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這是在做什麼?」
晚間六點,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早,今天也不例外。
奔波忙碌了一整天,好不容易回到家中,原以為總算可以好好放鬆,天知道,才剛踏入屋門,惇史就被眼前的景象給弄傻了。
看著屋內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,以及滿桌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菜餚,附帶滿地的垃圾,惇史顯然有些不悅。
但,更加令他感到不悅的,是那身穿一身紅衣的貴熙。
哦,不,並不是對貴熙感到不悅,而是對於貴熙身上所穿著的衣服,簡直讓人匪夷所思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。
「貴熙,你那身衣服是怎麼回事?」
挑起了眉,他用著低沉的嗓音問,一聽語氣就知道,他老大現在正火著。
「啊、呃、這個……」
看著惇史犀利的目光,直盯著從迷你裙下敞露而出的自己的大腿,貴熙瞬間感到很是尷尬,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。
見狀,一旁的雪子笑咪咪地接口。
「如何?聖誕禮物……還滿意嗎?」
「……誰要這種東西!」
天啊!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!?聖誕禮物!?有沒有搞錯!他老大才不想要這種東西呢!
不,並不是貴熙不好,只是……怎麼會是……女、裝!?
……擺明了又是社長的惡趣味,這傢伙怎麼老愛拿自己尋開心?
一想到這裡,惇史立刻白了比呂一眼。
「你這傢伙,又在打什麼歪主意?」
沒錯,若不是他和雪子的慫恿,貴熙絕不可能穿成這樣,這絕對是比呂的計謀,事有蹊翹。
「我只是……打算辦場聖誕派對而已。」
比呂笑得有些邪魅,隨即從身後,拿出另一套聖誕老人的衣服,遞到惇史的面前。
「……什麼意思?」
「你、也、有、份。」
表情沒變,比呂用著一號笑容一字一字地說,惇史聽了頓時感到一陣惡寒。
……肯定沒好事。
果不其然,下一秒,他就被迫換上聖誕老人裝,站在貴熙的身邊。
「嗯─,很好!太完美了!」
看著滿臉尷尬,眼神不知該擺哪裡好的兩人,比呂滿意地笑了,但兩人卻更加不解。
「我已經宣布,聖誕節當天有個小型活動,你們兩個就穿這樣,負責在公司門口發放糖果給大家。」
「什麼─────!?」「咦─────!?」
此話一出,惇史和貴熙不約而同地慘叫出聲。
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聖誕節活動啊!?惇史就算了,但竟然要貴熙穿女裝!?而且……還得在大庭廣眾下……發、發糖果!?有沒有搞錯!?
無奈社長似乎毫無改變心意的打算,兩人儘管再怎麼不願,貌似也只有妥協一途。

