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月見爸爸,我出門了哦!」
提著書包,穿著學園的制服,雀鴒在門口一邊穿鞋一邊這麼對著身後的月見說著。
「嗯,路上小心。」
微笑著目送女兒出門後,月見開始為他今天所要做的事情做準備。
回到房裡,換上正式的服裝,這是他自從來到這裡後,就再也沒穿上過的服飾。
(……沒想到……還會有穿上它的這一天哪……。)
拿出衣服,月見在心裡這麼想著。
那是一襲雪白色的衣裳,上面用黃金色的珠鍊鑲上漂亮的點綴,看起來高貴而優雅,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平民會擁有的服裝。
「δΣΦξω……ΘφμΞΛΓ……θφξψ……」
緩緩道出特有的咒語後,一隻背上長有翅膀的巨大的貓,就這麼出現在月見的眼前。
貓咪彎下身,低下頭來,向月見行了個禮後,便讓月見坐上自己的背。
「去皇宮吧。」
月見這麼說著,貓咪開始揮動自己的翅膀,緩緩起身,不久後就飛了起來,朝向精靈王所居住的皇宮前進。
月見的表情看起來頗為凝重,並不像是要去遊玩的樣子,可是究竟是為了什麼呢?什麼事情如此重要,竟然可以讓月見穿上許久未曾穿過的衣裳,召喚出許久未曾召喚過的騎獸,奔向許久未曾去過的皇宮?
一路上,貓咪並未曾耽擱,也未曾停歇,而月見則是不斷地思考著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。
這麼久沒有見到篁韜了,見面後該說些什麼好呢?
就這樣毅然決然地跑去,是不是太唐突了?
再說……我真的有理由帶回結草嗎……?
沉默著,多想無益,一切還是等到了皇宮再說吧。

「站住!前方來者何人?」
皇宮大門前的守衛,看見向自己疾馳而來的月見,全都嚇了一跳,趕忙上前想阻礙月見繼續前行。
但無奈,月見騎著大貓,巧妙地躲開了他們的阻礙,進入皇宮內。
「篁韜!你在哪裡?」
「!?」
一進皇宮,月見就忍不住大喊著篁韜的名字。
在皇宮內,正坐在黃金雕花,並嵌上許多寶石的漂亮椅子上的篁韜,聽見月見的聲音,著實嚇了一跳。
「……月見!?……他怎麼會在這裡?」
「篁韜!篁……,原來你在這裡啊。」
還沒回過神來,皇韜只見月見站在他眼前,看起來似是很緊張的樣子。
「大膽!無禮之徒!竟敢直呼王的名諱!」
一旁的大臣實在忍不住了,無法想像,怎麼有人可以大膽到這種地步,不但擅自闖入皇宮,還直呼精靈王的名字!?
然而,篁韜似乎並不是很在意,他站起了身,將手伸到大臣面前,作勢要他退下。
「沒關係,他是我老朋友。」
篁韜這麼說著,露出一絲笑容,看向月見。
「月見,好久不見了,近來可好?」
關心地問候著,也是,他都多久沒來了呢……?
想想以前,幾乎是片刻不離地和自己在一起,不管做什麼事情總是在一起的他,突然從身旁消失了,無聲無息地。
沒想到今天,他竟然會回來,為什麼?
「我今天不是來找你敘舊的。」
好狠毒的一句話,篁韜方才的熱情全被澆息了。
這麼久不見,還以為他是來找自己的呢?原來,一切都只不過是自己自作多情。
「結草在你這裡吧?」
已經無法忍耐了……,好想現在就見到他,恨不得立刻緊抱住他。
早知道就不該放開他……。
「!?」
訝異著,篁韜怎麼也沒想到,竟會從月見嘴裡,吐出『結草』這個名字。
「你怎麼……會知道結草……?」
「因為他離家出走的時候就是在我家。」
月見豪不遲疑地回答著,令篁韜大感驚訝,他怎麼也沒想到,事情竟會如此湊巧,結草先前離家出走的時候,竟然是在月見家裡度過的。
「……原來……是這樣……。」
喃喃地說著,篁韜的神情逐漸由欣喜轉為黯淡。
「篁韜……,放過他吧……。」
放過我吧……。
其實這才是自己內心真正想說的話吧……。
沒有結草的日子,實在寂寞地叫人難以忍受啊……。
「……」
沉默著,平時盛氣凌人的篁韜,如今卻不住露出一絲寂寞的神情。
低垂下頭,不願再看月見,反正多看幾眼都一樣。
「……你是特地來……帶走他的嗎……?」
無奈……,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這一刻……。
自己如此寵愛的孩子,最後竟落在自己的老朋友手上。
他懂,看得出來,一眼就明白了。
月見和結草之間,已經遠遠超過他和結草之間的牽絆……。
這就是宿命吧……。
「抱歉。」
這麼說著,月見似乎察覺到自己方才的一陣魯莽,向篁韜道著歉。
其實不只如此吧……。
更為著自己奪去了眼前這位老朋友的寶貝兒子……。
「……跟我來吧……」
說完,篁韜便帶頭往皇宮更深處走去,而月見則是悶不作響地緊跟在後。

月見之夜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