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呼……呼……哈……啊!啊……!唔……,涼……涼介……大哥……?」
「……」
「唔……!嗚……啊……哈……!」
「……」
「涼介……大哥……,哈啊─!」

「……」
空無一人的小屋裡,只有拓海,在床上靜靜地沉睡著。
突然,拓海伸出手,揉了揉惺忪的雙眼,睜了開來。
「又做……那個夢了……。」
拓海在嘴裡低咕著,隨後便站起了身,走下了床。
(涼介大哥……,果然還是不在嗎……?)
拓海似乎已經習慣這種日子了,儘管心裡這麼想著,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。
拓海走到廚房,伸手打開冰箱,從冰箱裡拿出了鮮奶,再走到廚具櫃前,從裡面取出了杯子,將牛奶瓶打開,把牛奶倒入杯中。
在牛奶大約盛滿杯子的三分之二時,拓海停了下來,將對準杯口的牛奶瓶口移開,蓋上蓋子,再將牛奶放回冰箱裡。
拓海拿起杯子,將牛奶一口飲盡,而後,拓海將杯子拿到水槽洗淨,便走到客廳,打開電視機,選定頻道後,拓海找了個位置坐下來,開始呆望著螢幕。
「……」

這樣的動作,不知道持續了多久,突然,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,把拓海嚇了一大跳。
鈴鈴鈴鈴鈴─鈴鈴鈴鈴鈴─。
「啊!?來了,來了。」
拓海趕忙走向電話旁,接起了電話。
「喂?」
「喂,拓海,是我。」
「啊?涼……涼介大哥?」
聽見話筒另一端,傳來了熟悉的涼介的聲音,拓海著實嚇了一跳。
「拓海,你現在出來一下好嗎?我想帶你去個地方。」
「啊?嗯……,是沒什麼不可以啊……。」
拓海回答著,心裡卻是充滿疑問,他不懂涼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,更不懂涼介到底想帶他去哪裡。
「那就這樣了,我等會去接你,你先準備一下吧!」
「哦,好……。」
說完,涼介便掛上了電話。
拓海雖然有些不解,但他並沒有再多想,就走回房間,換上了乾淨的外出衣,在客廳裡等候著涼介。
「拓海,走吧!」
沒多久,涼介就出現在門口,輕聲地喚著拓海。
「嗯。」
拓海回應著,隨後便站起了身,朝涼介的方向走去。
關上了門,兩人坐在涼介的FC裡,涼介再度發動引擎,FC就往一個拓海不知道的地方行駛而去。
「我們……好久沒有像這樣出來約會了……。」
「嗯……,是……是啊……,咦!?等……等等……,約……約會!?」
拓海突然意識到涼介所說的話,而感到訝異不已。
(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?這……這對你而言……,是叫做……約會嗎……?)
拓海暗自竊喜著,畢竟涼介從來不曾用過這樣的字眼,來形容兩人間不可告人的秘密關係,"約會",聽起來多麼動人的字眼啊……!這就表示,涼介已經認同了這樣的自己,是他的"女朋友"了嗎……?
「涼介大哥……,我們要去哪裡啊?」
拓海還是很想知道,於是便如此詢問著身旁的涼介。
「到了你就知道了。」
涼介依然不肯告訴拓海,他們正在前往的目的地究竟是何處,只是繼續專心地駕駛著FC。
「……?」
過了許久,兩人都未曾再開口,就這樣,不知不覺地,他們已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。
涼介將車子停妥,打開車門下了車。
很難得地,今天的涼介似乎異常溫柔,他走到拓海所在的另一邊車門旁,為拓海打開了車門。
涼介伸出了手,拓海將手輕輕放到涼介的手上,涼介輕握住拓海的手,拓海起身走下了車。
「這裡是……?」
「很美吧……!我一直想帶你來這裡,讓你也看看。」

涼介溫柔地說著,連眼神都顯的格外溫柔。
在他們的面前,是一片雪白的世界,所有的建築和造景,全都是用白色堆砌而成,那是一個十分漂亮的湖濱公園,越過這片白色,一片清澈的湖泊,就映在眼前,那樣的蔚藍,就和這片白色,融為一體,看起來非常協調,非常舒適。
許多的鴿子,在他們身旁拍打著翅膀,覓尋著食物。
拓海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,因而看傻了眼。
「好……美……。」
拓海讚嘆著,眼神環視了一下四周,而後停留在面前的鴿子上。
今天的兩人,很有默契地,穿著相同的白襯衫,相同的白色長褲,佇立在這片白色中,看起來十分搭調。
「要餵鴿子嗎?」
涼介似乎知道拓海心裡在想什麼,如此詢問著身旁的拓海。
拓海緩緩回過頭來,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「嗯,好啊。」
「那,我去買飼料,你在這裡等我。」
「好。」
涼介吩咐著拓海,隨後便離開了,只留下拓海一人呆立在那裡。
「鴿……子……。」
拓海輕聲低語著,眼神依舊停留在面前的鴿子上。
就在這時,拓海的腦中突然閃過許多與涼介的過往,不禁悲傷了起來。
(為何……,我會如此悲傷呢……?明明這麼幸福……,為何卻還是感到悲傷呢……?)