日子默默地過了幾天,這一週內,惇史和貴熙根本連想都不想去想起聖誕節這件事,更不要說看那兩套丟臉至極的衣服一眼。
但,該來的總會來,聖誕節當天早晨,兩人雙雙帶著沉重的心情,提起衣服來到Papillon門前。
站在大門前,惇史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「比呂那傢伙,真是越來越誇張了,等活動結束後,我絕對要找他好好算這筆帳!」
沒錯,竟然讓貴熙穿著如此暴露的衣服,在大庭廣眾下發糖果,這筆帳不算怎麼行?
但貴熙根本沒發現惇史的心情,只是單純地以為,惇史是為了必須穿上聖誕老人的衣服而感到不悅。
「呃啊,其實……聖誕老人也沒那麼糟啦?對吧?惇史先生?」
「……!」
聽著這話,惇史瞬間啞口。
貴熙啊貴熙,你可真是單純啊,問題根本不在於是不是要穿上聖誕老人的衣服,而是在於你的身體,全被大家看光光了啊!
或許對貴熙而言,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,但惇史可不這麼認為。
那原本……明明該是只屬於他的啊……
貴熙細嫩的皮膚,修長的美腿,以及……這副迷人的扮相。
「罷了,就當我沒說吧。」
無奈地笑了笑,惇史可不想讓貴熙知道,不想讓貴熙知道,其實自己只是為著如此無聊的小事而吃醋。
走進公司,換上衣服,整裝完畢後,兩人便一同來到大門前,遵照社長的指示發放糖果給員工和路人們。
「Merry X'mas!」
將一包糖果遞到正要進入公司的女性員工面前,貴熙帶著溫和的笑容說著。
接過了糖果,女子不禁抬頭看了貴熙一眼,隨即驚呼。
「呀啊!貴熙!你穿女裝!?」
「嗯……是的。」
聽見女子的話,貴熙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。
果然還是很尷尬,明明是男孩子,卻要穿起女裝,不管怎麼想,都很怪異。
至少,貴熙心裡是這麼覺得。
但不料,女子接下來說的話,讓貴熙和惇史都瞬間傻眼。
「你穿這樣好可愛,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男孩子呢!吶,今天晚上有沒有空?要不要和姊姊去約會啊?」
她笑得燦爛,這句話,讓惇史心裡壓抑已久的情緒瞬間爆發。
可愛……是啊,的確很可愛,那可是貴熙呢!怎麼可能不可愛?
但……他就是無法忍受,無法忍受別人用著愛戀的眼神看著貴熙,無法忍受別人享受那原本該是只屬於他的領域。
更何況,這女人竟然還想約貴熙去「約會」!?
「貴熙,你過來。」
忽地,他抓起貴熙的手,也不管一旁還有其他員工通過大門,就直往一樓的員工休息室走去。
「惇史先生?要去哪裡?我們還沒發完糖果……」
砰─!
不等貴熙說完,惇史將他帶入休息室後,便重重地關上了門。
「惇、惇史先生?」
被惇史壓在牆角,貴熙不解地抬頭,不知為何,他第一次覺得惇史的眼神如此令人感到恐懼。
惇史沒有說話,只是將臉湊近貴熙,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以前,強行吻上了他的唇。
「……唔!」
被惇史的舉動嚇到,貴熙下意識地想躲避,但他越是想逃,惇史的舌尖便纏得更加緊密。
「唔……唔嗯……惇史……先生……?」
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,看著惇史壓在自己眼前的臉,貴熙很是不解。
他做錯了什麼嗎?哪裡惹惇史不開心了嗎?
他不懂,直到剛才為止,都還和自己一起在門口發著糖果,還那麼溫柔地對自己笑語的惇史,怎麼忽然就像換了個人似的?
但惇史並沒有理會他,只是將吻壓得更深,深地令他差點喘不過氣。
「不、不要……惇史先生……這裡……會被人看見的……」
一陣長吻後,貴熙喘著氣,哀求般地說著。
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,竟隱約可以看見他眼底的淚光。
他是真的覺得很羞恥,這裡是公司,而且還是員工休息室,隨時有人闖進來都不奇怪,然而惇史卻在這裡,壓在自己的身上,一副準備要抱自己的樣子,這叫他怎麼接受?
可聽著這句話,惇史只是一陣冷笑,而後壓在他的耳邊,用他那低沉到迷死一堆人的嗓音說。
「有何不可?你不也喜歡讓人看?」
「!?」
喜歡讓人看?這是什麼意思?惇史到底在說什麼?他才沒有,怎麼可能有?這種事情,他怎麼可能會喜歡讓別人瞧見?
貴熙更是不解了,抬眼看向惇史,但從他眼裡放出的陰氣,卻讓貴熙從心底發涼。
「什麼……意思……?」
他戰戰兢兢地問,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再度惹惱了惇史,那可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變得如何。
「你說呢?」
「……唔!」
惇史沒有回答,只是笑著反問他,隨後便將手探進貴熙的裙襬裡,撫摸起他的大腿。
感受到雙腿間傳來的挑逗,貴熙不禁發出了一聲呻吟。
(惇史先生?不會吧……?難道真的要在這裡?)
貴熙的臉上寫滿恐懼,他不能理解惇史究竟為什麼突然這麼做?難道自己真的犯了什麼錯嗎?
然而惇史並不在意,只是逕自吻上了貴熙的唇,而後啃咬起他的頸項,並將手探進了貴熙的上衣裡,挑逗起他小巧的乳尖。
「唔、啊……不要……惇史先生……不要……」
「不要?」
「唔……嗯啊─」
被惇史挑逗著全身的敏感處,貴熙忍不住陣陣呻吟起來,但惇史似乎還沒有滿足,無論貴熙被他挑逗地如何喘息,他就是不肯進入貴熙體內。
「唔嗯……啊啊─,惇史先生……那裡……不行……」
「……這裡可不是這麼說的吧?」
惇史笑著,逗弄著貴熙身前突起的手並沒有停下來,反而還更加劇指尖的力道及速度。
「唔!」
咬起了下唇,他實在難以想像,自己竟然在公司裡和惇史做這種事,更糟的是,他還這麼有感覺!
深知貴熙的忍耐快要到達頂點的惇史,刻意在他的耳邊細語。
「說,你想要我怎麼做?」
「……唔!」
這叫他怎麼好意思說!?總不能……說自己想要惇史吧!?
貴熙不肯說,只是閉緊了眼咬著唇,但惇史並沒有就此放過他,又將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些。
「不說,就沒有了哦?」
他笑著,眼角都快瞇成了一條縫。
今天是聖誕節,他是聖誕老人,但若孩子沒有要求禮物,那麼聖誕老人也不會知道該送些什麼,是吧?
貴熙似乎有些明白了惇史話中的含意,加上自己的忍耐也到了極限,縱然感到羞恥不已,他還是將唇附上了惇史的耳,小聲地,嬌喘著說。
「我……想要……惇史……先生……」
「想要我什麼?」
「唔!……進……進來……」
「進去哪裡?」
貴熙喘著氣,說得斷斷續續地,但惇史可沒漏聽任何一字,只是故意問著,讓貴熙羞恥地想找個地洞鑽。
他明明知道!明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,為何還可以問得如此自然不動聲色?
「這……這裡……」
貴熙被弄得渾身發熱,身前的腫脹又熱又痛,只得妥協地回答,還不忘用手指輕輕扳開自己的後庭。
看著貴熙充滿欲望的眼神,惇史的臉上浮現了滿足的笑。
「乖孩子。」
語畢,他將自己早已腫脹的慾望掏出,深深地插進了貴熙的體內。
感受到那陣痛楚,貴熙的身體一震,背微微地弓起。
「啊……啊嗯─、唔、唔啊─……」
他不住地喘息著,嘴中流洩出甜蜜的聲響,刺激著惇史內心的慾望。
隨著惇史在他體內進出,貴熙的聲音變得越發甜美誘人,但卻又像是害怕被人查覺般,不斷咬著牙,試圖想忍耐想叫出來的慾望。
這個舉動,讓惇史看了更加難以自拔,他加重了些許挺進的力道,彷彿像要穿刺而出的快感,立即爬滿貴熙的全身,讓他差點克制不住地大叫出聲。
而後的好一段時間,直到惇史滿足,而兩人皆筋疲力竭地喘著氣為止,貴熙都不停地發出陣陣悶鳴。

