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verything You Are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verything You Are……
現在在心中不斷哼唱的這首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否也聽見了呢……?

「……戶……!冥戶!」
「!?」
叫了好幾聲,眼前的冥戶終於回過神來,看著難得發呆的冥戶,鳳露出了些許無奈的神情。
「冥戶,你今天是怎麼了啊?怎麼一直在發呆?」
嘴上這麼說著,難道這傢伙真的不知道嗎?今天是三年級的學長,最後一天待在網球社了。
沒錯,冥戶就要畢業了,從明天開始,也不會再到網球社來,他和鳳,就快要無法見面了,可是怎麼鳳看起來,卻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?
「沒有啊……,沒什麼……。」
收拾起情緒,冥戶淡淡地說著,握緊了球拍,重新揮下。
「……」
但是這次,換鳳沉默了……,其實心裡非常清楚,冥戶一旦畢業,兩人就不再有交集可言了……,以後……,該用什麼藉口去見面呢……?
在心裡這麼想著,但是這個答案又有誰知道呢?
嘲雜的網球場,在數十分鐘後再度回歸平靜,最後一天和三年級學長一起的練習終於結束,也為這段日子畫下了句點,接著……,就要畢業了……。
寂靜的部室裡,在大家都已離開的小空間中,只剩下鳳和冥戶兩個人而已……。
沒有交談,顯得好詭異,這氣氛,真不像是平常的兩人……。
「……長太郎……,我明天……就不會來了……。」
「……我知道……」
簡單的兩句對話後,又陷入了沉默……,這樣凝重的氣氛,維持了好久好久……。
然後兩個人同時起身,揹起了自己的包袱,步出了部室。
……牽上了彼此的手……,或許……,這是最後一次這樣牽著對方的手,一起漫步回家了吧……?
珍惜著般地,兩人都不再說話,只是靜靜地感受。
夕陽灑過樹梢,透著鮮紅的微暈,將兩人的身影拉得修長。
長長的影子交疊在一起,默默地跟著兩人的步伐前行著……,像這樣的日子,以後也不會再有了吧……?
直到轉入各自回家的路途前,兩人緊握著彼此的手都不曾放開過。
在這個轉角處,回過頭來看著對方,記住了這是自己深愛過的人的臉孔,是自己深愛過的身影……。
「……再見……」
「嗯……,明天見……。」
多麼沉重的再見啊……!
心裡知道,明天……,明天真的見得到面嗎……?少了社團活動的時間,其他的時間,兩人根本就在不同的教室上課……,就算還在同一所學校裡,也未必就能再見到面吧……?
即使見到了又如何?後天呢?大後天呢?大大後天呢?又有誰能保證了呢……?
轉身走向自己的家門前,一陣沉默,兩人的背影拉得細長,卻看似落寞。

黃昏的夕陽下,在校舍一角的音樂教室裡,就像以往一樣,今天的鳳也依然在教室裡拉著小提琴。
例行的練習,看來沒有什麼改變,但坐在鋼琴前,為鳳伴奏著的這個男人,卻突然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地開口了。
「鳳,你第七個音快了半拍了。」
「!?……啊……,是,對不起……。」
「……」
男人停下了敲著琴鍵的雙手,將手放在大腿上,輕輕地嘆了口氣。
「……鳳……,你最近老是在發呆哦,社團練習的時候也是,剛才也是。」
「……對不起……,教練,我會注意的……。」
「……我知道……,這對你而言或許不太容易,突然當上社長,搭檔又換了人,壓力難免會大了點,不過你可別忘了,我是不容許輸球的。」
「……是……,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。」
是啊……,教練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,從來不允許失敗,想當初,冥戶還因為輸給不動峰而被刷下來呢!
對了,記得當時……,自己還在教練面前替冥戶說過情……,真是令人懷念啊……。
(冥戶現在……,不知道在做什麼呢……?應該……已經回到家了吧……?)
提琴的練習仍然持續著,在這個同時,一個少年站在夕陽餘暉映照著的網球場上,心裡想著的,就和鳳一樣……。
「……真冷清……」
社團練習後的網球場上,就連一個人也沒有,空蕩蕩的球場,就如 少年口中所說的一般,冷冷清清地……。

