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法捨棄 這段情
無法放棄 這份愛
不想離開你 不願離開你
永遠待在你身邊 好嗎
我愛你 直至永遠

~終章~

涼介出門了,什麼也沒說地便離開了,房裡又只剩下拓海一人,拓海一整晚沒睡,原已哭紅了的雙眼,現在更腫了。
(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為什麼……你什麼……都不說呢……?)
想到方才,涼介冰冷離去的背影,拓海又不禁難過了起來,淚水就這麼不聽話地落了下來。
(啊……,我怎麼……又哭了……?真是沒用……。)
拓海拼命擦拭著淚水,想要隱藏自己哭泣的事實,卻怎麼也擦不乾淨。
(為什麼……我還在這裡……?我不是……逃走了嗎……?)
拓海並沒有移動身體,只是這樣想著。
(我……到底在做什麼……?為什麼……,我就是無法離開這裡呢……?我……真是沒用……。)
想到這裡,拓海又哭了起來。
「……」
一陣寂靜後,拓海起身,換上乾淨的外出衣,走出了家門。
漫無目的地走著的拓海,意外地發現身旁有間藥房,拓海走了進去,向櫃檯詢問了一下,付了帳,而後離開了。
拓海朝著回家的方向走著,手裡拎著剛從藥房買來的東西,白色的提袋上,印著幾個斗大清晰的字─安眠藥。
拓海打開家門,進入屋裡,到廚房裡倒了一大杯白開水,之後便回到了房裡。
拓海盯著手上的提袋好一會兒,才緩緩地打開封口,從裡面拿出了剛剛買的藥品。
拓海先將白開水含了一口在嘴裡,而後便塞入手上的藥丸,將它全部吞了下去。
咚─!
(就這樣睡著吧……!這樣一來……,也許就不會有痛苦了……。)
拓海用著僅存的最後一絲意識如此想著,而後,便沉沉地昏睡了過去。

「拓海?拓海,你在嗎?」
門外傳來男人的聲音,拓海並沒有回應。
「拓海?」
啓介打開拓海的房門,探頭往裡面搜尋著拓海的身影。
突然,啓介被眼前的景象攝住了。
「拓海──!?」
看見昏倒在地的拓海,啓介傻眼了,立刻衝了過去,將拓海抱了起來。
就在這時,啓介撇見了掉落在拓海身旁的提袋,啓介將它撿了起來,只見上頭印著幾個大字。
「安眠藥!?……,拓海……,你……怎麼這麼傻啊……!?」
啓介心疼地抱起昏睡中的拓海,就往高橋醫院的方向跑去。
此時的涼介還在醫科大學的研究室裡,根本不知道發生了這檔事。

(涼介大哥根本不愛我……,只不過是把我當成做愛的工具罷了……!)
涼介在研究室裡,呆望著面前的研究器材,又想起昨晚拓海所說的話。
「……」
(討厭……,涼介大哥最討厭了!)
「……」
涼介反芻著拓海所說的每句話,心裡不禁難過了起來。
(不要!放開我!涼介大哥!)
「……!」
想到這裡,涼介的眼框不禁泛起了淚,他緊咬著唇,拼命想忍住,不讓它落下來。
「拓海……。」
被自己最心愛、最重視的人,如此深深地厭惡著,涼介的心裡,想必很痛苦吧!看著自己心愛的拓海,拼命地想從自己的身邊逃走,拼命地想掙開自己的懷抱,兩人的心,似乎越離越遠了。
涼介的淚水,終於還是不聽話地落了下來,他趕緊將它抹去,深怕被發現。
(拓海……,我到底該怎麼做……,才能讓你知道我愛你……?才能把你留在我身邊呢……?拓海……,拓海……。)
嘟嚕嚕嚕嚕─嘟嚕嚕嚕嚕─嘟嚕嚕嚕嚕─。
就在涼介想得正入神時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涼介有些不甘願地接起手機。
「喂。」
「喂,是大哥嗎?」
電話中的聲音,聽起來十分急切。
「是啓介啊,怎麼啦?」
涼介有些不耐煩似地問著。
「大哥,不好了!拓海他……,拓海他……!」
啓介有些喘不過氣,聽到這裡,涼介不禁緊張了起來,腦裡瞬間閃過許多不祥的預感。
「拓海!?拓海怎麼了!?你快說啊!啓介!」
「拓海他……,拓海他好像想自殺的樣子,吃了安眠藥,我發現的時候,他已經呈現昏迷狀態了!」
(什麼!?)
涼介的心涼了,他怎麼也沒想到拓海會傻到去鬧自殺。
「大哥,你快點過來吧!拓海現在已經被送進急診室了。」
啓介的語氣十分迫切。
「我知道了,我現在就過去。」
涼介掛斷電話,隨手抓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,衝下樓,打開FC的引擎,就往高橋醫院的方向急駛而去。