「惇史先生……我們……還沒發完糖果……」
躺臥在惇史的胸膛,貴熙說著,他很在意,因為這是社長交代的工作,然而兩人卻中途翹班了。
「無所謂。」
反正比呂也只是想拿他們尋樂而已,惇史是這麼想的。
和社長共事這麼久,他不會不了解那個人的腦袋在想些什麼。
「可是,這樣不太好……」
貴熙說著,眼神裡似乎有些乞求。
他不喜歡半途而廢,更何況是工作,即使她也曾覺得這突如其來的任務很丟人。
「你這麼想發?」
「因為,是社長交代的啊,而且,今天是聖誕節……」
對啊,今天是聖誕節,是個人人都想和情人共度的節日,他怎麼沒想到?怎麼沒想到呢?惇史……也只是想和自己單獨慶祝這個節日而已啊……
是的,就像他一樣,如果……不是社長這突如其來的任務……
像是意識到了什麼,貴熙突然不再說話,卻換惇史開口了。
「回去發糖果吧?」
「咦?」
聽見惇史這麼說的貴熙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地抬起頭來。
「但是,你不許再穿這身衣服。」
他厲聲地說著,嚴肅地令人感到無法反抗。
「可是,我沒有其他衣服可以換,而且社長……」
貴熙似乎還想再說下去,卻被惇史一語打斷。
「交換總行了吧?」
「咦?」
咦咦咦咦咦─────!?有沒有聽錯!?這一定是錯覺吧!?是幻聽吧!?交、交、交、交換!?
這、這個意思不就是……惇史他……要穿女裝!?
天啊!沒搞錯吧!?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!?
貴熙嚇得下巴都快掉下來,但惇史的神情認真,看不出半點玩笑。
難以抗拒這個要求的貴熙,只好乖乖將衣服脫了下來,和惇史交換穿上原先該在對方身上的衣服。
在換穿完畢後,兩人一起走出了員工休息室,手中提著糖果籃,再度回到Papillon大門前。
「哎呀!不會吧!?」
此時,正巧通過大門的雪子,看見了兩人的扮相。
她盯著惇史上下打量,而後忍不住發出驚呼。
這真是太令人難以想像了,如此身高馬大的男人,竟然穿著……女裝!?
「這可真是意外的收穫,惇史,看來你挺有天份的。」
不知何時出現在雪子身後的比呂,看著兩人互換衣著的樣子,笑著調侃。
「什麼意外的收穫,等等結束我就立刻去找你算帳!」
他氣還沒消,要不是比呂的餿主意,他也用不著現在穿著這身不像話的衣服,在這裡丟人現眼。
「哦?我倒很想試試你會怎麼做?」
「哇啊─,惇史先生,不要這樣。」
被惇史這麼一挑釁,比呂的興致都來了,他倒很想看看,惇史打算怎麼和他算這筆帳?
但貴熙卻緊張地當起和事佬,趕忙拉開火氣正旺的惇史,插進兩人中間,露出甜美的笑容,遞上一包糖果給比呂和雪子。
「聖誕快樂!」

EXILE LOVER 聖誕特別篇 完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……舜……?」
望著吧檯上那熟悉而令人懷念的背影,惇史詫異地張開了口。
怎麼會呢?他怎麼……會在這裡……?
有那麼一瞬間,惇史甚至不免懷疑是自己認錯了人,直到……對方轉過了身。
「好久不見,惇史。」
笑容依舊,喚著自己的聲音依舊,這個人……一點都沒變。
但……為什麼……?
惇史無法明白,只是呆愕地站在現場,久久不能言語。
是在作夢嗎?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所等候的人,那個自己一直以來所想念的人,那個……總叫他難以忘懷的人,如今,竟然又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。
「你怎麼……會在這裡……?」
「你……就是那個被選上的人?」
掙扎著好不容易從嘴裡吐出的話語,但對方卻好似沒有聽見般,掠過惇史的身影,筆直走近貴熙的面前提問。
其實,不問也知道,他看得出來,光是從他們並肩走進店裡的身影,以及……惇史的眼神。
看著舜漠視自己的舉動,惇史的心中湧起了一陣不悅,卻不知道這莫名的怒火,究竟是衝著無視自己的舜?還是趁勢接近貴熙的舜?
於是,他只能任憑自己的情緒悶燒著,沉默。
「啊,呃……我……」
看著舜幾乎貼在自己眼前的臉,貴熙整個人都傻了,支支吾吾地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該說什麼?他究竟該回答些什麼才好?
舜?剛才,惇史是這麼叫著他的吧?那麼,眼前的這個人,不就是當年拋下惇史,不知去向的「青木 舜」?
可是……他……怎麼會在這裡……?
消聲匿跡這麼久的他,為何此時此刻,又會出現在這裡?出現在……惇史的眼前……?
貴熙沒有回答,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舜明白,看著滿臉不解的貴熙,他淡淡地笑了。
「你們是來慶功的吧?別這麼緊張,坐吧?」
溫和地笑著說,舜盡力想緩和現場僵硬的氣氛,而貴熙也相當配合,愣愣地點了頭後,便在舜座位旁的椅子上坐下。
在貴熙的身邊坐了下來,惇史的表情明顯地比方才更加不悅。
緊皺著眉頭,看著舜冷靜的舉止,他突然為自己長久以來的思念感到可笑。
究竟是舜太無情?還是自己太多情?為什麼……在兩人意外地重逢後,他卻仍舊可以表現地若無其事?
惇史不懂,也不想懂。
事實的真相,往往太過傷人,而現在的他,並沒有勇氣去嘗試碰觸。

