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冷 好冷
我的心 感覺不到眼前的你
無法離開你 無法逃離你
這樣的我 真是沒用
憎恨著這樣懦弱的自己
也許只有毀滅了吧

~章七~

「呀─!」
拓海被涼介狠狠地摔到床上,痛得發出了叫聲。
涼介不顧拓海的反抗,便將拓海強壓在床上,狠狠地將拓海身上的衣服撕扯下來,涼介從來不曾這麼粗魯,因此拓海十分訝異。
「呀!?涼介大哥!?你要做什麼!?」
拓海哭著掙扎著,但是不管他怎麼掙扎,就是一點用都沒有,身體被涼介壓著,怎麼也掙脫不了,這一次,拓海再也無法逃走了。
涼介將自己的分身,直接插入拓海的"那裡",在完全沒有任何適應和潤滑之下,拓海痛得叫出聲音。
「呀……!好……好痛……!涼介大哥……,不要……!好痛……!啊……!」
「閉嘴!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場!是給你的處罰!」
涼介嘶吼著,開始抽動他的腰,他的分身在拓海的"那裡",不停地用力抽送著。
「不要……!不要……!好痛……!啊……!啊……!哈……!」
拓海的淚水不停地滑落,此時此刻,拓海只覺得自己的心,越來越冰冷了。
「你跟啓介做了什麼!?說!」
「我……我們……什麼也沒做啊……,啊……!唔……,哈……!」
拓海痛苦地呻吟著,也許涼介不會相信,也許涼介再也不會原諒這個從他身邊逃走的自己,但即使如此,拓海依然無法放棄,依然深愛著涼介,要從涼介的身邊逃開,他做不到,要他忘記對涼介的愛,他更無法辦到,就這樣憎恨著自己的沒用,拓海覺得好不甘心,淚水不停地掉著,溫熱了他的雙頰。
「不要……,涼介大哥……,哈……,住手……,求求你……,住手……,啊……,哈……,好痛……,我……好痛哦……!」
是心痛還是身體的疼痛呢?拓海已經分不清楚了,只是任憑淚水掉著。
涼介真的生氣了,無論拓海如何哭喊著求饒,他就是不肯停下來。
「不要……,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不要……。」
幾近放棄的聲音,拓海似乎已經放棄掙扎,就這麼任憑著涼介,玩弄著自己疲憊的身軀。
涼介似乎是忍不住了,射了出來,濁白的液體,弄髒了拓海潔淨雪白的身軀。
「嗚……嗚……」
拓海盡可能地壓低聲音啜泣著,深怕又惹涼介生氣。
涼介站起了身,沿著床舖的邊緣,背對著拓海坐了下來。
「為什麼……?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……?涼介大哥……,根本不愛我……,只不過是把我當成做愛的工具罷了……,我……,對涼介大哥而言……,我到底算什麼……?涼介大哥……只是在利用我而已嗎……?」

拓海掩面哭泣著,如此哭泣的拓海,好不叫人心疼啊!聽見拓海這麼說,涼介似乎明白了什麼,眼神中顯露出了淡淡的哀傷。
「是嗎……?原來你一直是這麼想的……,我明白了……。」
涼介苦笑著說著,表情顯得十分哀傷。

無言的天空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