叩叩─。
「放著就好。」
房間裡的結草,毫不考慮地就將這句話脫口而出。
反正都這麼多天了,每天會來敲自己房間門的,也就只有使者一個人而已,還會有誰呢?
這次,八成也是他吧。
這麼想著,結草回答地很自然,不帶一絲疑惑。
「結草,開門吧。」
「!?」
父皇!?
突如其來的這個聲音,讓結草嚇了好大一跳。
自從那天和他大吵一架,被他軟禁在房裡後,就不曾再聽過他的聲音,也不曾再看見他的面孔,如今,他又為什麼會來探視自己?
是因為害怕自己跑掉嗎?還是……?
「……」
結草故不作聲,向來倔強的他,並不想在這時候低頭,他壓根兒就不想開門。
反正……他也不是來關心自己的吧……。
這麼想著,結草決定裝做不知道。
「結草,你不想見我嗎?那我回去了。」
「!?」
正想別過頭去大睡一覺的結草,再度被門口傳來的聲音給震慑住。
「月見!?」
怎麼可能?他怎麼會在這裡!?
不可能的……,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……。
懷著難以置信的心情,結草奔向了房門口,迫不及待地伸出手,打開了房門。
看見月見那張熟悉的面孔,映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,結草眼框中的淚水,忍不住滴落了下來。
「結草……,我來接你了……。」
張開雙臂,月見笑了,笑得好溫柔……,好溫柔……。
「月……見……」
撲向月見的懷裡,這一刻不知道讓他等待了多久。
是啊……,其實他一直以來都想這麼做的吧……。
這才是他真正渴望的,不是嗎?
淚水又滑落了下來,浸濕了月見雪白的衣裳,逐漸將它轉變為透明。
「……」
緊抱住眼前這個淚人兒,小小的身軀在自己的懷中微微顫抖著。
其實一直都想這麼做吧……,想緊緊擁抱住他,卻沒有勇氣伸出雙手。
「結草,你跟月見回去吧。」
「……?父皇……?」
聽見一旁的篁韜這麼說,結草暗自吃了一驚。
這一點也不像是平常嚴肅的父親會說的話吧?
「對不起,是我錯了……。」
「父皇……?」
疑惑著,他怎麼會向自己道歉?
「我一直沒察覺到你的感受……,真是抱歉……。也許過去我真的太強硬了……,忘了你還有自己的人生……。」
「……」
結草低下頭傾聽著,不再說話。
這番話,讓結草感到有些慚愧。
其實自己也是吧……,一直沒有了解到父親的用心。
如今,卻要離開了……。
「結草,請你相信我,我是你的父親,不管你到哪裡,做任何事,變成什麼模樣……,你永遠都是我篁韜的兒子……,最自豪的兒子……。」
「……父皇……,對不起……。」
第一次在他面前坦承哪……,真是不誠實的孩子。
「不要道歉,去吧。」
伸手輕輕撫摸結草的頭,這是身為父親的他,一直以來都沒有盡責做到的事情。
「嗯。」
父親的手好溫暖……,直到現在結草才深刻地注意到。
輕聲應和著,牽起了月見的手,轉身和月見一起離開。
望著兩人離開的背影,篁韜不禁感傷了起來。
「結果……,我還是沒有從你的束縛裡解脫哪……,煦帆……。」
抬頭仰望著雪白色的天花板,篁韜輕輕地嘆了口氣,眼神中道盡無數的空虛和寂寞。