「大叔,再來兩杯一樣的。」
笑著向居酒屋的老闆說著,舜沒有給惇史和貴熙選擇的機會。
只是,兩杯一樣的?可他面前的那杯,可是伏特加耶!
這……貴熙能喝嗎……?
不等他們兩人開口,老闆便將酒送了上來,拿起了其中一個酒杯,舜將它遞到貴熙的面前。
不疑有他,貴熙伸手就想拿起酒喝,不料,身邊卻有隻手搶先了自己一步,掌心壓住了杯口和杯身。
「你這傢伙,都不先問過的嗎?」
語氣聽起來滿是不悅,惇史皺眉瞪向了舜說著。
不是責怪,應該……不是?只是,對於舜如此不拘小節的霸道行為,他實在很不滿。
再說,他難道沒想過,貴熙不能喝酒?
即使,這就是他的慣性作風,惇史清楚且明白。
「啊啊,抱歉、抱歉,這麼久沒見,你的口味換了?」
搔了搔頭,舜有些自嘲地笑著說,聽著這番話,惇史只是深深地嘆了口氣,而後開口。
「我的口味沒變,是這傢伙不能喝酒。」
他說得很淡,彷彿深怕被察覺自己內心的澎湃般,用眼角指了指貴熙。
聽見這話,舜頓時會過意來。
原來如此,原來是這樣,他都忘了,忘了這裡還有第三個人在,忘了這裡,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,只屬於他們兩人的空間……
原來,從剛才開始,就為這突如其來的重逢而坐立不安的人,並不是別人,正是自己。
怎麼會沒有發現呢?怎麼會……沒有發現,自己只不過是在兩人面前逞強?只是……在掩藏自己內心的喜悅與不安?
他沉默了,但不出一分鐘,卻又再次恢復了開朗的笑容。
不想被發現,不能被發現,此刻,自己內心那股幾乎脫韁的情感。
他想念惇史,好想念……
甚至,恨不得現在立刻緊擁他……
「那個……請問……您是青木先生吧?」
「!?」
耳邊突然響起的話語,將沉思不語的兩人拉回了現實。
貴熙定睛看著自己的神情,讓舜忍不住笑了。
「啊啊……是我。」
回答著貴熙的問題,他似乎有些明白了,有些明白,為什麼惇史會選擇貴熙,為什麼貴熙會成為惇史新搭檔的理由。
「請問,您當時為什麼會突然離開呢?」
再也忍不住,這個困惑自己多年的疑問,貴熙毫不加以思索地問出了口。
聽見這問題,惇史簡直要嚇出一身冷汗。
這是什麼問題!?這傢伙腦袋壞了嗎!?怎麼可以?他怎麼……可以這樣問?怎麼可以……如此輕易地,將自己長久以來問不出口的話語,輕輕鬆鬆地說出口?
舜睜大了眼,他想不到,事隔這麼久,竟然還會被問起,被問起,自己當初選擇不告而別的理由……
看著貴熙,他微微笑著,將眼睛瞇成了一條縫。
沒有回答,無法回答,即使是舜,也不願碰觸這個問題的真相。
真相,太過傷人,太過令人……心痛。
看著舜的反應,貴熙知道自己說錯了話,或許這個問題實在愚蠢地可笑,又或許,真正可笑的,是這個總是不懂得看場合和臉色的自己。
他不再說話,三人間再次陷入沉默。

沉重的氣氛不知持續了多久,貴熙終於無法忍受地率先開口。
「那個……惇史先生、青木先生,兩位不吃點東西嗎?」
「……啊……」
這麼說來,的確,舜也就罷了,但惇史才剛和貴熙開完演唱會,根本什麼都還沒吃。
這下子,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早已餓壞的肚子,霎時有些難為情地笑了笑。
「說的也是,你想吃什麼?」
「唔,這個……」
被惇史這麼問著,貴熙突然覺得有些難以啟齒。
其實,也不是不能吃,只是,身為歌手,卻想吃雞肉串,是不是太沒自覺了?
看著貴熙猶豫不決的眼神,惇史笑了。
他知道貴熙在顧慮什麼,只是,都說是慶功了,又何必去在意?
至少,此時此刻,他不希望貴熙為了歌手的身分而有所束縛。
「想吃什麼就點吧,不要顧慮太多了。」
輕輕拍了拍貴熙的頭,他柔聲地說著。
聽見這話,貴熙總算放下心來,開心地向老闆點起了雞肉串,還有其他許多自己忍耐好久沒吃的料理。
沒有多久,老闆便將料理送上桌,貴熙開心地大口大口吃著一盤盤的美食,看著這樣的他,惇史的表情顯得柔和了許多,嘴角微微上揚的笑容,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,卻有個人將它盡收眼底。
「……你真寵他。」
淡淡地笑著,穿過貴熙,舜直勾勾看向了惇史,小聲地說著。
「……!」
被舜這麼說著,惇史突然感到無比訝異。
他無法反駁,不知該如何反駁,寵貴熙?不是,應該不是的,但為何……他卻找不到任何更加適切的形容?
原來,寵一個人,就是這樣的感覺?
那麼……舜呢?過去……他是否也像這樣,寵溺著自己?
貴熙依舊滿足地品嚐著料理,全然沒有注意到他們之間隔著自己的對話。
而惇史,只是沉默著斂起了眼,無法言語。
直到,在貴熙享用完料理,而舜突然站起了身,湊近他的耳旁為止。
「……跟我走,我就告訴你你一直想知道的理由……」
舜說地很小聲,用著只有自己和惇史能夠聽見的音量,在他的耳邊低語。
聽著,惇史的眼瞪得斗大。
他知道,真相就在這裡,在自己的眼前,只要跨出一步,便可觸及。
那是他一直追尋的,一直探求的。
舜,這個他深愛的男人,此刻,就在他的面前,在他伸手便可擁抱的位置,用他熟悉的嗓音,邀他共度今宵。
多麼難以抗拒,多麼誘人。
他無法拒絕,不知該如何拒絕。
這是他盼望已久,苦苦等候的一刻。
微微點了頭,惇史同意了,同意了舜的邀約。
看著,舜知道,他明白自己得手了,明白自己,又再次得到了惇史。
笑了笑,三人結完帳後,便一起走出了店門。
在店門前,惇史站在舜的身邊,和貴熙拉開了些許距離。
「貴熙,你先回去吧,我問完就回去。」
是的,問完就回去,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,是這麼下定決心的,不可以,絕對不可以,再陷入這男人的溫柔之中。
但……真的可以嗎……?
他是這麼地想念舜,恨不得立刻擁抱住舜。
真的……可以嗎……?他可以在釐清真相後,瀟灑地揮手道別嗎?
不知道,此刻的他,並無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看著惇史的表情,貴熙知道自己不該再插手,不能再多話。
「嗯,我知道了,兩位路上請小心。」
微微地笑了笑,貴熙向兩人道別後,背身離開了現場。
他知道,他輸了,輸得徹底。
儘管再多的不甘心,惇史仍舊走了,拋下自己,選擇了舜。
雖然,打從一開始,他就比任何人都明白。
這是必然的結果,遲早會發生的事。
只是,看著兩人比肩站立的身影,卻是這麼地……叫人心痛。
緩步走在回家的路上,貴熙的淚水斗大地滴落。
這個冬季……好漫長……

