更何況現在都已經是放學時間了,有什麼事情為什麼不早點說,還等到這時候。
心中雖然免不了不少抱怨,但跡部還是答應了忍足任性的要求。
「好吧,有什麼事就快點說吧,說完我要回家了。」
「……嗯……」
得到跡部的應許,忍足帶著跡部來到了校舍的頂樓,此時已經接近傍晚時分了,從校舍頂樓的欄杆縫隙,可以窺見被彩霞染得絢紅的天空,好美麗……。
「哪,跡部……,你是不是……很討厭我……?……是不是……,覺得我很煩啊……?」
跡部愣住了,到底是還不是呢?老實說,現在的他根本也搞不清楚了,可是他的自尊豈能就這樣拋下!?
「那還用說嗎!?一天到晚黏在我身邊死纏爛打的,當然煩啊!」
跡部不客氣地說著,沒想到會被這麼乾脆的拒絕,就連樂觀的忍足也呆住了。
「……是嗎……?抱歉,我知道了……,以後我不會再來煩你了……。」
不知道為什麼,在這一剎那,似乎可以微微地感覺到,忍足的神情中所流露出來的那股淡淡的哀傷,掉過頭,忍足舉步離開了現場。
「……!?喂!等等!你要去哪裡!?」
察覺到忍足漠然離去的跡部,不知為何竟然開始慌張了起來,轉過身來看著漸行漸遠的忍足,忍不住高聲問著。
「既然你已經不需要我了,……我要退出網球社……。」
這麼說著,忍足並沒有停下腳步,倒是這句話讓跡部更慌了。
「你說什麼!?喂!忍足!忍足……!……侑士──!!!」
「!?」
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?到底是為了想留住身為網球社員的忍足,還是想留住總是在自己身旁的忍足?跡部第一次,開口叫了忍足的名字,讓忍足十分訝異。
雖然有點愚蠢,但這招好像真的奏效了,忍足停下了他的腳步,回過頭來,用著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面前的跡部。
「跡部……,你剛才……叫我什麼……?」
「……侑……侑士……」
(可惡!到底是怎麼了!?我幹麼覺得不好意思啊!?)
雖然這麼想著,但跡部卻還是害羞地低下了頭,臉上難得地泛起了些微的紅暈。
「呃……,這個……,這……,我……,那個……,哎呀~!該怎麼說……」
真有趣,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跡部,忍足只覺得這樣的他...…好可愛,沒想到自己居然可以看到跡部這樣慌張的樣子,忍足真是個幸運的傢伙。
「啊……,呃……,討厭!我在幹麼啊!?真蠢……!」
跡部喃喃地說著,忍足溫柔地笑了,緩緩走向跡部。
「不用勉強也沒關係的,我知道……。」
這是第一次吧……?忍足終於股起了勇氣,伸出了手,輕輕抱住了眼前顯得異常羞澀的跡部。
「……侑士……」
對於自己現在的心情,跡部真是感到訝異極了!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呢?究竟是怎麼發生的?自己竟然...…會愛上眼前這個傢伙,而且還讓他這樣擁抱著自己!?
但是跡部並沒有逃離,好一會兒,兩人都沒有說話,然後先開口的是忍足。
「……我可以……吻你嗎……?」
「……笨─蛋。」
真是不乾脆的回答,但忍足也很識相,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什麼,於是低下了頭,輕吻上跡部的雙唇。
該說忍足大膽還是沒神經!?在得到了跡部的吻後,他竟然就這麼順勢地吻上了跡部的脖子,然後,手開始不安分地解開了跡部制服上衣的鈕扣,接著,親吻上了他的乳尖。
「啊……!」
原來向來高高在上的跡部,也是會有這麼一天的!!?意外發現這傢伙的身體比想像中的還敏感,被忍足親吻著的乳尖,很快地便挺立了起來。
「景吾……,你的身體真漂亮……。」
讚嘆著現在在自己懷中,正被自己擁抱著的這個人的美麗,忍足輕柔地撫上了跡部的敏感處。
像珍惜著不易到手的寶物般,忍足的動作格外地溫柔,明明沒有任何深情的告白,但兩人卻都渴望著彼此的擁抱,而後沉淪其中。
在忍足的騷弄下,快感很快地佈滿了全身,跡部開始不住地渴求忍足的身體。
「……景吾……」
深知跡部的心思,反正本來不就該如此?忍足很順其自然地攻下了跡部的祕穴,然後開始往裡探究。
今天的自己是吃錯藥了嗎!?居然會讓眼前的這個傢伙這樣玩弄著自己的身體!?更奇怪的是,還不覺得討厭!?明明知道自己是愛上對方了,可是自尊心向來高人一等的跡部,又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地就承認了呢?
邊這麼想著,但席捲而來的快感,已經不知不覺地帶往自己到達天堂。
「唔……,啊!啊……!」
「……景吾的聲音……真可愛……。」
「……笨……蛋……!你在說什麼啊……!?啊……!哈……啊……!」
嘴巴還是這麼不老實,可是身體是不會說謊的,現在,自己的身體,正流出歡心的液體,證明著自己真正的心意。

夕陽下,兩人的身影被照的耀眼,拖得長長的身影交疊在一起,兩個剛成為戀人的少年,手牽著手,漫步在吹著微風的道路上。
「哪~,景吾~,明天也一起回家吧~?」
「……才不要……。」
「欸~?為什麼~?」
嘻嘻鬧鬧、喧喧嚷嚷的日子,今後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呢?但是此刻在兩人心中所洋溢的幸福,今後應該也不會有所改變吧……!

Candy Box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