(長太郎那傢伙……,現在應該還在"那裡"吧……?以前他每天社團練習結束後,都會到"那裡"去……。)
(對了……,這麼說來……,之前還曾經到"那裡"去找過他呢……!真是令人懷念……。)
少年想著,倒退了幾步,拿出了自己的網球拍和網球,朝著球場的位置,發了一球。
啪─!
球筆直地落在圍繞著網球場的鐵絲網上,然後靜止不動,鑲進了鐵絲網的縫隙中。
「……」
此時的學校,已經沒有什麼人了,大部分的學生都已回家去。
只是習慣吧……?以前這個時候,他總是在練習室裡,一邊聽著鳳所拉出的小提琴聲,一邊享受著和煦的午後時光……。
那個時候……,真是幸福哪……!
可是現在,卻連再次進入那間教室,與他見面的勇氣都沒有……。
為什麼呢……?明明只是很普通的畢業而已啊……,只要在學校,每個人總有一天都會畢業的不是嗎?
是因為那個人嗎……?畢業這件事,竟然會讓自己變得如此不捨……。
(要是可以一直這麼下去就好了……,真不想畢業……。)
不知為何,冥戶在心裡這麼想著,從來不曾在乎過這種事情的他,如今卻深切地渴望著……。

校園內滿開的櫻花樹,隨著風的起伏,飛舞散落了片片花瓣。
多麼美麗的櫻花雨,禮堂外,清晰可聽見高唱的驪歌,三年級的畢業典禮終於來臨。
冥戶就要畢業了……,從今天開始,兩人將各自走向自己的人生。
過去曾經緊繫在一起的生命,從這一天開始,就要各自奔向自己的旅程。
以後……,還會見面嗎……?
嘩─嘩─嘩─。
喧喧嚷嚷的交談聲,畢業生們互道恭喜,說著珍重再見。
有的人高高興興地離開了,有的人不捨地落淚。
在這一大群的學生中,有個少年,靜靜地來到熟悉的網球場上。
「……!?……長太郎……!?」
「……!?」
有多久沒有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了呢?曾經是自己深愛的人的聲音,那個過去總是一直在身旁迴旋的聲音。
「……冥戶……」
「原來你來了啊……,怎麼沒進去禮堂?我還以為你不來了……。」
是啊……,在禮堂裡遍尋不著你的身影,害我好寂寞……,還以為……,再也見不到你了呢……!
「恭喜你畢業了……,冥戶……。」
「……啊……,謝啦~。」
真想上前擁抱住彼此,可是腳才剛想舉步,卻又立刻退縮了……。
畢竟這裡是校園啊……,就算知道這麼說只是藉口,但兩人都還是沒有動作。
這次……,真的要離別了呢……,以後就很難見面了吧……?
「……我要走了哦……,保重……。」
這麼說著,冥戶轉過身離開了,其實這種說法,是希望對方能追上來吧……?
「……冥戶……!!!」
「!?」
在冥戶身後的鳳,突然大聲叫住了緩緩離開的他,冥戶稍稍地回過頭,訝異著。
還以為……那傢伙不會這麼做呢……?
「……我會追上你的!!!……我一定會追上你的……!不管多久……,不管多遠!我一定會追上你的!!!」
「……呵……,笨─蛋。」
鳳說地堅定,冥戶輕輕地笑了。
(什麼嘛~,那傢伙還是知道的嘛……,沒錯……,我要的不就是這個嗎……?就是希望聽見他這麼說啊……。)
「……嗯……,我是笨蛋……。」
冥戶離開了,留下鳳一個人佇立在原地。
鳳沒有哭,老實說,他該哭的,這孩子怎麼這麼逞強?
可是,鳳並不悲傷,因為他知道,有一天,他一定會追上的,追上這個自己所愛的人的腳步……。

Everything You Are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verything You Are……
現在在心中不斷哼唱的這首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應該已聽見了吧……?

Everything You Are……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