EXILE LOVER 待續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2012聖誕賀圖

 

大家好,這裡是很久不見到快變成失蹤人口的月上貓。
先跟各位說聲抱歉,這陣子以來由於諸多事務忙碌,小說總是拖了很久才更新,如果有人為此苦苦等待(雖然應該是沒有?XD"),真的很對不起!>_<
好不容易爬上來,先來說說近況。
這陣子以來,奶奶的狀況每下愈況,其實家人心裡都有底了,因此想盡量陪伴她。
奶奶的狀況很糟,有時清醒,有時胡塗,會突然忘記身邊的人是誰,包括自己的孩子。
嘛,看到這裡,有些人或許已經猜到了?
對,就是失智症,也就是俗稱的老人痴呆。
當然,這些話沒人會在她面前說,或者說,我也不敢對家人開口,即使我相信大家都明白。
唯一讓我很是安慰的,是她幾乎不曾叫錯或忘記過我的名字。
外勞的期限快到了,之後會有整整一個月(可能超過?)的時間,將沒有外勞可以幫忙照顧奶奶。
所以接下來家人會很辛苦,雖然可能會僱請看護替代臨時的職缺,但我很擔心奶奶的接受度,以及看護是否有耐心對待她。
畢竟奶奶是個必須24小時盯著的病人,一個閃失都有可能造成傷害,照顧起來十分不容易。
我真的很感謝家中的外勞,犧牲了自己的家人、故鄉和生活,整天就陪在奶奶身邊照顧她,有時候,奶奶甚至會忘記她是誰,但她從來沒有離棄過,甚至沒有偷偷報復奶奶,一直對奶奶很好。
不管接下來還有多少時間,我對她的付出真的相當感謝。
好吧,說到這裡,因為接下來的日子,大家還是得輪班去照顧奶奶,所以我依然很難找到時間和大家閒聊。T^T
明天開始就是12月了,聖誕節也快到了,在這裡先提前祝大家「聖誕快樂」囉!^^
圖是亂撇的,隨便看看就好,不用太認真。XD"(被巴)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啾─啾─啾─。
早晨的陽光溫暖地灑進了窗內,窗外的鳥兒啼鳴,宣示著早晨的來臨。
被惱人的鳥鳴聲吵醒,貴熙揉了揉惺忪的雙眼,嘴裡喃喃地唸著。
「……早安……惇史先生……」
轉過身,貴熙順手抓起了床頭的鬧鐘,在將它拎到眼前的瞬間,他朦朧的意識瞬間清醒。
十……十一點!!!?
慘了!這下死定了!沒記錯的話,昨天離開公司前,社長還特別交代,今天上午有演唱會的排練,9點就要集合的啊!
貴熙急得從床上跳了起來,不忘試圖搖醒身旁的惇史。
「惇史先生!惇史先生!快點起來!我們遲到了!」
「……」
貴熙搖得用力,致使惇史不想起身都不行,這才朦朦朧地醒了過來。
「……一大早……吵什麼?」
「不早了!已經11點了!我們遲到了啊,惇史先生!」
語氣有些不耐,看來該是他的起床氣,但這時間了,貴熙哪還管得了那麼多?先把人叫醒後抓出門比較實在。
聽見貴熙的話,惇史這才恍然清醒。
11點……這下不妙,遲到這麼久,等會準被社長罵個半死。
慌忙起身換上衣服後,兩人匆匆忙忙地趕到指定的會場。