「拓海──!!!」
「啊!?大哥!這裡這裡!」
看見涼介奔進門口的啓介,趕忙朝著他揮揮手,示意他們的方位。
看見啟介的所在位置,涼介急忙往那裡奔去。
「啓介,拓海呢?他現在怎麼樣了!?」
涼介一臉嚴肅,十分緊張地問著。
「還在裡面,現在怎樣了我也不知道。」
啓介有些無奈地說著,看來他也十分擔心拓海。
「可惡……!怎麼會這樣……?怎麼會這樣……!?拓海……!」
涼介懊悔著這一切,但卻已為時已晚,他痛苦地跪了下來,悲傷地呻吟著。
「大哥……,拓海他……,是真的很愛你……。」
聽到這句話,涼介嚇了一跳。
「他一定很愛你……。」
啓介說到這裡,稍稍停頓了一下,表情顯得有些痛苦。
「拓海他……,即使被我擁抱著……,被我親吻著……,可是……,他的腦裡……,他的心裡……,卻依然都是你……。」
啓介繼續說著。
「即使在我的懷裡……,他的嘴裡卻還一直"涼介大哥、涼介大哥"地唸著……。」
「……!?」
「我……我好不甘心啊……!為什麼……,他的心裡就只有大哥你呢……?」
「……,啓介……。」
「我真的好不甘心啊……,可是……,我又不希望拓海痛苦……,我只是……,只是希望他能得到幸福而已啊……!但是……,為什麼……?為什麼他的幸福卻是大哥……,而不是我呢……?」
啓介哭了起來,身體微微顫抖著,聽到這裡,涼介不禁心疼起這個唯一的弟弟來了。
「……,啓介……。」
「……,大哥……,就算是為了我的心願吧……!求求你……,不要再讓拓海痛苦了……,好嗎……?」
「啓介……,你……!?」
聽到啓介這番話,涼介有些訝異。
「如果,你沒有讓拓海幸福的話,我可是不會原諒你的哦!」
啓介露出一貫的俏皮笑容,開朗地說著。
「啊……?」
涼介有些吃驚。
「到時候,我可是會不顧一切地把拓海搶過來的哦!」
啓介伸出了手,對涼介比了個"砰"的手勢,笑著說。
「啊?啓介……,你……,少給我打歪主意!上次的帳還沒跟你算呢!」
「是~是~是~。」
「……,呵……,哈哈哈……!」
「哈哈……!」
兄弟兩人笑成一團,在這種時候,兩人終於體會自己對拓海的愛有多深,更體會到了兩人間特有的默契,希望拓海能幸福,希望拓海能永遠展露他那最迷人的笑容,希望拓海能不再痛苦,希望拓海……能一直……健康快樂地活下去……。
曾幾何時,看著拓海,守護著拓海,像這樣愛著拓海,竟已成了兩人生命的全部……。
就在此時,急診室的燈熄滅了,有位醫師從裡面走了出來,見到醫師出來,涼介和啓介立刻奔上前去。
「拓海的情況怎麼樣了!?」
涼介焦急地詢問著眼前的醫師。
「啊……,涼介少爺……!?」
醫師見到涼介,表情略顯吃驚,不過立刻就又微笑著繼續說。
「病人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,只不過現在還沒有完全清醒而已,現在正要將病人轉到特別病房。」
「特別病房?」
涼介有些不解,啓介立刻說明。
「是我交代的。」
說著,啓介便回頭對涼介眨了眨眼,涼介似乎是明白了啓介的意思,微微地露出了笑容,像是在對啓介說「謝謝」一般,而啓介,也回給了涼介一個笑容,一個像在說著「不客氣」和「加油」的笑容。

