伸出手,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盡是一片白色。
結草,被稱之為這個國家的王子的少年,正獨自處在這片白色之中。
銀灰色的秀髮,整齊地散亂在床舖的枕頭上,一對碧藍色的雙眼,靜靜地凝視著透過伸出的右手而若隱若現的白色天花板。
那是他的房間,在這個所謂的皇宮裡,只有他一個人存在的房間。
自從那天和父王大吵一架後,結草就把自己關在房裡,除了使者定時送來的餐點外,什麼都沒有,每天就是過著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的日子,久了……總會膩的。
「不知道……大家現在怎麼樣了……?」
回想起來,自從那天離開學校,回到這裡以後,結草就再也沒見過大家了。
很顯然地,他開始想念了。
葛羅莉亞,是不是還是常常莫名其妙自顧自地大笑?
伊頓是不是還是那麼表面和善,內心卻是超級邪惡的大魔王?
還有那個……記得是叫雀鴒的同學吧?
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?是不是還是一樣糊塗?一樣路痴?
啊……,說到這個,他該不會又在學校裡迷路了吧?
想到這裡,結草不禁露出好氣又好笑的神情,但隨即又沉靜了下來。
「……月見……」
輕喚出這個名字的一瞬間,結草覺得自己的眼淚就快奪框而出了。
沒想到,不過是這樣的分離而已,竟也讓他感到如此難受。
已經多久沒見了呢……?
其實認真算起來,也才過了幾天而已吧?咦?還是幾週了?
不知道……,被父王軟禁起來,連日子都遺忘了要去細數。
這樣的生活究竟還要持續多久呢?
其實只要肯低頭,就可以立刻結束了吧?
只是倔強的個性,使得他怎麼樣也不肯低下頭來。
不知道月見現在怎麼樣了?
還是一樣跟雀鴒吵吵鬧鬧地過日子吧?
說起來……,那對父女總是這麼嘻嘻鬧鬧的,好吵……,但奇怪的,和他們相處在一起,就總有種說不上來,平靜而幸福的感覺……,至少結草是這麼認為的。
「……討厭……」
放下高舉的右手,側過了身,結草呢喃般地吐出這兩個字。
忍不住寂寞難耐的心情,結草悄悄地將手探進了自己的褲頭裡。
「唔……啊……」
攫起了自己身體下方,那細緻修長的東西,結草禁不住發住小小的呻吟。
纖細的手指,開始挑逗著自己的慾望,然後愈來愈脹大。
在它脹紅硬挺後,結草開始上下摩擦著它。
「唔……唔嗯……啊……」
偏偏在這種時候……,也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只要想到月見,就令結草忍不住這股衝動……。
……好想再一次被月見擁抱……。
可是那將是多久以後的事了呢?
這個問題,就連結草自己也無法回答。
「……月……見……」
再次呢喃著這個名字,淚水悄然而無聲地滑落結草細嫩的臉龐。
好想念……,其實說什麼想念同學們,想念老師們,全都是騙人的謊言。
這段日子以來,心裡唯一緊繫著,思念著的,也就那麼一個人而已吧……。
那個曾經給過他溫暖,給過他幸福,給過他曾經渴望著的一切後,卻不得不別離的人。
……好想念月見的體溫……,想念他在自己耳邊的呢喃……,想念被他擁抱的感覺……,想念他的一切……。
雖然回到這裡是自己所下的決定,只是當初怎麼也沒想到,這樣的分離會讓自己感到如此不安難耐。
「唔……月見……唔嗯……啊……啊!」
達到高潮的身體,微微顫抖著,而後……平靜……。

叩叩─。
「王子殿下,屬下給您送餐來了。」
是使者的聲音,稍稍轉過頭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時鐘,的確也到了他慣例送餐來的時間。
「嗯……,放著就好……。」
無力地吐出這句話後,卻聽見門外的使者傳來關懷的聲音。
「殿下……,雖然屬下並不想管太多,但這樣不吃東西總是對身體不好,您還是多少吃一點吧?」
「……」
沉默著,結草向來最不習慣應付別人的關懷了,即使是在這個應該是所謂的家的地方也一樣。
「抱歉……,屬下失禮了……。」
緩緩地踱步離去,在寂靜的房裡,結草可以清楚地聽見使者離去的腳步聲。
不想被人看見自己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……。
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裳,結草慢慢地走向房門邊,輕輕地打開房門後,將使者送來的餐點拿進房裡。
靜靜地凝視著餐盤上的餐點好一會兒,結草終於老實地動手吃了起來。
也許是太過飢餓了吧,他一口接著一口不停地吃著。
……好久沒吃到宮廷的料理了……。
不過比起來,他似乎更喜歡平民的料理。
那個曾經居住過的小屋,曾經和他共進晚餐的人……。
「……月見……,好想見你……。」
難得老實地吐露出心聲後,眼淚又悄悄地滑落。
在看得見月亮的房裡……,總是容易讓人不自主地想起,那個有著和月亮相同名字的人……。

月見之夜 待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上貓 的頭像
月上貓

月華夜想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