「……惇史也就罷了,但真沒想到,竟然連你也跟著遲到?貴熙。」
一進場內,就聽見在門口等候多時的社長,傳來不悅的調侃聲,嚇得貴熙趕忙縮起了身子,不停鞠躬致歉。
「對不起!全都是我不好,是我太粗心了,竟然沒有注意到鬧鐘……」
「不,是我昨晚拉著這傢伙弄到太晚。」
貴熙話才說到一半,卻被惇史硬生生打斷。
只是……惇史口中所說出的話語,卻讓他有些難以置信。
這是在……袒護自己嗎……?惇史他……竟然在袒護自己?
訝異地望著身旁的惇史,貴熙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。
不理會貴熙的訝異,社長突然感了興趣地提問。
「哦?你們兩個,昨晚去了哪裡?」
笑得有些不懷好意,這讓惇史看著有些不悅,他知道,清楚也明白,社長準又是在拿自己和貴熙尋樂。
「無可奉告。」
送給似乎有所期待的社長這四個字後,惇史便跨過身準備上台排演。
就在他正舉步想向前的時候,社長冷不防地附上了他的耳。
「惇史,你的釦子釦錯排了。」
「!」
說著,他竊笑了起來,享受著因這從未曾犯過的錯誤,而霎時脹紅了臉的惇史的反應。
「你該早點說!」
惱羞成怒地吼著,惇史趕忙別過身去解開了釦錯的釦子。
一旁的貴熙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,只是愣愣地看著這一切,而後上台做好準備。
排演行進就如演唱會當天一般,只是歌曲多半只試唱了幾句就省略,畢竟誰也不希望,在正式上場前就唱壞了嗓子。
惇史和貴熙配合地很好,就連身為社長的比呂和經紀人的雪子都感到意外。
不得不稱讚,他們真的是合作無間的搭檔,全不枉Traveler的名譽。
他們兩人,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相當滿意,尤其是貴熙。
進入Traveler至今不過一年,儘管唱片銷量總超乎他預期地好,但他終究難免害怕自己拖垮了惇史,拖垮了Traveler,拖垮了Papillon。
「貴熙,正式上場那天就像今天這樣就可以了,你別太緊張。」
「是!」
惇史難得鼓勵的話語,讓貴熙更加振奮起精神。
這一次,說什麼也不可以失敗,絕對不可以失敗。
他在心裡默默地許下心願,等候著演唱會當天的到來。

過了幾天密集的排練後,來到了演唱會當日。
終究是跨年演唱會,盛裝前來的粉絲比預期中還要多出許多,在後台偷偷看了一眼,就足以讓貴熙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又再次緊張了起來。
(唔哇─!好多人哦!)
想著,他突然覺得雙腿有些發軟,開始害怕了起來。
這時,一隻手輕輕地搭上了他的肩。
「別怕,你只要看著我就好。」
低沉的溫柔嗓音在耳邊響起,貴熙回過了頭,看見惇史堅定的眼神,瞬間感到安心不少。
也對,說的也是,如果看著現場成群的觀眾,會讓自己感到害怕的話,那麼,就只要看著惇史,看著惇史,然後在他身邊歌唱,這樣就夠了……
在30分鐘的準備後,他們穿著成套的黑色衣裳,帥氣地登場。
台下的粉絲們紛紛為此尖叫不已,歡聲雷動,瞬間甚至以為會場的屋頂會被震飛。
在歷經了約莫兩小時的熱唱後,演唱會終於進入最後高潮,來到了最後一首曲目。
開始演唱前,惇史突然提起麥克風開口了。
「今天非常感謝各位前來,一年半前,舜突然失蹤,導致演唱會臨時宣布取消,但也因此,讓Traveler得以重生。」
在惇史的演說下,有些看似從過去便一直支持到現在的粉絲,似乎受到了感動而悄悄擦拭起眼角的淚水。
漆黑的會場裡,惇史隱約聽見遠方傳來微弱的啜泣聲,卻仍舊接下去說。
「因為這樣的契機,也使我遇見了貴熙,真的,非常感謝各位的支持。」
說著,他深深地向台下鞠了個躬,那是他長久以來的虧欠和感謝,對於粉絲們,對於一直默默支持著他的人們。
「最後的這首歌,是獻給舜的。」
語畢,樂聲響起,他開始高歌,和貴熙一起。
只是……方才的一番話,讓貴熙忍不住有些感傷。
是啊,倘若不是舜突然失蹤,他也不會站在這裡,不會遇見惇史,不會擁有……這樣美好的回憶……
是該感謝舜,但當知道惇史甚至要為舜獻唱之後,他總覺得無法坦率地去感恩。
是嫉妒嗎……?啊啊……,或許……是吧?
嫉妒那個擁有一切,甚至就連失蹤,也依然叫惇史唸唸不忘的舜……
那是他……夢想著,卻無法得到的愛……
歌聲中,他憶起了幾日前的情景。
在那深而長的吻後,兩人牽起了彼此的手,回到了家中。
疲累的他們,竟然就這樣相擁入眠,甚至忘了設定好早晨的鬧鐘,結果雙雙遲到,還被社長調侃。
當時的他,真的覺得,和惇史間似乎有那麼一些不同了,有一些……改變了……
就像……眾多的情侶一樣,彷彿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愛情般,他曾是那麼心花怒放。
然而今日,此時此刻,他卻又再度明白,惇史的歌聲中所傳來的,那份對舜滿懷的愛意,以及無法相見的無奈。
他還是輸了,輸給了那個在惇史心中的舜,無論他想不想承認。
尾音落下,演唱會圓滿落幕,惇史和貴熙收拾起了笑容來到後台,換下了衣裳準備離開。
休息室裡,和貴熙一起提起了包包的惇史,突然開口。
「去慶祝吧?」
「……咦?」
突然傳來的話語,讓貴熙在一瞬間無法弄明白惇史所要表達的意思。
「慶功啊,你今天表現地不錯。」
看著貴熙的反應,惇史感到有些好笑,這傢伙難道沒有想到嗎?演唱會結束後,通常都會去慶功的啊!?
輕笑了幾聲,他忍不住在心裡覺得這樣的貴熙,實在傻地很可愛。
聽見惇史的笑聲後,貴熙才恍然大悟,霎時感到很可恥地羞紅了臉。
這麼說來也是,演唱會後通常都會去慶功的嘛!怎麼會這麼笨,連這點都沒想到?
搔了搔臉頰,貴熙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「好的。」

