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」
深夜的房間裡,月見正一個人倚靠著微弱的燈光,編織著什麼似的十分專心,完全沒有意識到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他房門口的雀鴒。
「月見爸爸,你在做什麼?」
「!」
雀鴒的聲音讓月見嚇了好大一跳!
這小女孩不是應該已經睡了嗎?怎麼會跑來這裡?
「沒……沒有啊……」
尷尬地笑了笑,恨不得現在就將雀鴒打發走。
不想被看見……,他不想被這個視之為女兒的小女孩看見自己現在可笑的行為。
但無奈,現實總是欠缺人意。
「哇!好漂亮哦!月見爸爸原來也會做花圈?」
被看到了……。
雀鴒看著月見方才所織的花圈,興奮地說著,但他並沒有發現月見編織這些花圈的理由。
「可是……,月見爸爸,你的花圈怎麼都沒有花啊?全是一堆草……。」
雀鴒似乎對這點感到有些不滿,嘟起嘴小小聲地抗議道。
「嗯?不好嗎?」
苦笑著,這孩子就是這麼單純哪……。
「小雀,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?睡不著嗎?」
「?」
關心地問候著,再怎麼說,這個人對他而言,畢竟也是像女兒般的存在,是他唯一同住的家人。
「嗯……,小草……,不知道怎麼樣了……?」
「!?」
從別人口中輕易流洩出來的名字,是他自那天後就不願再提起的名字……。
聽見雀鴒口中說出結草的名字時,月見不禁一陣訝異。
原來……,思念並不只是他一個人……。
「是啊……,從那天之後就沒有他的消息了。」
一臉無奈,誰又知道每當提起結草時,他的心裡總忍不住隱隱作痛。
「就是說啊!害人家好擔心哦!都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事情是解決了沒有?也不會捎個信來……。」
雀鴒開始滔滔不絕地抱怨起來,月見只是溫柔地笑著聽他說著。
其實他心裡又何嘗不擔心呢?不亞於眼前這個小女孩的擔憂。
他也好想結草……,好希望結草能捎個訊息給他都好……。
但是他卻無法將這思念說出口,誰叫他是爸爸呢?
「小雀,喝杯熱牛奶吧?應該可以幫助你入睡。」
雀鴒總算說到一個段落,月見忍不住接話說著。
這小女孩這麼晚了還真有精神,明天還要上課呢,他不累嗎?
「……嗯……」
輕聲應和著,看來雀鴒開始想睡了。
「我去弄給你。」
「好……。」
說著,月見離開了房間,下樓弄了杯熱牛奶後,再度走回他的房間。
「哪。」
將熱牛奶遞給雀鴒後,月見靜靜地坐了下來。
看著眼前這個小女孩,幸福般地喝著手中的熱牛奶,就讓人感到心頭一陣溫暖。
月見淺淺地笑了,笑的好溫柔……。
要是……結草也在就好了……。

打發雀鴒上床睡覺後,月見又回到房裡,繼續做著剛才被打斷而尚未完成的花圈。
算起來……這是第17個了吧……。
自從結草離開後的那天開始,月見就養成了這種奇怪的習慣。
每天晚上,他都一定會織一個花圈。
就像是為了不讓自己忘記什麼似的,不停地編織著。
那個擁有和草一樣的名字的少年……。
果然還是會想念的哪……。
早知道自己會這麼想念他,當初真不該放他走,不該慫恿他回去精靈王的身邊,不該說什麼要他回去把事情說清楚。
結果不過是自找麻煩……,讓自己飽受思念的折磨罷了……。
……結草……。
不經意浮現腦中的名字,是這段日子以來,不停思念著的人的名字。
連個消息都沒有,真是令人擔心哪……。
再也忍不住,月見的心中,悄悄地下了個決定。

月見之夜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