「……」
(好像不管我抓住幾次……,不管我多麼用力地緊抓住你……,你卻總是……,從我這雙手中掙脫……,離開……。)
想到這裡,拓海突然向前走去,伸手抓住了一隻鴿子,拓海用力地掐住鴿子的脖子,另一隻手則用力地抓住了鴿子的雙腳,鴿子用盡力氣,拼命拍打翅膀想要脫逃,卻怎麼也逃不了。
(涼介……大哥……。)
鴿子終於用盡了力氣,放棄掙扎,此時,拓海將鴿子放在左手上,伸出了他的右手,一隻漂亮的白鴿,立刻飛了過來,看見另一隻鴿子乖乖停留在拓海的手上,於是白鴿便也靜靜地,沒有任何掙扎地,在拓海伸出的右手上,停了下來。
這時,原先停留在拓海左手上的鴿子,突然開始用牠那小巧的喙,輕啄起白鴿的喙,牠們親吻著彼此,越來越熱烈。
拓海看著在他手上互相親吻著彼此的鴿子,不禁看得入神了。
就在這時,剛買好鴿子飼料的涼介回來了,看見在鴿子堆中,望著手上的鴿子看到入神的拓海,涼介悄聲地向他走了過去。
聽見腳步聲的鴿子,立刻就展翅飛走了,拓海這時才意識到有人走了過來。
涼介走到拓海的面前,用雙手托起拓海的臉,吻上了拓海的雙唇。
涼介的舌尖,立刻探進了拓海微張的嘴裡,貪婪地吸允著拓海的舌頭,並不時用牙齒輕咬著拓海的雙唇。
「啊……!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!?」
拓海伸出雙手,輕輕推開涼介的身體,但涼介絲毫不理會拓海的舉動,又再度吻上拓海的唇。
如此熱烈的吻,從來不曾有過,拓海不禁嚇傻了,但即使如此,拓海卻不再有所反抗,緊閉著雙眼,就讓涼介這麼吻著。
涼介把手移到拓海上衣的釦子上,緩緩解開了拓海上衣的釦子,而唇,依然眷戀著拓海柔嫩的雙唇,並不曾移開。

涼介將唇往下移動,親吻著拓海的頸子,偶爾還會伸出舌頭輕舔著。
涼介褪下了拓海的上衣,吻上了拓海粉嫩的乳頭。
「啊……!?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!?」
「放心吧……!不會有人來的……。」
涼介回應著,又再次吻上拓海的乳頭。
「啊……!?唔……嗯……」

「你這個小惡魔,剛剛趁我不在的時候在做什麼?」
涼介將拓海壓倒在身下,在拓海的耳邊輕聲問著。
「我……我沒有啊……,啊!?」
涼介將分身放入拓海的體內,拓海呻吟了起來。
「沒有嗎?那……,剛剛那兩隻鴿子是怎麼回事呢?」
「啊……!鴿……鴿子……,沒……沒有……啊……,啊!」
拓海因為過度興奮,使他已經無法好好回答涼介的話,只是不停喘息著。
「你這麼想要我嗎?」
「我……,不……不是……,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,哈……!」
「不是?那是什麼?」
涼介故意不停質問著拓海,害得拓海越來越覺得羞恥地不敢見人,眼角又不禁掛上了淚水。
「啊……,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,請你……不要再問了……。」
「你果然想要嗎?那,今天就成全你吧!」
「啊……!?哈……嗚……!涼……涼介大哥……,涼介…… 大哥……!?哈……啊……唔嗯……嗯……!唔……」
拓海再也忍不住地射了出來,而涼介也在此時,跟著拓海一起解放了。

「你這個小傻瓜,又在煩惱什麼了?」
涼介從拓海的身後抱住拓海,將雪白的上衣覆在拓海的身上,在拓海的耳邊輕聲詢問著。
「啊……!?我……我……」
拓海訝異著,沒想到涼介又再次看穿了自己的心思。
鴿子圍繞在兩人的身旁,像是在乞食一般,涼介取出了先前買來的鴿子飼料,打了開來,隨手揮灑在地上,飼料散落了一地,鴿子們看見食物,紛紛過來搶食著。
「傻瓜,你還不知道嗎?打從"那一天"開始,我的心……,就已經是屬於你的了呀……!」
「啊……?涼介……大哥……?」
聽見涼介這番話,拓海有些訝異,但卻十分高興,拓海覺得此刻的自己,大概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吧!
拓海緩緩回過頭,涼介趁機再度吻上拓海的唇。
夕陽餘暉下,一對甜蜜的戀人,正攜著手,在天空下漫步著……。

空色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