依著惇史的話,他們告別了為數眾多的工作人員,並瞞著社長和雪子,悄悄離開了現場。
這一次,依舊由惇史帶路,不管怎麼說,都是他提議的,總該為自己的意見負責吧?
上了車,開過了幾個彎道後,進入熟悉的領域。
這裡,是他們曾經來過的,並肩走過的街道。
貴熙還記得,並不模糊。
沒多久,車子便在一幢矮小的建築物前停了下來。
惇史將車停妥後,為貴熙打開了車門。
這是他們所熟悉的,貴熙在毫不知情地狀況下,曾自豪地帶他來過的,那令人懷念的居酒屋。
牽起了對方的手,舉步進入店中,這個瞬間,貴熙突然覺得有些羞赧。
好似情人般的舉動,讓他不免抱持了些許期待,儘管一再告誡自己,不能有所期望,不能貪心。
但在進入店中的同時,惇史卻被眼前的景象震攝住。
熟悉的吧檯,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臉孔,以及那再熟悉不過的香菸味道……
自那日後就音訊全無的那個人,如今……怎麼會……在這裡……?
壓抑不住內心的訝異,他緩慢地,難以置信地開口了。
「……舜……?」

EXILE LOVER 待續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雖說是慶祝聖誕節,但終究並非節慶當日,路上儘管隨處可見,為了迎接這特別的節日而奔波的男女,卻鮮少有慶祝中的情侶。
從方才開始,惇史就一直牽著自己走個不停,這讓貴熙有些不解,忍不住開口。
「那個……惇史先生,請問我們……是要去哪裡啊?」
對啊,提議慶祝的是惇史,但是走了這麼久,卻也不見他停下腳步,到底是要去哪裡?
所謂慶祝……他是怎麼想的?打算怎麼慶祝?
貴熙完全摸不著頭緒,他看不透惇史此刻的心思,不懂惇史究竟想做些什麼。
但惇史並沒有打算回答這個問題,不需要多說,多說無益。
於是,只是淡淡地開口。
「等會你就知道了。」
說完,他便繼續帶著貴熙前行,沒有停下腳步。
而貴熙也識相地不再說話,只是默默地跟著惇史的腳步。
在這幾乎稱不上對話的對話結束後,約莫又過了十分鐘,他們才在一間裝潢豪華的餐廳前停下腳步。
「咦?這是……?」
貴熙有些不解,有些驚訝,在這裡停下來的意思……難道是要進去用餐?
但是……為什麼?這間餐廳,怎麼看都很高價,就算是現在的他,要在如此高級的地方用餐,還是難免有些心疼荷包,更何況……一旁還有個惇史。
然而惇史卻絲毫不在意,一腳踏入了店內,讓貴熙只得跟了進去。
從來不曾來過這種地方的貴熙,顯得相當緊張,拼命吞口水安撫自己。
沒多久,服務生就前來帶位,跟著腳步,他們在指定的座席上坐下。
……等等,「指定的座席」?這種餐廳……會隨意讓客人挑選座位的嗎?
不,怎麼看都不像,那麼,難道……?
「請問……惇史先生,您該不會……事先訂了位吧?」
有些戰戰兢兢的,他深怕這發問會惹毛惇史,但惇史卻只是覺得有點好笑。
「難道你以為,這種餐廳不事先訂位,會有位子?」
「唔!……不、不是……」
的確,看看身旁座無缺席的人潮,想必這家餐廳一定相當具有名望和人氣,若是不事先訂位,恐怕得等上一個小時,都還不知道能不能有位子坐。
只是……為什麼?看這情況,總不可能是今早才訂的位吧?
那麼,難道……惇史早就事先計畫好了?早就打算……要和貴熙一起度過?
心中滿滿地不解,讓貴熙不禁直盯著惇史看。
「……怎麼了?」
「!」
感受到貴熙熱切的眼神,惇史抬起了頭來詢問,這讓貴熙嚇了好大一跳。
「不!沒什麼!」
他趕忙低下頭說著,這怎麼能說,怎麼好意思說,方才那個瞬間,他竟然有種這一切都是惇史刻意的安排的錯覺。
佯裝起看著菜單的模樣,但一打開菜單,貴熙就傻住了。
天啊!這是什麼!?
只見菜單上,密密麻麻佈滿他看也看不懂的文字,貴熙這下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「呃啊,那個……惇史先生……」
求救般地,他怯怯地抬起頭來看向對座的惇史。
「……看不懂?」
似乎猜到貴熙的心思,惇史平淡地問著。
其實,他心裡很明白,早就猜到了,貴熙肯定從來沒到過這種地方,而菜單上的文字,對他來說,勢必太過艱深難懂。
這也難怪,畢竟這裡可是高級法國餐廳,菜單上全是法文,貴熙怎麼可能懂?
被看穿自己的心思,貴熙很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。
無法否認,也不想否認,雖然很丟臉,但看不懂是事實,這種時候逞強,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,至少貴熙心裡很確定這點。
似乎看見有趣的畫面,惇史忍住了笑意,嘴角卻不自覺上揚。
咦?這麼說來……從剛才開始,就沒見到惇史拿起過菜單……為什麼?
「我已經點好了,等送上就可以吃了。」
笑著說,貴熙這才恍然大悟,說的也是,這種餐廳,通常料理都相當耗費時間製作,所以總會提供客人預先點好餐點。
怎麼會笨到沒想到這點?都已經訂位了,就算順便點餐也不奇怪啊!
貴熙這下真的覺得丟臉死了,相較於惇史的高雅,自己簡直像個鄉下來的土包子。
臉在瞬間脹得通紅,他真希望這時候能有個地洞給他鑽,就不用讓惇史看見這副蠢樣。
「……你真的很有趣。」
竊笑了幾聲,惇史直視著貴熙說著,這讓貴熙原先已經很紅的臉,變得更紅了。
沒多久,服務生便送上惇史預先點好的餐點,看著桌上豪華的菜餚,貴熙忍不住讚嘆。
「哇啊─!看起來好好吃!」
「這裡的菜向來都很受歡迎,你吃吃看吧。」
「嗯!」
說著,他大口吃了起來。
香氣在嘴中漫開,佈滿的油脂讓料理過的肉質更顯美味無比。
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料理,貴熙的眼睛都亮了起來,看著這樣的貴熙,惇史又笑了。
……真是個看不膩的傢伙。
惇史的臉上,不自覺地加深了一點笑意。