「月見,你怎麼會來皇宮?你不是應該跟小雀在一起嗎?」
返回月見住所的路途上,結草忍不住這麼問著。
也許是為了想聽見自己期盼以久的回應吧?結草的眼中充滿期待,但月見的回答卻十分吊人胃口。
「想知道?那等等馬上就讓你知道。」
月見如此說著,臉上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意,他知道,他已經得到了,如今坐在他身後,尚未察覺自己的雙手一直放在他的腰上緊擁著他的這個少年,已經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。
在到達家門前,月見突然彎進一個結草有些熟悉的地方,但究竟為何而感到熟悉,他卻一時想不起來。
「要是小雀知道了我們的關係,肯定會很驚訝吧。」
一邊說著,月見從自己的騎獸背上離開,順勢伸出手準備牽上結草。
這一次,結草並沒有躲開,伸出了手,將它放到月見的手上。
已經……沒有必要再逃了,逃了這麼久,最終也令他感到心煩了吧。
結草在心裡暗自下了決定,這一次,無論如何都不會再逃走了,他想好好正視自己的感情,好好看著眼前這個令他日夜思念的男人。
牽上結草的手,月見沉默著往樹叢中走去。
「要去哪裡?」
對於什麼話也不說,只顧著往前走的月見,結草感到些許的不安,開口問著。
但月見沒有回答,又持續走了一陣子才停下腳步。
「嗯,在這裡應該可以吧……。」
像是在盤算著什麼似的,月見的嘴裡念念有詞。
「月見?」
突然,月見轉過身,在結草的唇上深深地印下一吻。
結草嚇了一大跳,但卻沒有閃躲。
「嗯……唔……,月……月見……?」
「結草……,這次我可不准你再逃走了……。」
在結草的耳邊輕聲呢喃著,月見順勢吻上了他修長的頸項,並悄悄將手探進了結草的上衣中。
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感覺到月見正一步步挑逗著自己的結草,開始低聲喘息了起來。
「結草……,你總算回來了……。」
從月見口裡輕吐出的這句話,道盡了無數的想念,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,他總是這般渴望著擁抱結草,如今,終於可以實現了。
「月……月見……,等等……,在這裡……會被看見的……,啊……」
「放心吧,這裡平常是不會有人經過的,否則你當初又怎麼會選擇躲到這裡來?」
完全沒有停下手邊和唇邊的動作,月見這麼說著,開始將手探進了結草的褲頭裡。
「咦?」
(啊……,我想起來了……,難怪會覺得這麼面熟……,原來這裡……就是當初那個森林啊……,也是我……第一次到月見家的時候……。)
結草在心裡這麼想著,當初他從皇宮逃出來,一個人躲在外頭的時候,就是躲在這個森林裡的,也是因此,才會被小雀撿回家,然後遇到月見的。
有時候……緣分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呢。
不知何時,結草身上的衣物已被月見褪去,白皙的肌膚透著水漾的光波,吸引了月見的目光,也更加激起了他的欲望。
「結草……,你真美……。」
一邊說著,月見將手指伸往結草下方那尚待開發的地帶。
「啊!……不……不要那樣看……,唔……。」
「有什麼關係,你很美啊。」
「唔……嗯!」
月見的手開始不安分地在結草的蓓蕾中探索著,這個舉動讓結草開始發出了陣陣嬌吟。
「唔……啊……,手……手指……在那裡……,感覺好怪……,唔……。」
「可是不這麼做的話,會很痛的哦,結草,你是第一次吧。」
這句看似疑問句的話語,月見卻是用肯定句這麼說著。
也許是因為手上傳來的感覺告訴他的吧?他似乎對自己的判斷很有自信。
「啊……,可……可是……,唔嗯!」
「結草……,你想知道我去皇宮的理由吧?」
「嗯……想……,啊。」
「那就告訴你吧。」
「嗯?……啊!啊啊─!」
這麼說著,月見突然將自己腫脹的欲望,放入結草的身體裡,感受到一陣刺痛的結草叫了出來。
「唔……啊!月……月見……?啊,啊啊啊─。」
「結草……」
輕聲喚著眼前這個少年的名字,月見開始擺動了起來。
「唔嗯,啊!唔啊啊─,月見……,月見……,啊!」
呢喃著正在擁抱著自己的男人的名字,但結草仍然不懂,月見究竟為什麼會來皇宮找自己呢?
「唔……啊……呼……唔嗯……哈啊……」
承受著在自己身下抽動著的月見的欲望,結草逐漸達到了高潮。
「唔……唔啊……,月見……,我……我已經……,啊……!」
「那就一起去吧。」
「唔……唔嗯……,嗯……。」
說著,月見加快了動作,在乳白色的液體濺滿一地後,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。
「呼……呼……」
輕喘著氣,結束一切後,結草只是依偎在月見的懷裡。
「月見……,你不是說要告訴我你來皇宮的理由嗎?」
結草突然抬頭這麼問月見。
「我說了啊。」
「咦?有嗎?我沒聽到啊!?」
「……都做到這樣了你還不懂嗎?」
搔搔頭,月見看起來有些無奈。
「?」
「……」
「!」
突然,月見伸出了手,將結草緊緊地擁入懷中。
「……我愛你……」
「啊……,月見……。」
圜上了月見的頸子,結草給了月見一個足以表達一切的吻。
此時此刻的這句話,這個吻,比任何的一切,都還要來得香甜。
在這看得見月亮的夜晚,熟悉的森林中,他們整理好各自的衣裳,牽起了彼此的手,慢慢步向那個最初也是最後相戀的家。

「結草……,歡迎回家……。」

月見之夜 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