涼介來到拓海被轉入的特別病房中,在拓海的床鋪邊坐了下來,看著眼前尚未清醒的拓海,心中充滿無限的抱歉與心疼。
「拓海……,對不起……,是我不好……。」
「……」
拓海沒有回答。
涼介起身,走向病房門口,打開房門,走了出去,又將房門關上,倚著房門站著,隨後便拿出他的手機,撥了幾個號碼。
「喂。」
電話通了,在電話的另一頭,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「喂?」
「緒美,是我。」
「啊?涼哥?怎麼了?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?」
「沒有,妳現在有空嗎?」
「有啊,怎麼了?」
緒美有些不解。
「陪我出去買個東西好嗎?」
「好啊,不過……,是什麼東西啊?」
「先別管這個,到時妳就知道了,那我現在去接妳,妳稍微準備一下吧!」
「哦……,好。」
涼介將電話掛斷,打開房門,進入房裡,走到拓海的身邊,拓海依然熟睡著,涼介在拓海的額頭上,輕輕印下一吻。
「我走了,拓海……。」
隨後,涼介便離開病房,走下了樓,開著FC離開了。

「真是的~,我還以為是什麼東西咧~!原來是這個啊~!」
「是啊。」
「這種東西,涼哥自己挑不是更好嗎?」
「沒辦法嘛~,因為我對這種東西不在行啊~。」
「喂~,涼哥。」
緒美突然停下腳步,叫住涼介。
「嗯?」
涼介也跟著停下腳步,回頭望向緒美。
「是要送給"他"的?」
緒美笑著問涼介,涼介似乎知道緒美口中的"他"是指誰,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。
「是啊。」
涼介輕聲回答著。
「啊~?涼哥也會害羞啊~?真難得~。」
緒美故意嘲笑著害羞的涼介。
「緒美!」
涼介突然覺得很丟臉,大聲向緒美咆嘯著。
兩人就這樣邊逛邊挑選著涼介所說的那樣"東西",直到好不容易選定了,兩人才露出了滿足的笑容。
「那,不早了,涼哥,你快回去"他"的身邊吧!"他"現在,一定在等著你呢!」
緒美微微笑著對涼介說。
「今天真是謝謝妳了,緒美。」
涼介也微笑著對緒美說。
「不用謝了啦~!要謝的話,下次請我吃頓大餐,就算一筆勾銷了吧!」
緒美俏皮地對涼介說著。
「沒問題,要我送妳嗎?」
「不用了,我自己會回去,你還是快點回去"他"身邊吧!」
說完,緒美便離開了。
涼介微笑著看著緒美離去的背影,而後便駕駛FC回到了高橋醫院。

涼介打開了拓海病房的門,進到病房裡,此時,拓海已經清醒,正坐在床上。
「拓海?」
「啊!?」
見到涼介的拓海,立刻拉起棉被,將自己的臉埋進棉被裡。
「太好了,你終於醒了。」
涼介邊走向拓海邊說著,心裡十分高興。
「不……不要!別過來!」
拓海大聲嘶吼著,似乎是在害怕什麼。
涼介沒有理會,微笑著走向拓海,在拓海的床邊坐了下來,將拓海擁入懷裡。
「不……不要!放……放開我……!」
拓海的身體在顫抖,拼命掙扎著想逃開涼介的懷抱,然而涼介卻將拓海抱得緊緊的,使他根本無法掙開。
「拓海……,對不起……。」
(啊……!?)
聽見涼介的道歉,拓海顯得很訝異。
「涼介……大哥……?」
拓海稍稍抬起了頭,將頭探出棉被外,看著眼前的涼介。
「對不起……,是我不好……,害你傷心了……。」
涼介繼續說道,拓海沒有出聲,只是靜靜地聽著。
「拓海……,原諒我……,原諒我……,好嗎……?」
「涼介……大哥……。」
「不要再離開我了……,好嗎……?拓海……,我愛你……,真的好愛你……。」
涼介的眼框裡,此時已溢滿淚水,他繼續接下去說。
「抱你……,是因為我只想要你啊……!只有拓海……,才能引起我的慾望……。」
「……」
(涼介……大哥……?)
「拓海……,求求你……,不要再離開我了……,不要再掙脫我的懷抱了……,不要再從我身邊逃開了……,拓海……。」
說著,涼介便哭了起來。
聽見涼介如此深情的告白,拓海感動地落下了淚,他伸出手,抱住了哭泣中的涼介。
「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我答應你……,我再也不會從你身邊逃走了……,不會再離開你了……,也不會……再掙脫你的懷抱了……。」
「拓海……。」
涼介給了拓海一個深情的吻,隨後便輕輕地褪下拓海身上的衣服。
「涼介大哥……,我愛你……。」
「拓海……。」