一頓飽餐過後,兩人一起離開了餐廳,走在街上,貴熙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。
下雪的日子,總是令人感到特別寒冷,但他的心,卻是暖的。
儘管這一切並非愛情,但彷彿情人間的約會,卻讓他很是開心。
似乎注意到貴熙發抖的身子,惇史突然將他拉近身邊,在即將擁住他的瞬間,停頓。
「……冷嗎?」
不能碰,說好的不碰的,他知道,卻有些難以忍耐。
不知道在顧慮什麼,貴熙搖了搖頭。
「不會……」
說謊,明明就冷得直打哆嗦,卻不願讓惇史發覺。
看出身邊的人正在逞強,惇史脫下了自己的長外套,披在貴熙的肩上。
「穿著吧。」
「咦?但是這樣,惇史先生?」
驚訝著惇史的舉止,貴熙抬起了臉來。
把外套給了自己,那麼惇史……不就要受寒了?
然而惇史卻不動聲色地,緩緩地開口。
「不要緊。」
他……不冷嗎?還是……?
看著這樣的惇史,貴熙有些不忍,他很清楚,在這樣的低溫下,維持沒有外套的狀態,有多麼難受。
只是……惇史的神情,卻又令他感到無法違抗。
頓了一會兒,他微微地笑了,然後,悄悄地將身子貼近惇史的。
「這樣就好了。」
將外套拉開,披在彼此的肩上,貴熙笑著說。
這讓惇史有些訝異,隨即紅了臉。
沒想到……這小子竟然會這麼做……
明明……那麼不願再讓自己碰觸的……
像是曾經犯下的過錯,終於得到諒解的孩子般,惇史微微地笑了。

在回到家中之前,惇史突然轉過了幾個彎,帶著貴熙,繞進了一個空蕩蕩的公園。
「那個……惇史先生,我們不回家嗎……?」
貴熙很是不解,困惑地看著惇史。
只見惇史什麼也沒說,將他拉到牆角後,笑了笑。
突然,他從懷中掏出了某樣東西,將它圍上貴熙的頸。
「……咦?這是……?」
感受到脖子上傳來的溫暖,貴熙驚訝地瞪大了眼。
這是……圍巾?為什麼?怎麼會?
看著惇史,他的臉上滿是驚喜和不解。
湊近了貴熙的耳邊,惇史細聲地,用著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得見的音量說著。
「聖誕快樂,貴熙。」
「……!」
蘋果般的紅暈,在這個瞬間,染上了貴熙的雙頰。
他不知道,完全不知道,惇史竟然為自己準備了聖誕禮物。
這麼說來,仔細回想今日的一切,他突然明白了,原來一切都是惇史的計畫。
不知道……他究竟是花了多少時間和心思,才策畫出這一場完美的約會的?
可是……這又是為什麼?為了……賠罪嗎?對於過去……傷害了自己的一切……
貴熙不明白,卻為著惇史所做的一切,感到心跳不已。
是啊,儘管如此,即使如此,他依然喜歡惇史,喜歡地難以自拔。
「啊!但是!我……沒有……準備禮物……」
突然,像是想起什麼似的,貴熙大叫一聲後,又畏畏縮縮地放低了音量。
聽見這話,惇史只是漾起了一絲笑容,而後,直視著貴熙。
「那麼……只好讓你用『這裡』償還了。」
說著,他將食指輕輕抵上貴熙的唇。
(咦……!?)
驚訝地看著惇史,卻在貴熙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,便感受到唇間傳來的熱度。
「……唔!」
突如其來的吻,讓貴熙慌亂地閉上了雙眼。
或許是氣氛的唆使,又或許是忍耐了半年的焦躁,惇史吻得很深、很沉,幾乎令貴熙喘不過氣。
舌尖在口中交疊,透過惇史的吻,不斷傳來的快感刺激著全身,讓貴熙忍不住有些害怕,害怕……再這樣下去,他會貪心地……想要惇史的擁抱……
「唔……惇、惇史……先生……」
有些困難地喘著氣,貴熙睜開了眼,想推開眼前的人,卻推不開。
「……別說話。」
是仗著公園裡再無他人?還是根本不在乎被人看見?惇史只是輕聲說著,而後又再次吻上貴熙。
不知道過了多久,直到他心滿意足為止,貴熙都只能任由他吻著……
明明不該是這樣的……明明……這個人就不是愛著自己的……
但是……這種甜美的觸感,卻總令他陶醉地不願放開……
(惇史……先生……)

EXILE LOVER 待續

月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