「啊……,哈……唔……!」
拓海輕聲喘息著,涼介舔允著拓海小巧的乳尖,一邊用另一隻手,輕輕揉捏著拓海另一端的乳頭。
「拓海……,我的拓海……。」
涼介輕聲喚著拓海的名字,慢慢地將他的分身,插入了拓海的"那裡"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!」
感受著涼介的溫柔,感受著涼介的愛,感受著涼介的一切,拓海輕聲呻吟了起來。
「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啊……!哈……唔……。」
「拓海……。」
交合的這一刻,兩人的心,終於相通,深刻地感受著彼此對對方的愛,以及對方對自己的愛。
「拓海……,我愛你……。」
「啊……!哈……,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唔……!」
不用任何言語,不用任何華美的修飾,兩人的愛是無暇的,這一刻,他們都明白,自己對對方的愛,將會持續到永恆,永久不變。
「啊……!唔……,涼介大哥……,我……!」
「沒關係……,一起出來吧……!拓海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,嗯……!哈……哈……啊……!啊啊──!」
拓海和涼介同時解放了,他們任憑著濁白的液體,弄髒了病床。

「涼介大哥……,對不起……。」
涼介和拓海將棉被覆蓋著身體,相擁著坐在床上。
「為什麼道歉呢?」
「我……對涼介大哥……做了那麼過分的事……,還說了那麼過分的話……,對不起……。」
涼介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地微笑著,許久才開了口。
「傻瓜……。」

經過幾天下來一連串的檢查,醫師們總算確定拓海已經平安無事,沒有任何因藥物而引起的後遺症,於是便宣布拓海可以出院的消息。
這天,涼介為拓海辦妥了一切出院手續後,便到拓海所在的病房,迎接早已準備好,在病房裡等待的拓海。
夜晚的月光下,寂靜的人行步道上,兩人甜蜜地牽著手,往回家的方向走著。
「對了,拓海。」
涼介突然叫住拓海。
「什麼事?涼介大哥。」
拓海回過頭問著。
涼介從上衣的口袋裡,掏出了一個包裝得相當精巧的小盒子,遞到拓海面前。
「這個,打開來看看吧!」
涼介微笑著對拓海說著。
「……?」
拓海接過涼介手中的小盒子,打了開來,裡面有個小小的、銀色的東西,正在閃閃發亮。
「戒指……!?」
拓海望著盒子裡小巧的東西,訝異地說著。
涼介取出了盒子中的戒指,輕輕地抬起拓海的手,將它套到拓海的手指上,細心的涼介,連拓海的手指大小都注意到了,因此,戒指很輕易地便套進了拓海的手指。
那是一枚銀色的、圓形的戒指,戒指的正面,刻有「I Love You Forever」的字樣,就像是在訴說著涼介的心聲,而戒指的背面,則刻著"TAKUMI"6個清晰的字樣,那是這枚戒指的所有人,涼介最深愛的拓海的名字。
「我實在不太會挑這種東西……,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就是了。」
涼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。
「不會啊,戒指很漂亮,我很喜歡,謝謝涼介大哥。」
拓海臉上滿溢幸福地笑著說。
「那就好,對了,拓海,還有件事要告訴你。」
「嗯……?」
「就是……,那天我說是我認識的朋友的傢伙……,其實是我表妹。」
「咦……?咦~!!?那……那個人是……是涼介大哥的……的……表……表妹!!!?」
拓海感到萬分吃驚,而且相當難為情。
「是啊~,所以我說,你在吃什麼醋啊~?傻瓜~。」
涼介故意取笑著拓海。
「啊!可是……!我……我又不知道啊~!而且……,涼介大哥又沒說~,還說是你認識的朋友……!」
「啊?你這小傢伙,居然敢怪到我頭上來?」
「本來就是嘛~!」
「好啊~!可惡……,拓海……,我要處罰你~!」
「咦……咦咦咦~!?不……不要……!涼介大哥!你……你……你要做什麼~!?呀啊~!不要~!」
夜晚的星空下,拓海的慘叫聲,劃破了天空,響徹雲霄。

「拓海……,我愛你……。」

遙遠的 遙遠的 那片藍天
悄悄的 靜靜的 凝視著這個世界
新的一天即將來臨
命運的齒輪 正在轉動

無言的天空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